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威力 春回大地

【明慧網2001年3月9日】 小警作惡,被丈母娘教育

某日,某大法弟子依法進京上訪被遣送回原籍派出所,派出所裏的一位二十五、六歲的小警察跟人說:「那天我丈母娘突然把我叫去了,我一進門,丈母娘衝我說,‘你在外面盡幹了些甚麼壞事呀?’我說,‘沒幹壞事呀。’丈母娘看我不認帳,把法輪功傳單往我眼前一遞,瞪著眼說,‘沒幹壞事,人家左鄰右舍怎麼都說你是惡警?’我接過來一看,傳單上面黑體字惡警後面就是我的名字,特別明顯,還有我的電話、傳呼,我怎麼在他們家裏搶他們師父的照片,亂折騰呀,上面寫的一清二楚,當時真不知該咋回答丈母娘,只好低著頭不說話!」

「我們都希望你們法輪功早點把法正過來」

一年多來,在北京一看守所裏,關押著無數的大法弟子,這裏的許多管教、提審和犯人們都厭煩了打罵法輪功學員,更不願意頻繁地抓這些好人,許多人都說:「在這兒見的法輪功多了,我們特別愛聽大法的法理,你們好,我們知道,現在社會上這麼腐敗,我們都希望你們法輪功早點把法正過來。」

「法輪功的人決不會幹這種事」

華北某拘留所從99年7月至今關押的法輪功弟子從沒斷過。所裏的一位女警,心裏敬佩大法弟子,就趁與幾個大法弟子一起去買日用品的機會,悄悄地說:「每次所長上報的材料都說你們法輪功這些人特別好,和別的犯罪人員不一樣,得好好調查調查,可所長就為這句實話受到了上級的批評。我看你們法輪功真好,我給你們留下我家地址、電話,一旦有機會,我也煉法輪功。」後來,有一次兩位大法弟子的700多元錢被偷了,所長下令著手查處,該女警嚴肅地當著眾犯說:「我相信法輪功的人決不會幹這種(偷竊的)事。」

「我寧可這所長不當了,我這兒也不能關一個法輪功!」

某拘留所幹警接觸法輪功多了,漸漸被感化。2000年7月該市依法進京上訪抓回的大法弟子太多,周圍各地人滿為患,要往該所送,所長說:「法輪功都是好人。我寧可這所長不當了,我這兒也不能關一個法輪功!」就這樣,該所頂住了這次高壓,沒有關一個大法弟子。

「你憑甚麼抓我的人!」

「敏感日」臨近,片警到某單位抓大法弟子辦「學習班」。單位領導聞訊上前制止說:「她是我單位的人,我要為她負責,你憑甚麼抓我的人?」片警不敢動手,便要讓大法弟子寫不上訪的保證,片警的話音剛落,該領導馬上對弟子說:「這個保證不能給他寫!」便與片警理論。最後片警一沒抓到人,二沒拿到「保證」,只好空手而歸。

辦事處非法綁架,校長為民做主

一弟子(教師)上班時被辦事處以談話名義騙至派出所非法綁架,關過「敏感日」放回。校長當時在外地開會,回來後聽說職工被無故抓走,很是氣憤,當即找到區政法委書記,說:「辦事處、派出所隨便抓走我們學校的職工,我們事先竟不知道,打亂了學校的教學秩序,我這校長以後怎麼當?!」結果在第二天的全區政法會議上,政法委書記便點名批評了參與抓人的相關人員。從此,辦事處、派出所再也不敢明目張膽抓捕大法弟子了。

街道新氣象

某街道發生這樣一件事:居委會在報欄處張貼誣蔑誹謗法輪功的宣傳品。當地一大法弟子看到後,便與居委幹部講清真相,勸其立即取下。該幹部當時說:「請給我一些時間。」數日後,大法弟子又經過報欄時,充滿穢語、強姦民意的宣傳品已被取下。街道頓時倍感清朗潔淨。這時,居委幹部趕來握住大法弟子的手,連聲說:「你是好人,你是好人!」該弟子忙說:「不,是修煉人。」居委幹部親切地說:「好人有好報啊!」該弟子不禁感慨道:在如此鋪天蓋地、顛倒黑白的運動中,畢竟還有明白人,敢於說真話,做真事。

(大陸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