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留所的學法聲和說話聲

【明慧網2001年3月29日】 拘留所的學法聲和說話聲

在大慶薩區拘留所裏,大法弟子和行政拘留人員關在一起。這些常人多數是由於打架、偷油、嫖娼等原因被關進來的。大法弟子們向他們洪法,說清法輪功真相。在集體學法(採取一人念,其他人聽的方法學法)時,他們大多數人能注意聽。有的還說:這都是教人做好人的道理,出去我煉。但也有個別魔性大的不愛聽。

有一次監號裏進來一個打架的,個頭不高。他一進來就大聲說話,並說:我不願意聽你們念。在他的帶動下,監號裏說話聲音很大,念書聲很難聽得清楚。有的學員有點著急了。就去告訴他們小點聲說話,但是他們根本無動於衷,嗡嗡聲更大了。學員悟到了,學法受到干擾是與自己的心性有關係,應當靜下心來,一個不動可制萬動。於是大夥湊近一點靜心聽法。過了一會,不知甚麼原因,那個打架進來大聲說話的小個子得罪旁邊坐著的大個子。大個子一生氣,就打了小個子一個嘴巴子。小個子嘟嚷了幾句不吱聲了。

換了大監號,人也多了。一個號裏有30多人,有10來個常人。即使小聲說話屋裏嗡嗡聲很大。大法弟子們還像以前一樣,靜下心來,認真聽背法,這時號裏來了一又高又壯的人。這人進號後稱起了「號長」,別人都得聽他的。大法弟子們向他洪法。他說:我媽媽就是學法輪功的,警察到我家搜書時,我真生氣。大法弟子學法時,號長就說了,不許他們說話(指號裏的常人)。只許法師(他把大法弟子叫做法師)說。讀法聲又清晰了。

惡警察酒後打人

大慶薩區信訪拘留所,關著一百多名大法弟子。3 月1日上午讓胡路分局政保科兩名警察來提審,由於提審人數較多,上午沒有提審完。中午就在所裏吃飯、喝酒。下午二點提審大法弟子曹景棟。這二名警察身著便裝,喝得已經酒氣熏天了。曹景棟剛進屋,警察也不出示證件,抓住曹的頭就往牆上撞,另一人也上前打曹的臉。曹大喊:我沒有罪,警察不許打人。喊聲傳到了走廊另一側的監號裏。然而招來的卻是又一陣毒打。打人聲驚動了教育所的程所長,經其勸說才停止毆打。3月9日龍鳳分局政保科來人提審大法弟子李小容,李小容拒絕提審,並說明曹景棟被打之事。那位辦案人員卻惡言惡語地說:打死就打死了。

警惕特務

在大慶市薩區拘留所,大法弟子為了抗議非法關押和沒收大法資料集體絕食。一天,監號裏關進一個又高又壯的中年人,穿得西裝革履,一副老闆派頭。學員向他洪法,「老闆」一聽馬上就表示同情法輪功,還說:江澤民要完了。學員告訴他,我們法輪功不參與政治。那人說:我出去想看一看大法書。有一個學員把大夥的電話號碼冊給他看,「老闆」拿出筆記本,把所有人的電話號碼都抄了下來。交談中,「老闆」問,你們的組織誰是頭。學員們回答,我們沒有甚麼組織,更沒有頭。這時學員就開始對這個「老闆」懷疑了。但是交談還在繼續。「老闆」又問,你們做絕食這件事情,我想出去後給上網,找誰聯繫好呢?學員沒有回答他。晚上睡覺時,學員們擠在被窩裏小聲議論:這個「老闆」確實可疑,他一再問誰是頭和聯繫人,而且要是一般人想看大法書,只記一個電話號碼就可以了,可他卻把所有號碼全記下來。大夥斷定,這個「老闆」可能是個特務。第二天早晨,學員以婉轉的方式向「老闆」要電話號碼冊,「老闆」開始賴著不給,後來也只好拿出來了。「老闆」像個洩了氣的皮球坐在那裏,不吭聲了。不一會管教進號把「老闆」帶走了,再也沒有回來。

大陸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