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如磐石:重慶大法弟子在茅家山女子勞教所的遭遇

【明慧網2001年3月9日】 我是重慶大法弟子,在這裏我想講一下我被非法關押的經歷。

當看到《走向圓滿》的經文時,我覺得自己以前做得不夠好,於是想向更多的人講清真相。(我2000年4月25日到天安門打橫幅,在遣送途中逃脫後一直藏身於家中),特別是想向來京接我的派出所及街道的工作人員洪法,講清真象。於是,我2000年7月4日上午來到當地派出所,未找到經辦人。又來到街道辦事處,主任叫我下午再來。中午我打電話給一個功友,那功友說不要去,會被抓的。我想我應該堂堂正正地不帶任何觀念地去向他們洪法,而且我上午告訴他們我下午會去,大法弟子不說假話。下午我就去了,結果他們早已做好準備,根本不給我發言的機會就直接把我送到了女子勞教所----茅家山。

在去茅家山的路上,警察對我大打出手,在我額上敲了幾個大包。當我跨進勞教所的大門時,隊長突然吼了起來:「你出去,這是你隨便來的地方嗎?這是勞教所,不是你想進就能進來的。」我立刻明白了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呢。直到後來看了師父寫的《理性》經文後我才恍然大悟,我的這一切是自己求來的,是我主動被邪惡帶走的,想到這兒我心裏真難過,由於自己執著不放的東西阻礙了師父法身給我安排的修煉道路。我動了一念,我要出去,不能呆在這裏了,但轉念一想,萬一自己沒考慮清楚一錯再錯豈不更糟,就沒輕舉妄動。

在勞教所裏,管教和幫教(曾是學員,現已魔變)妄圖轉化我和其他一些大法弟子,但真修弟子都很堅定,邪惡一看不行,竟有反轉化的趨勢,就把其他大法弟子送回了原中隊。剩下我和已轉化的人關在一起,並揚言:「一中隊已完成100%轉化。」我十分氣憤,反駁他們,並寫了思想彙報:不要為了一點自由從而失去比生命還珍貴的大法,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大隊長看了後很生氣。其中有一個幫教(姓王)由於以前和我關係較好,給隊長彙報,說我只是對師父的情太重,轉化還是有可能,只是需要一定的時間。隊長吼到:「你說有可能轉化,你看她寫的思想彙報,還說沒文化,寫得這麼好。」我知道了王XX的話後,在內心反省自己。當王XX出獄的前一天(9月14日),我鎮定地告訴她;「我對師父的情,已化作磐石。」

於是我在茅家山女子勞教所忍受了整整五個多月,直到12月有一天開會,管教罵我們,諷刺師父,說甚麼「你們在這裏受苦,你們有本事就飛兩個出去,飛兩個出去,我就相信,我也來煉。」聽到這話,我就動了一念:我一定要出去,而且也一定能出去,堅定這一念後我就正式停工,被一直罰站,管教吼我說「為甚麼不做事?」我高聲回答:我沒有罪,你們把我抓進來,我一天也忍受不了了。於是我主動找大隊長和管教談話,並寫了思想彙報:善良的佛性是誰也轉化不了的,希望隊長們更深地了解我!管教猜出我想逃跑,就叫吸毒人員把我的頭髮剪得很短很怪,並叫四五個吸毒人員24小時看守我,以為這樣就跑不掉了。我想:這是人的觀念,只要我不帶任何執著,一定能出去,揭露邪惡。

我本想晚上出去,後來轉念一想:應該堂堂正正白天出去。於是我12月16日早上,當起床的鈴聲響起時,我巧妙地迅速出了牢房,然後在師父法身的看護下,我,一個1.52米的中年婦女,翻過兩個院牆,順利地逃出了戒備森嚴的女子勞教所。我離開了本就不應該去的地方,我原以為邪惡就會到此罷休,不再管此事,誰知他們的邪惡行徑暴露得更充份,在我離開一個小時後,他們就派出大量的人力,在我每一個親戚家派一個公安駐守,還將我的妹妹非法關押24小時,並一再干擾我已離異的丈夫的正常生活。以至我有家不能回,流浪在外。現在也不知我家中親人近況如何,望善良的人們關注!

在看守所裏,邪惡十分猖狂,無法無天,犯下了許多罪行:

(1)整天對大法弟子進行邪惡灌輸,其中有個合川的學員,雖寫了轉化書,但之後兩天就明白自己錯了,但又不敢重新面對,心裏十分痛苦,就顯得有些不正常,勞教人員就更加殘暴地打、拷她,大約8月左右她被勞教所逼瘋。她的單位(合川電廠)來接人時說:「我們交給你人是好的,現在這個樣子,我們怎麼辦?」不肯接人,而後,善良的領導考慮她在裏面會更苦,不忍心,於是將其接出去送至醫院,現情況不詳。

(2)許多大法弟子刑滿卻不釋放。比如:璧山的學員王XX,她是小學教師,50多歲……

(3)在我逃出去後,他們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甚至把在勞教所認識我的吸毒人員也放出來找我。(具體人數不詳)。

(4)我逃走後,他們遷怒於獄中的大法弟子(比如關小間)。據說還要將堅定的大法弟子轉場至大西北等勞動強度很大的勞改農場。

請善良的人們給予關注。

重慶茅家山女子勞教所主管隊長:宋萍;一隊隊長:羅某

(重慶大法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