元旦天安門廣場見聞

【明慧網2001年3月9日】 2000年12月28日下午我和幾個同修踏上了進京護法的道路。我們準備在元旦那天到天安門廣場去和平請願。到達北京的當晚,我們在海澱區藍靛廠大橋附近的一個小旅館住宿。我們四個人住在一個房間,其他幾個同修住在另外房間。到了半夜12點多,正睡得香時,忽聽敲門聲,說是派出所查夜。沒等我們開門,外面已經用鑰匙打開了房門,要我們的身份證及來北京幹甚麼,並且搜查隨身帶的包,掀起被子查看。最終甚麼也沒搜查出來,就走了。另外房間的一個同修由於沒帶身份證,被派出所帶走了,被盤問之後於第二天早晨也安全返回。

我們只好又換了一個旅館。到元旦早晨六點多鐘,我們坐車趕往天安門廣場,準備在升國旗時站出來證實法。我們從廣場的西南口往裏進。當時的人不很多,三三兩兩的,我們的心放得很淡,便衣也沒有檢查我們,一路挺順利地進了天安門廣場。廣場上的人並不很多。一看就知道大多是便衣,而且已換成了各式服裝,有穿得筆挺的,有穿得破破爛爛的,有幾個看上去年齡不大的,也有年齡將近五十多歲的,大概其中有些是刑事犯人,被放出來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吧。

到八點多鐘,有學員陸陸續續地站了出來。有的一、二個,有的四、五個,也有十來個的。學員們大聲喊著「法輪大法好」,同時舉起了紅色或黃色的大法橫幅,但立即便被蜂擁而至的便衣或警察緊緊按倒在地。學員們仍不停地喊著「法輪大法好」,那些惡警便狠狠地打學員的臉,用腳踹學員的嘴,用手卡學員的脖子,使學員喊不出聲來,這些惡警根本沒有顧忌到在場的國內、國外遊客,根本沒有想到在光天化日之下毆打法輪功學員的無恥,但卻有專門的便衣在盯著遊客是否拍照,一旦發現有人照相,便立即上前搶奪相機,強行曝光,甚至把相機摔壞。

在英雄紀念碑北面的草坪邊,一個老年人在那兒坐著。離他不遠處幾個大法弟子打出了大法橫幅,喊出了「法輪大法好」。警察及便衣們大亂,瘋狂撲向了大法弟子。這個老年人穩穩當當地站起來,向前走了幾步,從袖子中拿出了一條黃色的大法橫幅,在頭頂高高地舉了起來,那黃色是那樣地鮮豔。我向我們的大法弟子致敬。邪惡們慌了手腳,顧不上其他的弟子,又撲向了這個老年大法弟子,一陣拳打腳踢之後,被強行抓上了警車。

大法弟子不畏強暴,在廣場上此起彼伏地打出了大法橫幅,喊出了驚天動地的「法輪大法好」。邪惡的警察們瘋狂地毆打著大法弟子,有一個大法弟子被打倒在地,即使喊出了「人民警察打人了」,也沒能使那些惡警停止打人或有些收斂。不僅便衣、公安、警察,而且武警甚至那些女武警都毫不留情地瘋狂毆打大法弟子,真是人性全無。

有一個大法弟子刷地打出了橫幅,兩個便衣發瘋似地從兩個方向撲向大法弟子,誰知不知怎地兩個便衣卻「咚」地撞在了一起,其中一個便衣結結實實地仰面朝天摔在地上。那個便衣費力地從地上爬起來,好像是莫明其妙,只好解恨似地狠踹了大法弟子兩腳。這些可憐的生命無知地害著自己。

九點多鐘,天有點起風了,天空中灰濛濛地飄落著一些好像灰塵的東西,落在人們身上,我身邊的同修說:「是不是在銷毀另外空間的邪惡?」我說:「應該是吧。」

幾個同修說:「我們也站出來吧。」兩個地區大約十來個大法弟子一同打出大法橫幅,喊出了「法輪大法好」。

大法弟子
2001年3月6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