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世間行」── 日內瓦風雨記

【明慧網2001年3月30日】 從台灣,連轉機一共卅小時抵日內瓦。抵達後大家赴聯合國大廈前的萬國廣場和世界各國弟子會合,以集體煉功洪法的方式,參與日內瓦人權會議開幕式。

在風雨中,弟子們秩序井然,到場後馬上自動排好隊伍,架設橫幅,互相幫忙。我後面有一對母女,兩人從匈牙利來的,她們只知道瑞士有這麼個活動,但不知在哪裏。從匈牙利搭飛機到蘇黎世,打聽下才又搭火車到日內瓦,輾轉探問下,找到了台灣學員的位處,詢問有無房間可住。大家忙騰出房間讓她們安頓下來。往後幾日她們就跟著台灣學員進出,安靜祥和。

打坐時,滿地泥漿,一坐上墊子,人就在泥漿中向前滑行。雨無聲地下著,春寒中大部份的人都沒穿雨衣,靜靜地在廣場中打坐,整個場寧靜祥和。全部都是世界各地專程趕來的弟子,誰在乎雨呢?我們做的是甚麼事啊?是「天象變化下面要是沒有人去動,還不能給常人社會帶來一種狀態,也就不稱其為天象的變化了。」我們所體現出來的是:偉大的佛法人間的展現。

想起去年9月參加的紐約法會,那內心真是「震撼」也難以形容。看到那麼多世界各地趕來參加的弟子們,素不相識,可是一到了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團前廣場,全部瞬間溶為一個場,寧靜祥和,沒有人多講一句話,地上沒有一片紙屑。訴求呼籲的是那麼嚴肅悲壯的事,體現出來的卻是無怨無恨的平和寧靜。第二天所有的報紙均以大篇幅報導:

「這是一年多前法輪功遭鎮壓,學員不斷在美國集體煉功進行請願後,第一次出現的遊行場面。強調沒有組織的法輪功,在昨天的遊行中展現驚人的紀律和效率」。

「在午間休息的上班族人潮中造成強烈的訊息衝擊」,「五十名前導者著白衣,持被害者遺照,路人動容。」

這是偉大的佛法人間的再現啊!踏在車水馬龍的曼哈頓街頭,我們知道我們舉的不是橫幅,我們舉的是一部宇宙大法。如果可以,我們願意永遠這樣走下去。

幾天的活動中,全部是煉功、學法、煉功、學法,感到無限的充實,完全處在修煉的狀態中。一天在陰霾的街頭,一片灰濛中,看見一樹燦爛繽紛的櫻花,豔麗奪目,盛開在寒風中。我和學員佇立觀看,心生歡喜。第二天打坐時,坐中看見一口古井,漆黑的水面上映著一枝豔麗的櫻花影子,轉瞬即逝。嘆息中悟到,世間法中一切色,皆為幻影。一切有為法,不都是以假為真,才會執著嗎?

台灣有一出家人弟子,這次也來了。她說:「你知道嗎?我是一個一無所有的人,我每次出國弘法的費用,都是一步一腳印去托缽來的。因為我要讓那些無緣得法的人,在師父這次正法中結善緣。不管他們施捨的是多少,滴水入大海,同是鹹味。有的地方根本托缽不到甚麼,但我還是去了,我要讓更多的有緣人有這個機會。」

煉功休息時,有學員以各國語言念了師父給「歐洲法會及全體參與者」的新經文。師父說:「……常人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在做著一切,而我們所做的都是為了維護大法。這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沒有為私為己的任何因素……。作為大法弟子,能夠做好正法的事、圓滿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學法。無論怎麼忙都不能不學法。這是圓滿的最大保證。……」

聽聞師父的鼓勵和期許,眼前模糊一片,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內心激盪著難以言喻的沉重,成為眾中泣下最多的人。師父一再點化,一再承受,一再等待,等待的就是我們這些迷中的弟子。在這個珍貴無比的有限時刻中,永遠做得太少,法學得不夠,所說的每一句話,只是使自己更加的慚愧而已。

師父說:「危難來前駕法船,億萬艱險重重攔,支離破碎載乾坤,一夢萬年終靠岸。」萬年迷夢今朝醒,「蕩盡妄念」,千古煙雲宙宇新。   


(台灣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