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僑時報讀者心聲 :慶幸與悲哀


【明慧網2001年3月5日】華僑時報2001年3月3日報導--

我不願回憶起我在中國大陸的一些往事,那使我感到我被欺騙。但腦海中的記憶我又無法抹掉,只好寫出來請朋友們與我分擔這痛苦。

我從小就熱愛中國,熱愛中國共產黨。我一直相信中國共產黨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地為人民服務」,也一直以為中國共產黨就等於中國,誰反對中國共產黨誰就是賣國。參加工作後,我為自己能夠加入「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國共產黨而感到自豪。我努力使自己的思想與黨中央保持一致,沒有任何自己的想法,黨說甚麼我就信甚麼。一九八九年,「六四」發生後,黨員內部傳達了中共中央關於「『六四』是暴亂」的文件,同時中央電視台也播放了「被『六四』暴亂份子推翻了的軍車,被『六四』暴亂份子打死的解放軍戰士,」等電視新聞,我感到非常氣憤,我恨那些暴亂份子,我認為那些暴亂份子太壞了。我從未懷疑過新聞的真實性,因為我相信中國共產黨,我也不願意動腦子去思考,因為我一直聽黨的話,我的思想屬於黨。

後來,我接觸到一些「六.四」期間在北京的人,我才知道了「六.四」的一些真實情況,我才知道有很多單純的學生慘死在「正確的」中國共產黨的槍彈下。一位在大學成為中國共產黨預備黨員的學生,工作後到了應該申請轉為正式黨員時,他不願提出申請,因為他目睹了「六四」時在北京發生的一切以及所有的假新聞,曾經虔誠地相信共產黨的他再也不相信、也不願意加入共產黨。

我為我能夠來到加拿大而感到慶幸,在這裏我有思考的自由,我不必再強迫自己的思想與黨中央或其它的甚麼保持一致。同時,我也為我的父老鄉親們感到悲哀,因為他們仍然被謊言所包圍。為了能生存他們必須與黨中央保持一致。

(編註﹕此文為讀者推薦作為時事參考,並不代表本刊編者觀點。編者不認為為生存而苟同對真理的迫害是大洋彼岸父老鄉親的唯一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