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德報:「我的證據來源於官方公開的資料」

人權專家羅賓.蒙羅(Robin Munro)批評中國濫用精神治療

【明慧網2001年3月6日】德國著名的一家大報《南德報》2001年2月24日新聞報導:

英國人羅賓.蒙羅在1999年以前是人權組織「人權觀察(HRW)」香港辦公室的負責人。在他任職期間,HRW曾發表過關於人體器官從被處決者身上提取(1994年)及中國孤兒院狀態(1996年)的敏銳的研究報告。自1999年中以來,蒙羅一直在倫敦亞洲非洲研究學校作研究並在這裏以名望撰寫了關於中國精神病治療的研究報告。(德國)記者凱.斯特裏馬特對他進行了採訪。

南德報:這種濫用精神病藥物激化的情況是甚麼原因?

蒙羅:是由於中國政府針對法輪功(運動)採取的行動。法輪功信眾是一種比較特殊的情況,他們公開進行並不劇烈的示威、有著不同尋常的世界觀。在中國有一種公開承認的精神病診斷,這種精神病專指那些氣功(一種傳統的健身術)的練習者。在政府認為像法輪功這樣的運動是犯罪時,「誤診」-也就是把那些健康人說成是所謂的病人-的現象自然就得到了助長。

南德報:那些精神病專家自己確信他們的病人是有病的嗎?

蒙羅:就如同當初的蘇聯一樣,這個問題還沒有得到明確的回答。這其中可能有兩方面的因素在起作用:一方面是所受的教育,另一方面是由於恐懼和那種不想被排斥出去的願望。醫學一向被認為是一種保守的學科,在一些國家並不太多的醫生,他們反對那些處於統治地位的醫學觀點。但是有一點我認為很重要:這種濫用在中國主要是在犯罪精神病方面。我相信,正規的精神病專家會有大部份重新以世界公認的西方學說為準則。

南德報:但是法輪功信眾都是被關在正規的精神病院裏。

蒙羅:是這樣的。事實上的確有一少部份正規的精神病醫生(如我所測)在跟著幹這種事。事情複雜的程度還不清楚。

南德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朱邦造回擊您的指控是:「明顯缺乏證據」。

蒙羅:朱先生顯然沒有讀我的報告。我的證據中的絕大部份來自中國正式發表的資料:包括來自於過去的十幾年中的醫學雜誌、精神病學雜誌和教科書。就像我們在英國常說的:「羊毛出在羊身上。」難道他們不想承認他們自己的事實嗎?

南德報:國際上能做點甚麼呢?
蒙羅:國際精神醫學會(WPA)應該是合適的機構,中國也是WPA的成員國。WPA在過去幾年發表了一系列的職業道德方面的聲明,它特別強調了禁止這種實施。

南德報:應該像1983年開除蘇聯一樣把中國開除出去嗎?

蒙羅:讓我們不要受其驅使,這將是最後一個方法。在此之前應該做的是:中國必須負責任並作出解釋。為此WPA必須和中國的精神醫學機構取得聯繫,和那些病者本人取得聯繫,必須讓他們能接受第三者專家的檢查。這些人中也許真的有人可能存在著一些怪癖:從輕度的滑稽至真正的精神病-但他們中沒有一個是應該處置於警察系統的管制中。他們只不過做些諸如掛掛牆報或者保留自己的政治觀點之類的事情而已-所有的病歷檔案都應該受到國際法的保護。還有一點必須做到的是,真正的病人應該送到正規的精神病院去接受治療。


(德國學員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