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情專欄:尋求沒有思想的領袖


【明慧網2001年3月7日】 世上領袖多種多樣,但大抵可分為有思想的領袖和沒有思想的領袖。各自有各自的好處。

  領袖,按字眼是人生起居尋常事體中的邊緣結構,發揚著戶樞不蠹的美德但首先遭致磨損的關鍵部位。領袖,領袖,前者出頭,後者出手,單頭雙手,又都是遮掩不住的公眾形像。那麼真正的人間領袖,對於民眾應該是甚麼種意象?我想,就應該與它對衣服的作用平行,止於邊緣,保形護整,而讓另有思想的該出的頭腦出領,讓另有作為的該派用場的大腕出袖。

  要不然我們要領袖何用?

  這是說正常的社會結構,領袖行無為之治,眾人發揮各自的聰明才智,匯總為全社會的精神與物質財富,眾人得樂業之實,領袖的聖治之名。其實說穿了,從古至今,人間多的是沒有思想的領袖。

  平庸,你馬上就會反唇一擊。對,只有有思想的領袖才製造輝煌,把個人的標籤貼在歷史的某一角落,或流芳百世,或遺臭萬年,但是那與老百姓有甚麼幹繫?再進一步說,那與整個民族的盛興又有甚麼幹繫?

  嬴政可以算是有點思想的,即使是借用或集用他人之思想,但是就為了他那點思想,中國人經受了兩千年的枯轍。偉人也算是有點思想的,即使他確有曠世之才,他不也是借用先行者們舶來之旗或集用整個集團的他人之思,但是就為了他那點思想,中國又在他治下的短短幾十年間,經受了無窮無盡的民族災難。我不是說窮,我是嘆那個白,沒有思想的白,沒有文化的白。

  其他的著名的有思想的領袖,你還可以加上希特勒,斯大林,甚至赫魯曉夫,他們都曾有過不可一世的喧囂頂峰,他們的所謂思想也曾征服廣大人心,可誰又能輕易把輝煌二字讓與他們?跟著他們的拋物線一起從頂點落下的,才正是他們一手造就的沒有思想沒有文化的愚民之族。

  我最怕的,就是家門不幸集中了所有有思想的領袖的大成。

  偏見,你會再次聳吻。也對,有思想的領袖亦曾在人類歷史上留有正向推進,我們當然要考查他們的作為。基督是不是有思想的領袖?可基督教的全盛只是他的思想的發展,而不是他一人的建樹。馬克思是不是有思想的領袖?幸虧他沒親手發動甚麼這個革命那個運動,要不然也必然是拖累了他自己的思想的盛名。傑佛遜、羅斯福甚至邱吉爾是不是有思想的領袖?可他們中的那一位一定要借在握的世俗領袖的權宜為自己披上思想領袖的皇帝的新裝?

  原因很簡單,他們雖說貴為總統首相,但是還沒有對永恆權位或至少是終生權力的飢餓感。他們的思想中,最高尚的一部份,就在於把思想權放還於民,讓別人也有思想和思考的餘地。

  我們自己的有思想的領袖,是不是在他們的----如果還可以濫稱之為----思想體系中獨獨少了這麼一點點呢?

  為此,我提倡「三講」之外的第四講。講講我們的「三個代表」到底代表的是甚麼貨色?為甚麼除了在冠冕堂皇的謊言下遮蔽的封建餘孽之外不能代表一點資產階級代表人物也不缺乏的高風亮節呢?

  如上所述,有思想的領袖,並不可怕,更不可惜,可怕的是思想混亂的同時又兵權在握的領袖。思想本身不會對更普遍的思想進行壓迫,只有瘋狂的思想才有瘋狂的獨特排斥異己的非思想行為。如果這一點思想混亂,輔以十分的飢餓感,衝上百倍的瘋狂,再加上萬重的軍事專制,那麼,除了一朵病態的毒花獨放之外,這個領袖所「領導」的民眾和民族,還會有甚麼思想還會有甚麼活路?

  這才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悲劇的實質,這才是我們中華民族的歷史再現。君不見,我們所有的把民族中興的希望寄託於一個太陽的苦心,不都是如此地毀於一旦嗎?

  讓我們徹底地放棄對所謂偉大領袖的無稽奢望,讓我們「講」出一個或一群沒有思想的領袖來,好讓真正的思想偉大,讓掌權的領袖謙卑,讓有生命力的思想可以在神州大地安家壯大。

(原載http://www.DZZK.net/0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