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人發表聲明──聲明強化洗腦作廢


【明慧網2001年3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叫屈明君,女,剛進入八歲,也是剛進入小學二年級的學生。

前天學校老師通知,叫小學生統統簽名反對「法輪功」。當時我內心說:我堅決不簽名,看有機會跑掉。可是班主任總是站在我的跟前,我也不敢走,最後還得簽名。回來後我心裏光想哭,因此我特聲明簽名作廢!

聲明人:小學生屈明君 2001年2月17日


嚴正聲明

我們愧對師尊,竟在學校和老師的威壓下在「百萬大簽名」上違心地簽了名,回家後痛哭、後悔萬分。現我們三人嚴正聲明所簽的名作廢。我們要堂堂正正做大法真修弟子。

小弟子:陳曉妍 管曉婷 管怡晴 2001年3月3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99年7.22後曾向派出所寫過違心的"六不准"保證,並交了一些複印的經文,作了錯事。以後在拘捕證上簽過名,放任了邪惡對大法的迫害,2000年7.22後公安也威脅家人書面、口頭作過保證。

現嚴正聲明:本人及家人的書面、口頭保證、簽名、按手印一律作廢,所作的錯事加倍彌補,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跟上師父正法進程,發揮一個大法粒子的神聖作用。

法輪大法弟子 陳海瀾 2001年3月1日


嚴正聲明

自得大法後,我幸福無比,知道了生命的意義,努力學法修心。可是,7.20以後,在考驗中,我卻有違背大法的言行,輕而易舉地被魔性鑽了空子,由此暴露了我內心的自私與變異,我深深痛悔,愧對大法,愧對慈悲眾生的師尊。

我聲明,7.20以後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通通作廢,以後更加堅定地緊隨正法進程,助師世間行。

大法弟子 牛曉麗 2001年3月


嚴正聲明

99年7月底,因對法理認識不足,怕心重,迫於政治壓力違心地向派出所寫了保證書並交了大法書籍、資料。現悟到這種錯誤做法給邪惡以可乘之機,給大法帶來損失。在此嚴正聲明:我所寫的保證書及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統統作廢。

我決心堅修大法緊隨師,在正法進程中,發揮好一個大法粒子應起的重要作用。
大法弟子:黃蔭琛 2001年3月3日


嚴正聲明

7.20後我就去北京上訪被遣返後,單位讓寫保證不再去北京和煉功,由於自己對法沒好好深入去學,自己一時錯誤而寫了檢查,在此聲明作廢。特別是這次大鎮壓導致千千萬萬家庭破裂,學員被迫害致死,對他們就是在對我,使我看清江澤民等敗類的本來面目。跟上正法修煉、緊隨師、堅修大法心不動,鏟除邪惡。

大法弟子:譚進清
2001.2


嚴正聲明

本人現嚴正聲明,以前所寫的一切假保證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做一個真修弟子,跟上證法修煉進程。

大法弟子 古華雲 2001-03-03


嚴正聲明

在正法的過程中,由於自己被情帶動,做了一些不應該做的事,現聲明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一律作廢,堅修大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呂文敏 2001年3月2日


嚴正聲明

從99年7月22日以後,在正法中一切不符合法的標準:如保證書、簽字、言行聲明作廢。我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在正法講清真象中作一個合格的弟子,助師世間行。

張淑梅 2001年2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對法理解不深,使邪惡鑽了空子,我們寫了假保證。現在聲明我們以前所寫的保證書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李秋兵 孟雲哲 郭素紅 2001年2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不深,對正法修煉認識不夠,以至在邪惡迫害時不能用正念對待,人為地滋養了邪魔,沒有積極、主動地窒息、鏟除邪惡,在拘留證、筆錄等簽了字,配合邪惡照相、按手印,滋養了邪魔對大法的迫害。

現嚴正聲明:我們過去一切不符合正法修煉的言行一律作廢!在助師世間行中,加倍精進,真正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王華君 2001年2月26日


嚴正聲明

因學法不深,在1999年7月底、8月初,我迫於壓力寫的保證書及脫離法輪功組織的認識,在此聲明作廢,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

大法弟子:史桂平 2001年2月19日


聲明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由於以前自己對大法認識不足,學法不深,在所謂的保證書在材料上簽了名,我感到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特此聲明違背大法的保證書作廢。

聲明人:楊鳳茹
2001年2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在修煉過程中,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標準的言行、文字現嚴正聲明作廢。

大法弟子 李秀梅 2001年3月4日


嚴正聲明

因學法不深,在1999年8月初迫於壓力寫的脫離「法輪功組織」(其實「法輪功」沒有組織)的假「保證書」現聲明作廢。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

