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破壞社會穩定?

評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

【明慧網2001年3月7日】 這段時間,人民日報評論員連續寫文章,對法輪功大潑髒水,羅織罪名,其中一條是:竭力破壞中國來之不易的社會穩定。

好一個「來之不易」,為甚麼社會穩定來之不易?

中共是能操縱穩定還是動盪的唯一力量

按理說,新中國成立後,政府有強大的正規軍,有充斥全國各角落的警察作後盾,領導人穩坐江山,能按自己的理想,想幹甚麼就幹甚麼。以「三年自然災害」來說,全國餓死的人達2-4千萬。河南出現幾千個無人村,山東發生父母易子而食的慘劇,照中國歷史的慣例,這時正是群雄四起,推翻舊王朝,建立新王朝的時代。但當時的中國卻風平浪靜,沒有出現民暴現象。如果生活在焦裕祿管理的地方,農民還可以外出逃荒,絕大多數人都是在公社裏安靜地等死。

這說明,共產黨執政的中國,是個超級穩定的社會,但是,實際的中國卻又有非常不穩定的一面,半個世紀以來,每隔一段時間,老百姓稍微能吃飽肚子,稍有點自由的時候,就出現整人的運動,一直要搞得天翻地覆才罷休。

怎麼搞的,是誰膽敢擾亂社會?

這點,領導者最清楚,就是他們自己。一個個的運動,反右派,大躍進等三面紅旗,文化大革命等,沒有一件不是他們自己發動的,把好好的一個國家搞得雞犬不寧。原因是,在中國,各種政治力量,不管是反對中共的還是不反對中共甚至擁護中共的,統統被消滅,共產黨成為中國的唯一政治力量,能操縱中國社會是穩定還是動盪。

所以,黨和國家領導人,向人民進攻,是造成中國社會不穩定的唯一因素。就像個大魚塘,老百姓就是魚,捕魚時,池塘就不穩定。

這次反法輪功導致的社會不穩定,也是他們主動向法輪功學員進攻的結果。

法輪功學員應該是社會穩定的基礎

用我們法輪功的話說,能參加法輪功修煉的人是有緣分。如果從常人社會的角度看,只有對現實利益看得淡薄的人才會去練法輪功(當然,這裏說的是大多數情況)。這種人敦厚、本分,絕不會在政治上去闖一番天地,更不會試圖推翻現政府、改變國家的性質。這也就是為甚麼法輪功的成員大部份是退休人員(特別是女性),開始的時候都有不同的疾病,他們活得並不容易,練功後身心得到提高,只希望太太平平過日子,不會跟別人爭爭鬥鬥。

法輪功對成員的挑選是嚴格的,但又不是通過甚麼嚴格的組織審查進行的,完全沒有審查,挑選是自然進行的。因為那些看重現實利益的人根本不會學法輪功,學了也難堅持,少數堅持下來的,到現在也容易被政府轉化(因為他們重視現實利益啊!)緣分不夠的人,就是學不了法輪功。

現在有種看法認為,這種人最容易被人煽動成為政治工具。其實不然,要是落在文化大革命中,他們都是逍遙派,不管是造反派還是保皇派,不會看他們一眼,因為他們不會被某派用現實的利益所鼓動去反對另一派,成為政治爭鬥的犧牲品。應該說這種人是社會穩定的基礎。這幾年,中國政府罵法輪功是邪教,但當國際社會了解法輪功以後,很快就接納並支持法輪功。現在,在四十多個國家裏有法輪功的修煉者,練功學員與當地社會和諧相處,充份說明了這一點。

那麼,為甚麼只有在中國,法輪功學員為了爭取練功自由,就引起國家的不安定呢?因為政府中少數當權者幾年來一直在伺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公開鎮壓,罪名在中南海事件前之前就內定了!

破壞黨的政策,一定導致動亂

向法輪功進攻,是從破壞黨的方針和政策開始的。

原來,以何XX為首的極左餘孽,反對鄧小平、胡耀邦提出的對氣功的三不政策,特別是不批評的方針,從98年開始,接二連三寫文章批評法輪功,對學員說三道四,企圖動搖學員的信仰,離開修煉道路(三不政策,具體見一評新華社評論員文章)。

但是,法輪功是一種上乘功法,凡有緣的真修弟子,經過短時間的修煉,就會強烈的感悟到身心的昇華,因而信仰更堅定。面對何XX之流的進攻,法輪功學員只好利用政府不允許在新聞媒體上進行公開批評的政策,到這些刊物的信訪部門去交涉,並指出公開這類文章會引起群眾的對立、導致社會的不穩定。

歷史往往在領導者的一念間被決定。江澤民總書記在這場對峙的最後關頭表態,支持何XX等極左派,這樣,一切都顛倒過來了:本來維護黨的三不政策應該受到表揚,而破壞三不政策的人應該批評並受到處理(98年處理過一批),可是現在,政府把三不政策放到一邊,反而誣稱維護三不方針的學員是圍攻新聞單位,是鬧事,而破壞黨的方針政策的人成了反法輪功的英雄。

一場文化大革命式的上綱上線的運動,99年7月20日終於公開出台了!

但是,政府錯誤估計了形勢。原以為法輪功學員老實好弄,會像三年自然災害的農民,圍著集體食堂靜靜地等死,或者像文化大革命中被紅衛兵打死的人,打死前還高呼「毛主席萬歲」,所以下令「儘快解決法輪功」。不想法輪功的學員信念堅定,愛護這「來之不易」的法輪功,紛紛以上訪形式進行申訴。老實人發耿,麻煩來了。

可嘆中國政府一錯再錯,直把學員逼到了天安門廣場。中國本來就有上訪申訴的政策(法令),但政府對法輪功學員關閉一切申訴渠道:凡能上訪申訴的地方都進駐公安人員,拘留一切申訴學員(包括外國的法輪功學員)。這樣學員在申訴無門的情況下,來到天安門向世人陳述法輪功的真相。

政府應該知道,要安定團結,必須疏導矛盾,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步一步激化矛盾,使矛盾升級。

人民日報評論員可能只是鸚鵡學舌,根本不知道穩定「來之不易」的含義:大批中共元老鄧小平、胡輝邦、趙紫陽、萬里等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迫害,痛定思痛,發現中國不穩定的原因就是,不斷發動的整老百姓為目的的政治運動。「來之不易」是指領導層的這個認識來之不易,付出了巨大的學費。目前少數領導,沒受過這種迫害,無切膚之痛,甚至在運動中得到提升,根本不會真正愛護這種穩定,反而希望,通過整人的運動,樹立自己的權威,政治上走回頭路,搞終身制,甚至扶植自己的兒子,等待時機接班,把中國再次推入動盪的社會。

毛澤東生前經常半開玩笑講一句粗話:「有話就說,有X就放。」他至少懂得,讓人把話說完,可以化解矛盾。可惜,現在的政府不懂這個了,偏不讓人說話。

這日子怎麼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