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清潭派出所的非法行為

【明慧網2001年3月8日】(一)因打探功友的情況被判三年勞教

12月27日晚,有五、六個民警衝進周鳳林家,有兩個男警察揪住周鳳林的雙手、頭髮強行將她帶走,當時我在場,和他們講道理,告訴他們周鳳林帶著孩子要生活、吃飯。還要外出找工作維持生計(周鳳林失業在家,而且其丈夫楊燦榮因煉法輪功已被判刑)。他們根本不理不睬。強行非法把周鳳林帶到派出所。同一天在新村浴室聽兩個民警講:周鳳林放出來不安穩,只有關進去。(這是旁邊群眾聽到的。)所以說公安抓人只憑自己的意願,根本不管法律上怎麼規定的,置人權於不顧,恣意踐踏憲法和法律。

從12月27日被抓進派出所,周鳳林一直沒有吃任何食物,到今天為至一直沒有這位功友的消息。到1月20日中午4點多鐘,我找到清潭派出所,當時是周鳳林地段的民警在場。我和他講了我的來由,想打聽一下周鳳林的消息。作為我們法輪功的修煉者,有一個信仰的自由。沒有罪。我只是要有一個確切的消息,活著見人,死了見屍。結果到了21日早上有兩個民警上門來找我,說他們所長要找我談談,我說孩子還沒醒,到了9點多鐘,他們來敲當時嚇得孩子不敢吱聲,我也不敢開門,後來他們叫來了開門匠(專業開鎖人員),強行開門闖了進來。然後把我和孩子帶到派出所非法關起來。

作為一個合法公民,我只是通過正常的渠道,而且是合法的途徑,想知道一個功友的情況。就這樣一件簡單的事情。而公安人員置憲法和法律於一邊,非法關押公民,限制人民的權力。哪裏還有法律和人身保障可言。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有報,終有一日。

大陸大法弟子
2001年2月26日

後記:寫這篇文章的功友已被判非法勞教三年,關進了西林看守所。

(二)殺人害命 天理不容

家住常州清潭新村居民楊燦榮,男,41歲,其妻周鳳林,32歲,還有一個5歲的兒子楊彥君,一家人生活幸福美滿。然而由於修煉了法輪功,夫妻雙雙多次被非法關押。如今楊燦榮被非法勞教3年。其妻周鳳林在西林看守所其間被活活折磨致死。剩下5歲兒子無人照料。這真是天理不容啊!

據周鳳林生前講:2000年11月份被清潭派出所抓去,遭到民警非法毆打,並且強行脫掉衣服,只穿內衣內褲,民警用冷水往週的身上澆,邊澆邊冷笑說:叫你嘗嘗冬天裏的溫暖……。隨後又把周送進了西林看守所。那些警察中的敗類們輪流對周進行長達十八個晝夜的非人折磨,即晚上用手銬吊在鐵欄杆上,不讓睡覺,手銬深深地陷進肉裏,手腕腫脹,白天還要幹十幾個小時的活……。12月18日周被釋放回家。到家中只有一個星期,五、六個披警服的敗類如狼似虎地闖進週的家中,再一次地無故將周抓走,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出來。

據知情者透露,繼上次西林拘留所折磨,這一次進一步升級,殘酷迫害,把摧殘得不成人樣、奄奄一息的周鳳林鎖在「禁板」上。所謂的「禁板」是對死刑犯才用的,就是把人的手、腳用銬固定鎖在木板上,不能動。寒冬臘月,大小便只能解在身上……不知多少個日日夜夜,直到死在「禁板」上都無人知道。根據知情人透露,周風林的死是2001年1月9日被發現的。

2001年1月28日小孩的伯伯得到弟媳死訊後,就連續去信訪辦三次,市公安局信訪辦四次,清潭派出所五次,提出三點要求:(1) 通知周的父母(周是四川人) 。(2) 見周的丈夫楊燦榮一面(楊燦榮已被關數月,不准通信,所以至今楊燦榮本人生死不明) 。(3) 要求驗屍。以上三點均遭到拒絕,週的遺體是否火化也不得而知。小孩的姑姑楊順娣也是一個法輪功修煉者,提出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公安就追問誰透露的,並立即將她帶走,判三年勞教。死者所有親屬均遭到多次威脅、恐嚇。只要提出要見面就被扣上「參與政治」的帽子。

2001年1月21日五歲的兒子楊彥君被清潭派出所關押24小時,小孩受了驚嚇,小便都尿在身上,數九寒天,小孩穿著濕褲子關了一天一夜,22日小孩的伯伯將其領回家。可是孩子的心靈受到極大的傷害,經常在睡夢中驚叫:「不要抓我!」 哭喊著要爸爸、媽媽,一看到警車就說是壞人。一個活潑可愛、父母雙全的兒童,如今成了孤兒。小孩的伯伯向有關部門提出關於孩子生活、教育的問題。得到的答覆竟是:把孩子送到孤兒院。這真是天理何在?人性何在?到底誰正誰邪,誰在破壞社會安定團結,搞得百姓家破人亡,妻離子散,讓眾人來評一評,讓歷史來見證這一切吧!

2001年2月26日



附:悼念功友周鳳林

周鳳林 女 33歲 江蘇常州市清潭五村148幢甲單元502室,大法弟子。祖籍四川。

2000年12月27日再次被抓。週一直絕食。管教野蠻的插食管,周說難受,並有人向管教提出遭到斥罵。同室有五個功友親眼目睹了周被折磨致死的全過程。周死時衣服單薄,是功友脫下自己的棉襖給其穿在身上。1月9日晚12點左右死去。

2000年11月24日周被非法抓進清潭派出所,只穿內衣內褲凍了一夜,送到拘留所,白天幹活,晚上提審,不讓睡覺。12月21日放回家。12月27日有5、6個警察衝進周鳳林家,強行將她帶走。只穿一件毛衣吊了一夜。然後送到拘留所。為了抗議警察的暴行,周鳳林從12月27日開始絕食。警察強行給她灌食,損傷了食管,1月8日拘留所裏被關的功友聽到慘叫聲。1月9日給她做人工呼吸,已經不行了。繁重的體力勞動,加上警察的摧殘,導致功友周鳳林過早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去過拘留所的人都知道,在那兒沒日沒夜的幹活;粗劣的飯食;牢頭、獄霸的欺凌;幾十個在一間小小的牢房裏。加上公安幹警對大法弟子格外的「關照」 (白天幹活,晚上提審,接連幾天幾夜不讓休息,拳打腳踢)。使得在獄中修煉的弟子面臨許多常人無法想像的關和難。將以上情況公布在明慧網上,以激勵更多的大法弟子在艱難中勇敢地走出來!激勵更多的大法弟子為助師世間行盡一份心、盡一份力!為了使更多的有緣人走進大法,為了使更多的有善心的人有個好一點的歸宿,為了更多的已離開這世界的功友在上邊開心的笑,我們應該做得更好!

謹以此文悼念我們親愛的周鳳林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