大法弟子:王清華 2001年2月18日


嚴正聲明

通過學法,看明慧網,我認識到作為大法弟子護法正法的正信正念是根子上的問題。現在我聲明過去寫的保證書作廢。

大法弟子:張玉梅 王芹香 2001年1月18日


聲明

由於以前自己對大法認識不足,被迫簽了名,犯了錯誤,在這次簽字中,家屬又代簽了名。二次簽名,對不起老師,對不起大法,聲明作廢。

聲明人:寇德英 2001年2月26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6月份上訪,被派出所非法關押期間,家人迫於壓力以我的名義寫了保證書,現聲明作廢。

大法弟子:邸建新 2001年2月18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不深,對正法的認為不足,執著太重,受假經文的迷惑,致使自己在1999年7.20以後,在政府及單位等各方面壓力下,用常人的變異觀念違心地寫了假保證,還幫助做其他學員的轉化工作,清醒過來後,痛苦萬分,我現在嚴正聲明,在那期間所寫所做一切違背大法修煉者原則的言行一律作廢。今後我要更加努力地在講清真象上挽回自己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真正的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冠立榮 2001年2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在拘留所,學習班被迫寫過的保證書通通作廢。此書不代表本人的思想行為,我們對大法堅定的心是任何壓力都改變不了的。

董金鋒,吳玉懷 2001年2月15日


嚴正聲明

一切不利「大法」的文字全部作廢。

大法弟子宋慧蘭 2001、3、1


聲明

在邪惡的鎮壓下,我於1999年11月和2000年7月分別二次向派出所寫下保證書。
當時雖然沒有保證自己不煉功,但也向他們保證:不上訪。不靜坐。不絕食。而且還保證能夠配合他們的一切。今天回過頭來悟一悟,其實這些保證都是不應該寫的。對於邪惡的配合,也恰恰是對邪惡的縱容。

做為大法弟子,我鄭重聲明:我於前兩次寫的保證均作廢,不再向邪惡保證甚麼,爭取成為師父的合格弟子。

朱麗傑 2001年2月27日


聲明

通過近期的學法交流,又看師父的講法"不給自己已證到的一切抹黑",我在過關時,有能過去的關也是沒有過好。在X地看守所過關時寫過 "不到X地洪法,不再上X地練功,不從X地進京上訪。" 我是大法弟子,不應該向邪惡有這樣的書面保證,

我鄭重聲明我寫的保證作廢,做師父合格的弟子,在正法的路上留住自己的威德。

大法一粒子 張玉林 2001年2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於2000年6月份進京上訪,在被派出所和被單位非法關押期間,違心地寫了「不去北京」的假保證和假認識,我嚴正聲明作廢!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彌補因為自己的錯誤行為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一個堂堂正正的煉功人!跟上正法的進程!

大法弟子:董雲霄 2001年2月21日


聲明

茲有法輪功修煉者馬吉,因在邪惡勢力打壓法輪功時寫了保證書和在印發的材料上簽了名,特此聲明保證書和在有關材料上的簽名作廢。

馬吉 2001年2月


嚴正聲明

自己以前不符合大法的文字、言行現嚴正聲明作廢。今後要「堅修大法緊隨師」,成為一個真正夠標準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趙玉西 2001年2月22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以後,邪惡勢力對我一直看守很嚴,每逢敏感時期,各層承包人都要對我進行嚴密監視,經常在宿舍門前設崗監視及打電話或上門騷擾,控制人身自由,言行不配合他們就給辦班,還強迫家人陪同,在邪惡勢力逼迫下,內心十分痛苦,由於我對法輪大法法理認識不深,固守人的東西,違心地寫了「保證書」,辜負了師尊的慈悲苦度。在此嚴正聲明:在不同場合、不同時間寫的、說的(包括家人替寫的)「保證書」,一切不符合法輪大法的表現,統統一律作廢。堅修大法緊隨師,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立刻停止對大法的迫害!

大法弟子:孫梅英 2001年2月20日


嚴正聲明

在偉大的正法進程中,在魔難的迫害中,由於自身沒能清醒地用正念看待邪惡勢力對大法與自身的破壞,給大法和自己修煉道路上留下了污點。現在我在不斷地清除自己敗壞的觀念,並和大法對照、衡量自己。特此聲明: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在派出所公安局職能部門玩文字遊戲寫的假保證、按手印、照相、簽名等等一切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一律作廢!我保證「堅修大法緊隨師」,揭露邪惡的殘暴罪行,為了宇宙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充份發揮大法一粒子的作用!

