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邪惡的「自殺」 謠言

記北京大法弟子的幾個小故事

【明慧網2001年3月31日】 從元旦開始至今,江澤民指使他的爪牙們,對大法弟子狂抓濫捕,不斷從家中、從工作單位、從買菜的市場等等地方將大法弟子抓走,根本無需任何法律手續和理由,也不通知家屬。目前江澤民又下令要在3月至5月間「將法輪功連根拔掉」,所以對大法學員逐個都要辦「轉化」班、寫三書,不寫的人一律勞教。故此警察、街道居委會的人不斷上門威逼學員寫保證、進「轉化」班。不少學員不堪其騷擾,只好離家漂流。

在中央電視台利用焦點訪談炮製「自殺」 謠言誹謗佛法後,筆者一天之中巧遇了三起我們學員利用寫「遺書」,留「遺囑」的做法,抑制了邪惡勢力的故事。

故事一

學員A,堅決不參加當地辦的「轉化班」,被片警和辦事處的頭頭多次到家催逼。最後一次,從晚上八點直至夜裏十一點,他們說:「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她說:「好,等我換衣服。」她穿上了自己的乾淨衣服、新鞋子,跟兒子訣別說:「兒子,你媽我煉功前的情況你知道,我是個有名的『半條命』,煉法輪功八年來,我沒花公家一分錢的藥費,我身體健康了,精神昇華了。我活著只有兩點要求,一是身體健康;二是按大法要求做個好人、更好的人,達到更高境界中的好人。現在做好人也不行,你看到了,這麼點要求都達不到,他們非要轉化我。那就是不讓我再活。兒子,我的命是煉功延續來的,多活了8年,我也夠本了。你記住,我給你留下話,你媽我不想死,我要活,我要身體健康做好人。可是他們不讓我活,不讓我做好人,硬逼著我轉化。今天我跟他們走了,不管發生甚麼事,都是他們逼的、害的!」在她放下生死的浩然正氣之下,那些人也不敢再逼,唯恐牽連自己利益,灰溜溜地走了。其間,趁那個「主任」到門外接手機電話之機,那個片警說:「可別把我牽上,都是他們(指辦事處的)要幹的。」

故事二

大法弟子B,多次遭到迫害,被拘留、被毒打;家中三番五次被抄、被騷擾。警察們一再逼迫他寫保證、寫悔過。面臨610的迫害,家門口有人監視,常停著公安的警車,行動沒有自由。本人不想配合,又不願被帶走。看到中央電視台的栽贓陷害,想到自己只要堅持修煉不肯轉化,不知道會有甚麼樣的噩運落到自己頭上,然後出了事再被用同樣的方法栽贓陷害說是自殺的。江澤民也說過對法輪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所以,他為了揭露邪惡,預先做了準備,免得被滅口之後讓他們任意造謠利用:他把自己如何得法,如何遭受種種迫害,把惡警的姓名、迫害經過以及眼下逼迫監視他的人的名字和言行都清楚詳細地寫了下來。今後一旦遭到甚麼意外,請自己的家屬、親朋好友都知道:「我是放下了生死,不怕死的,但是我絕不自殺,自殺有罪。我要學法輪功,我要修煉,提高層次,如果我一旦發生了甚麼意外,一定是被迫害致死的,請你們不要相信他們的謠言。並請將此『遺書』廣為散發並送交人權委員會。」寫好之後,他把此「遺書」堂堂正正地交給了上門的警察,從此,他們再沒有來騷擾他,警車也撤了。

故事三

學員C到市場買菜時,被警察抓走,關了一個月,放回之後,警察又追著寫保證,上門騷擾。她丈夫說:「你就寫一個保證,認個錯吧,省的這麼沒完沒了。」該學員說:「我沒有錯,我上市場買菜錯在那裏?」結果被丈夫打了一頓,也不寫,其丈夫說:「你實在不寫,你就寫個書面材料吧,寫寫你煉法輪功的經過以及被抓被打的經過給我拿著,一旦你有甚麼意外了,我也好有地方說去,要不我也說不清,省得不明不白地說你自殺,等你們法輪功平反的那一天,我也好跟著光榮一把。」

我們的大法弟子只因為堅修大法、維護大法,已經被江澤民等謀殺犯活活害死了170餘人了,這還是有名有姓已經被互聯網和國際媒體報導出來的,無法報導出來的,還有多少人?他們為了宇宙的真理都無怨無悔坦然地走了。但是在人這一邊,他們死後還被栽贓陷害,「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我們要講清真相,揭露邪惡。也許我們大法弟子都應該寫出自己的得法經過、身心變化、對大法的堅信及所受迫害、惡警惡人的姓名等,交由眾親朋好友保管,以防不測。以上學員的做法也是對邪惡勢力揭露與抵制的方式之一,他們也要有所收斂。

「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

大陸弟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