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常人觀念

【明慧網2001年3月6日】 首先謝謝大家給我這麼一個珍貴的機會彙報自己的修煉體會。

以前我總是特別害怕寫心得體會,因為每次坐下來靜靜地回憶那修煉的路程都發現自己有很多很不足的地方。後來發現原來背後隱藏著一顆很深的愛面子的心。克服這個執著之後我才發現其實寫心得體會的過程也是一個檢查自己的過程。同時他又是功友之間互相交流、互相提高、互相促進的好機會。現在我就想談談我在本地洪法的一些體會。

地鐵站洪法

2000年10月1的晚上,我為在地鐵站洪法的不順利很難過。心想,我們怎樣可以充份利用我們最大的時間洪法呢。想著想著,就想到了為何不把早上的煉功點移到離家附近的地鐵站上。這樣,我們每天都展示大法,讓大法早日潛移默化到美國的老百姓心中。

說幹就幹,第二天,我們就去了地鐵站煉功,道具還特別配合,我家孩子的小推車剛好用來裝錄音機、展板、小桌子、傳單夾等必需同品。最可貴的是一個阿姨每天早上步行30分鐘來煉功,她也覺得這是一個好主意。至今,我們到地鐵站晨煉洪法已經堅持了一百多天了,在看似簡單的晨煉中卻產生了不少動人的故事。現略舉一二。

1、排除干擾

也許有些功友認為在地鐵站煉功太吵。真的是吵。前面有汽車總站,後面是繁忙的公路,右側是地鐵,我們被鬧包圍著。可是,我們心裏裝的是那些每天打這裏乘地鐵的過路人,誰都會看到我們。我們平時專門出去洪法,不也就盼著人多嗎。這裏人源豐富,並且,這些人天天看,我相信他們每看一眼我們平和的煉功都會對他們有好處的。而我們修煉就是修心,要修到先他後我,有了這麼正的念,那些外界干擾又算得了甚麼。所以,我比以前更能靜心煉功。每當我擺好展板,放好坐墊,打開錄音機,我的心就充滿了神聖,因為接下來的兩個小時地鐵站將被大法的場看護著,給善良的人們接觸和了解大法提供著機會。一定要好好煉。

另一個干擾,不如說考驗,那就是寒冷冬天的考驗,有功友說大冬天當著這麼多人煉功怪怪的。認真一想,如果展示大法是怪,這人間還有甚麼更美,更不怪的東西呢?大法只會給人帶來力量,教人向上。所以整個冬天我們一天也沒放棄。一天早上,我突然想,這大冬天該不會有人來拿資料了吧。讓我吃驚的是,我發現真還有人主動去拿,那天甚至有人上前問我更詳細的情況。是師父在點化我,甚麼時候我們都不應該對大法的威力有任何的懷疑。其實,在寒冷的日子行人對我們的關注力更大,心裏流動著欽佩。不少人問我們:"你們不冷嗎?"我說,也許不那麼太冷。有人問甚麼地方有室內學功的。為了更多的人,我們大法弟子能夠做到"難忍能忍,難行能行"。

2、群眾影響好

到地鐵站煉功沒多久,就有功友告訴我說她的同事見到我們在地鐵站煉功了。我們居住地大多數上班人在這坐地鐵。我們最近在當地徵集群眾對大法的支持簽名時發現很多人在地鐵站見到了我們煉功,因此很爽快地就簽了,更有人趁機打聽怎樣入門學法輪功。有個小姐留心了好幾天終於忍不住打斷我們,說她想學,接連幾天,她和我們一起煉功,有個碰巧從這過的先生一見了就走過來,說他喜歡,當我向他介紹中國政府對大法的無理鎮壓,他說這是不對的,並說他想學功,我就給他介紹了離他家最近的煉功點。聽功友說他當天就打電話了。其實我們經常會看到那些友善的眼神和嚮往的表情。春天就要來了,我們相信有更多的行人前來詢問、學功。並且,這裏還經常發生一些我們平時意想不到的事情。比如,天暖和時,煉完功之後我們還在那發一會資料,美國總統大選之前,各地方參眾議員到處拉選票,有那麼三四次,我們在碰到他們也在發資料,我們站成一排,他們為了選票,我們為了老百姓將來真正的福。