大法一粒子:吳慧卿(吳惠清)2001年2月28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月20日後所簽的一切違背大法的所有東西一律作廢,特此聲明無效。

大法弟子 王彥芳 2001年2月24日


聲明

7.20去北京上訪後回來寫的"保證書",現聲明作廢。

大法弟子 劉香芹 2001年3月2日


聲明

由於自己對大法認識不足,被迫兩次簽名,對不起老師,對不起大法。兩次簽名,聲明作廢。

聲明人:李鳳華
2001年2月27日


嚴正聲明

我在1999年7月20日去北京上訪被抓回後,由於學法不深,沒能在法上認識法,寫了所謂的「保證書」,並在邪惡之徒擬定好的材料上簽了字,當時認為是走形式。經過學習師父新經文和《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法》,我痛悔不已,認識到自己的錯誤,看到了我的根本執著。

因此我宣布:以前所寫的「保證書」,簽的字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東西一律作廢。從今以後,我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特此聲明,以示我心。

郝建紅 2001年2月15日


聲明

7.20去北京上訪回來後寫的"保證書",現在聲明作廢。

大法弟子 李素鳳 2001年3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們由於自己學法不深和執著心太重,做了違背大法,背離真善忍,對不起老師的事。我們現在感到深深痛悔。在此聲明從1999年7月以後所有不符合大法弟子心性標準的語言、書面材料一律作廢!做一個真修弟子,一修到底,加倍彌補,跟上正法進程!

大法弟子 劉和芳、潘映映 辛巳年二月初一


聲明

由於當時自己學法不深,心性不高,違心的在一張上級早已印好的對大法不公的紙單上寫上了自己的名字,當時自己誤以為那只是常人的表面形式。只要我的心不動。

後來通過學法交流,深深體會到:邪惡勢力之所以還很猖狂,與我和與我有同樣錯誤的修煉者們順從縱容邪惡有關係。

回想起來,真是對不起師父。我今生能夠得法,得了法不能證實法,還能配當大法修煉的人嗎?

在此我嚴正聲明:在我以前寫過名的紙單上宣布作廢。我要堂堂正正的修煉,我要堂堂正正的行使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權利。

聲明人:王奎仁
2001年3月1日


嚴正聲明

但由於學法不深,護法意識差,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現在嚴正聲明:在99.7.20後,在黨員會上寫過的個人認識、交過幾本書等大法的東西,以及配合邪惡的簽字、手印、口供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通通作廢!我個人是不承認的,因為自己思想敗壞的觀念在起作用。修煉是嚴肅的,摻進任何人的東西都是危險的。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大法緊隨師,清醒走好以後的每一步路。

大法弟子:黨蘭鳳
2001年2月27日


聲明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由於我學法不深,悟性不高,因此在當地派出所寫了保證書, 順從了邪惡,在自己的修煉路上留下了污點。現在我悟到修煉是堂堂正正的,光明磊落的。因此我嚴正聲明:我以前寫過的保證書作廢。

吳桂紅 2001年2月27日


聲明

派出所和街道來人讓寫保證書,我想我心沒動,我不說不學法輪功就行,所以我寫了。寫完我就後悔了,我認為太對不起師父和大法,所以我聲明作廢。

李福珍 2001年2月26日


嚴正聲明

從99年7月22日以後,在正法中一切不符合法的標準:如保證書、簽字、言行聲明作廢。我一定要堅修大法緊隨師,在正法講清真象中作一個合格的弟子,助師世間行。

大法弟子 張蘭芝 2001年2月21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以來的所有保證、不符合大法的簽字及言行全部聲明作廢!今後我一定堅修大法緊隨師,在正法中,做一個合格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謝業德 辛巳年正月初七


嚴正聲明

我於99年7月份邪惡迫害大法時,因自己執著心太重,對法認識不深,在邪惡去家裏抄書時,不但沒主動制止反而配合了邪惡,後家人又交了一些書及錄音帶我也默認了,以後又在拘留證上簽字等等,多次對不起恩師及大法,嚴重違背大法對我的要求,內心一直深深痛悔。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有違背大法的言行不再承認,一律作廢。給大法造成的負面影響加倍彌補,跟上恩師的正法進程,做一個堂堂正正的真修弟子,不負恩師的慈悲救度。

大法弟子: 徐啟田 李惠敏 (代妻子簽名因她現在被關押,她以前也有此發聲明的願望)
2001年2月21日


嚴正聲明

由於自己學法不深之故,1999年7.20交了4本大法書,在拘留證、勞教證上簽的字,在派出所、看守所提審時留的口供、手印等,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和文字材料現聲明全部作廢!以上所為對不起萬尊之尊、慈悲偉大的師父,今後一定跟上正法進程,加緊彌補過去的不足,堅修大法緊隨師!

大法弟子:吳素秋
2001年3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