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走出困境,投入正法的洪流

【明慧網2001年3月3日】

1. 走出邪惡的「學習班」

法輪大法是末劫亂世唯一能救人出離苦海的正法,大法佛光普照宇寰。99年江澤民持政權逆民意定大法為「X教」,大法學員紛紛出來道真相、平謠言。我也奮起到北京正法,後被遣返回本地看守所。因堅信大法拒寫保證先在拘留所關押半年(其間被非法帶腳鐐、手銬等犯人刑具長達4個月),隨後又被送「學習班」轉化半年之久。美名學習班,其實與拘留所、勞教所一樣,都是大陸掩人耳目的變相罪惡「監獄」。

在學習班面對政府這遙遙無有歸期的迫害,原在拘留所時匪警的道白在我的思緒中回旋:「甚麼是法?我說了就算,你不寫保證書,我就無限期的一個月、一個月地給你加……」這還是一個人民的國家嗎?權大於法,邪惡因政權而猖獗,善良因慈悲遭塗炭。我們是宇宙大法「真善忍」的修煉者和捍衛者,絕不允許腐敗政權懲善揚惡禍害人間的蓄謀得逞。大法弟子的寶貴生命絕不能在大陸的人間地獄被窒息。我終於在2000年11月與學習班的6名同修毅然逃出並擺脫了610邪惡專案組的桎梏,這是我第一次走出困境,正氣凜然地投入助師法正人間的洪流。

2. 以不變應萬變

2001年元旦我在天安門廣場毅然向世人打開橫幅,並發出震撼人心的「法輪大法好!」的心聲,善良和慈悲構成了對邪惡的威脅,政權豢養的走狗──匪警露出了猙獰面目……在朝陽區看守所先是侵犯婦女人權的流氓搜身,後是踐踏人權對善良無辜的刑審:

(1)虛情假意的惡鬼:刑審的焦點,不是我犯何法,有何罪?而是集中在我的姓名和地址上。警察喬裝善良地說:「我看過《轉法輪》,我也經常看佛教的書,為甚麼提審你呢?…只要你肯說出姓名、地址,或用我的手機給家人打個電話,就能輕而易舉地辦到。」我說:「我在天安門向世人講真象,是驚醒迷中人的善舉,我沒有錯,更沒有罪,姓名和地址是我個人的事,我沒有必要讓你知道。我拒報地址、姓名,是因為我不想株連地方和家屬親友,目的是不使邪惡在更大範圍挑起群眾鬥群眾的陰謀得逞。」

(2)無賴匪警招數翻新:騙局被識破,匪警兇煞面目畢露。3、4個公安七手八腳對我拳腳相加,歇斯底里大發作,他們栽贓師父在美國享受,並用污言穢語辱罵師父。我抗議他們武力逼供執法犯法,同時義正詞嚴駁斥說:「師父為救度世人和弟子傾盡心血,吃了無數苦卻不求回報,他對弟子的愛護遠遠勝於我們對自己生命的珍愛……」並指明他們對師父的辱罵栽贓,他們自己未來必將造報償還其罪業!

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一個匪警裝出可憐模樣說:「大過年的我不能回家過年,…發發你的善心,說出地址,我們也好向上邊交待,…我會馬上就煉法輪功的。」我說:「凡事皆有因緣,禍因惡積,福緣善慶。你們的所做所為皆為江澤民邪惡迫害善良民眾的幫兇,一人做惡殃及全家,不從積德行善改變命運?大法弟子為甚麼不畏強暴堅修大法不動搖?就是因為法輪功是宇宙大法,他開創一切,造就一切,制約一切。」

(3)大陸政府酷刑隨心所欲:匪警刑審陷入被動,他們狡黠地一笑說:「看來我們對你的幫教感化,無動於你的心,我們就不信國家政府會拿你一芥草民沒有辦法,今晚就叫你頭腦清醒清醒。」

新的酷刑又來了。隆冬臘月,北風凜冽的夜晚,匪警扒掉我的大衣和鞋襪把我銬在雪地裏的椅子上,光著腳丫,並把整個腳丫和小腿下部都埋在了雪堆裏,一匪警還捧起一團雪,塞進我的脖領內。環顧四周,還有幾個功友和我一樣只穿著秋衣、秋褲被銬在雪地椅子上,也是雙腳小腿被埋在雪堆裏,還有的是被帶上腳鐐手銬固定平坐在雪地裏。中共刑獄──大雪冰凍善良百姓真是亙古一絕啊!