洪法需要更多的理智

2000年之前我對洪法幾乎沒有概念,從第一次到當地圖書館辦介紹班開始,洪法的途徑越來越多了,比如,到熱鬧地方發資料,商店發資料,送資料,外地洪法。漸漸我自己有些不知做甚麼好的感覺。真是抱著一顆純淨的心為大法出點力怎麼做出迷惑來了,一定是自己有了問題。通過向內找,才發現雖然自己克服了不少向別人洪法的障礙,但是並沒有擺脫與功友之間的面子問題,其實怕功友說我不像以前那麼積極了,而不是首先想到我所處的位置該怎樣做對當地以及整個正法的進程是最有好處的,也就是說因為有了私心而少了理智。想通了這一點,我不再想別人對我的看法,而是認認真真做好我手頭的事情。

每次思想扭轉過來一點,好事情就來了。回頭再想想當初自己在做甚麼事情時,時而想著有些人為甚麼不來一起做,多麼自私呀,別人也許正在爭分搶秒做著另一件事呢。大法無形,洪法,護法的途徑也不是千篇一律的,我們一定要理智從大局著想才能互相理解。

和孩子一起學法修煉的故事

師父在《為誰而存在》經文的第一句話就是說:"人最難放下的是觀念"。雖然讀了,可是我依然放不下自己很多的觀念,因為有些已經成了自然,有時甚至在無知地包容著自己先天的觀念。自從孩子生下來,我的修煉就多了一項內容,如何處理修煉與孩子的關係。

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每週去功友家學法,孩子免不了哭,免不了吵,我一方面心裏很難過,所以,每晚幾乎也學不了幾行字,另一方面,又想著我不能沒有集體學法所以也一直下不了決心放棄。直到最後功友不得不提出來了,我才意識到是自己太私了,你可以要求自己提高心性,不受孩子干擾,又有甚麼理由要求別的功友也這樣呢。更何況他們中大多數功友沒有孩子,作為母親,我應該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從此,我們在家自己學。巧的是,很快,一家功友從外地遷到我們家附近,於是我們很自然組成一個新的學法小組。幾個有孩子的家長及他們的孩子在一起學法。孩子是有些吵,可是我們能靜心讀書。因為,我不再有那種愧疚的感覺。孩子因為有伴,對大人的關注也少了一些。最可喜的是,他們也在彼此促進學法。學完法,我們鼓勵孩子背《洪吟》,學法前我們鼓勵孩子和我們一起背《論語》。第一次見到我二歲不到的女兒認真背《論語》的樣子,我真的很為她高興。覺得我們大人應該更加精進才能對得起這些來得法的孩子。現在,連我的孩子都能背七八首詩了。

另外一個糾纏我很長時間的觀念那就是帶孩子出去洪法的事。第一次看到有功友在網上建議開法會父母親應該考慮請臨時保姆。我真的很生氣,認為這是一個沒有孩子的功友,不知道為小弟子考慮。但是奇怪的是,這件事一直在我心裏紮著。請人看孩子,一次至少幾十塊錢、母親天經地義得帶孩子、以及很多很多看似不可解決的問題。但另一方面我也在想,每次帶著孩子參加法會或去護法,我都無法靜心參與活動。面隨著正法進程的飛速推進,每一次大法活動都是至關重要的。師父曾說了這樣的意思,當你意識到自己那顆心時,就是在消滅它了。不知甚麼時候,我對帶孩子去洪法的這份心放淡了。又一個巧合,我們有個中國鄰居的父母從大陸來探親看小孩,我開始試著把孩子送過去給他們帶,以便騰出點時間為大法多做些事情。觀念一旦扭轉,思維就通暢了。是呀,國內那麼多母親,難道不是和我一樣疼愛著自己的孩子嗎?更不用提那些為大法獻身的年輕媽媽。我一樣是大法弟子,又有甚麼特殊依然堅持認為要把孩子捧在手裏才是疼愛孩子呢。這次去台灣參加法會,原本都買了孩子的票,出發前一天,我把孩子交給了我們一起學法的功友。也許是心放下了,在台灣的日子,我並不是那麼想她,而是全心投入大法的活動。等我回來時,發現孩子胖了,會背更多的詩了,甚至會背論語第一段。大法是多麼圓融啊。只要把心擺正,師父真的甚麼都可以幫你的。

通過這些扭轉觀念的例子,我對放下觀念更加重視了。其實這些觀念不都是後天形成的,所以放下觀念的過程,也就是一個不斷決裂人的過程。因為正法進程的快速發展,也許有時我們還沒來得及反映,但現在我不會再像以前那樣首先固守著自己的觀念,而是先跟上大法的整體步伐,太多的例子讓我相信在參與證實大法的過程中你會突然悟到。雖然當時悟性不夠慢了點,但畢竟沒有被正法過程落下呀。

有緣生在大法洪傳時,讓我們更加精進,彼此配合得更好,全力協助師父正法,早日迎接那"法成天地行"的無限輝煌。


華盛頓大法弟子2001年2月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