(4)草菅人命,如踩螞蟻:大雪冰凍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他們又把我押回屋裏,一匪警有恃無恐要挾說:「你們煉法輪功的別以為我們可欺,要把我們逼急了,我們甚麼事都能幹出來,打死你們幾個小小百姓,就像踩死幾隻螞蟻。中央早有指示──‘對法輪功絕不能手軟,如法輪功學員被嚴刑逼供致死,打死算自殺'。」又說:「你還年輕,應該為自己想……」我說:「在大陸出賣良心屈服政權的苟安之門開著,但愧對做人良知,那心地怎能清明?我修的是‘真、善、忍’大法,追求的是做人的無愧無悔和良心的純淨安然。在邪惡當權的社會,只有捨生而取義!」

(5)為名利,匪警不擇手段:中央矛盾推給地方,北京匪警卻有不擇手段邀功的。他們又耍招說:「你以前不是有病且很嚴重嗎?我們就想利用你有病為由不能在此拘留放你出去。」我說:「我自煉功以來早已與醫藥無緣了。」他們說:「不管你現在有病沒病,我們就寫你有病為由,只要你簽上姓名、地址就可立即放你出去……」等等,多次的刑審使我看到匪警良知泯滅:他們並非相信法輪功學員觸犯法律,而是為了效力主子保住名利和獎金的誘惑,不惜絞盡腦汁謊言誘騙和施用酷刑殘害善良。邪惡的人性無存就更堅定了我以對大法堅貞的不變來應邪惡之萬變,他們想誆騙出我的姓名、地址的陰謀終未得逞。

3.正念出,困境化塵煙

北京朝陽區看守所的匪警只好根據我的口音與地區駐京辦事處聯繫。辦事處來人對我又是一頓打,企圖逼出地址,未遂。只好把我押到地區辦事處,那裏已有兩名學員。辦事處的人怕我們跑掉,便分別用狼牙銬把我們三人各自的一隻手分別銬在了不同的床頭上。夜深當值班人熟睡之時,我拿定主意無論如何今天夜裏得逃出去,要把看守所裏的邪惡告訴世人;如果等到明天地區610要來領人,他們都是認識我的……想至此,我向另兩位學員打手勢「逃走」,她倆反覆指了指狼牙銬示意身不由己,我看她們已被這物質空間的假象給鎮住了,抑制了修成神的一面正法……我思量成熟,正念佔據了整個身心:一定要在這時出去給邪惡曝光,我堅信邪惡是制約不了我們大法弟子的。奇蹟真的出現了!我用右手輕輕地把卡緊在左手腕上的狼牙銬一捋便脫手而出,真是「正念顯,困境化塵煙!」我從容地站起身來,打開房門走到了院裏,外面的大門緊鎖著,但我還是走出去了。天空下著雪,我不知道這是甚麼地方,也分不清東南西北,但一種走出困境的喜悅之情悠然而生。金剛大法第二次成全了我,到早晨8點左右我找到了安身之地。

春節期間中共一手策劃了天安門集體自焚事件,並以此為藉口再度泛起鎮壓法輪功的升級逆流,現在我已輾轉返回當地,並全身心地投入了全國億萬學員在大陸正法的洪流,揭露邪惡、講清真象、救渡世人、鏟除邪惡生存的土壤!

河北大法弟子:張霞(化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