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羅里達法會發言稿:在修煉中成熟(譯文)

我對「成為大法一粒子」的含意的認識

【明慧網2001年3月29日】大家好!尊敬的師父好!

我得法已快有兩年了。在這段時間裏,我在生活中遇到了許許多多讓我成長和打開我智慧的機會。

作為一個修煉人,遵從宇宙真理「真,善,忍」是一個有挑戰性而又神聖的承諾。逐漸地,我體會到了這個真理能夠改變一切的力量。1999年的四月,當我開始了我修煉的道路的時候,我把我的修煉主要集中在如何按照真,善,忍這三個字的最高標準來要求自己,在最大程度上去掉我的執著,煉好功和學好法。雖然這種方式並沒有甚麼不對,但是我現在可以看到當初那些活動的重點主要都是圍繞著「我的修煉」這幾個字,以及那些活動對我的意義是甚麼,它們如何讓我受益,令我進步,如何幫助了我,等等,等等。其實,每當我想到這一點,我就慚愧不已,也同時我看到了我對「自我」的執著。就因為這一個執著,慈悲的師父為了幫助我去掉它和讓我提高,給我安排了一個很大的磨難,可我讓它也持續得太久了。

過去的一年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對只注重個人「自身提高」與消除一切妨礙正法的障礙對我們修煉環境所造成的影響的關係有了一個更深的了解。現在,我對這個問題的理解有了進一部的提高,對捨去所有執著也是除去所有造成的障礙有了更深的認識。在《轉法輪》中,老師說「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如果那些佛光不能在我們身上閃爍出光芒,那我們將會失去在我們周圍的正法的機會。

我的工作是一份非常艱難的工作,我要面對的都是難以相處的人。有的時候,他們會為了一些非常細小的問題而爭持不休。他們困在損人利己的爭鬥環境中。當我開始這份工作時,我剛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決心要堅守我的原則,做一個好人。在那種艱難而競爭力又很強的環境下工作是相當痛苦和難以忍受的。當我看到常人不好的一面時,我感到很難受。按我那時的理解,我決心要忍受一切困難,埋頭苦幹,不抱怨,當時我認為做為一個好的修煉人就必須要做到這些。就這樣,我堅定了要做這件事的決心,我的考驗接踵而來。

在公司裏,當我忙於不斷地尋找新的方法來忍受我的環境時,越來越多不可思議的考驗就接二連三的發生了。我忍受了許多荒謬的事,現在想起來我都忍不住要笑。有一次,我冒著傾盆大雨去上班。我遲到了。當我到公司時,我的鞋子裏裝了一英寸的水。我的上司嚴厲地批評我不該遲到,然後,一點也不考慮我當時全身濕透了,堅持要我馬上開始和他一起工作(當然,他允許我把鞋子裏的水倒了出來)。我被迫和他在一間房間裏一起工作了一整天,他還把空調開到最大,因為他覺得熱。而我卻在寒冷中顫抖,我身上的衣服到了下班的時間了才幹。看到他如此自私的行為,當時我的心沉重極了,但是我還是繼續忍了下去。

還有一次,一些同事由於對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負責任而製造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由此很有可能造成代價很高的問題。我沒有把他們的錯誤告訴公司的總裁,我只是默默地幫他們把問題解決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超時工作了三個月。結果,到頭來,不但沒有人感謝我,我幫過的那些同事還到總裁那兒告狀,說是我犯了錯誤。我感到非常的氣憤,但我還是甚麼也沒說,繼續忍了下去。

情況就這樣持續發展下去。當同事們在辦公室裏說一些令人厭惡的笑話時,我就會離開人群,自己獨自吃午餐,或者非在不得以的情況下不和其他人說話,等等。那個時候我覺得我是作為一個好學員才那樣做,其實我是在逃避我的修煉環境。我忍耐得越多,我的問題就越多。漸漸的,我開始躲避周圍人和矛盾,然後試著忍耐更多。可是事情變得越來越糟。當我在場的時候,同事們經常覺得不舒服或表現得很緊張。我被迫要幹一些很過份的長時間工作。接著,其它一些同事犯下的錯誤又都賴到我的頭上來,而同時我還在幫他們解決他們所犯下的錯誤。我悟不到到底怎麼了,與學員之間又產生了種種的誤會。在這一切中,我沒能好好地向內找。我總是會試著找找自己的缺點,可是卻總是覺得自己是一個好學員,在不知不覺中,我覺得自己比那些人都好。我總是擔心他們會對我的修煉造成不必要的影響和干擾。我總是抱怨事情有多難,我怎樣被不公平的指責了。現在我認識到,我當時所說的都是個人利益,我還覺得自己比周圍的人好。

領悟到了那一點以後,我感到非常的慚愧和渺小。我決定要發掘其他人好的一面,不去批評或評價他們。我開始真誠的欣賞他們的優點和能力,並看我如何能向他們學習。一旦我有這一想法後,我的上司就請了一個人幫我,我的工作時間也減短了。自從我有了這一個新的態度以後,我發現我的內心變得平和了,我的笑容也多了。意外的,我的上司也開始說笑了,他的笑容也多了。有一天,他還開了一個玩笑說,如果有事不對了每個人就賴我好了。我聽了笑了起來,因為我能聽出是老師在用那些話給我指出一個重要的實際問題,學員應該總是向內找所有矛盾的起因。因為認識了這一點,我對同事更友善了。我覺得我要感謝同事對我提高的幫助。

在我說明我是大法學員並向同事解釋大法在中國受到鎮壓以後,我的工作環境有了很大的改善。可那只是一個非常籠統和很淺的討論,我擔心還沒解釋清楚。過去,沒有人對我有太多的了解,我也不對外人說我自己的事。我覺得我的同事根本不可能了解和尊敬大法,但是我又錯了。

因為我思想上的差距,以前的各種各樣的干擾才會衝著我來。過去,如果我要參加一些大法的活動或集體學法時,我工作上的事也就要求我在最後一分鐘還在加班,對此我感到很不滿。可是自從我承認是大法學員以後,他們對我更加尊敬了,所有的一切都變得祥和了。我想這是因為我終於向他們展示了我的內心,而不是隱藏和保護它的原故。同事們在辦公室裏不再當著我面前講髒話了。但就算他們說了,我也還是和藹的對待他們,並沒有對他們很嚴厲。我善意地向一個女孩指出她的一個很不好的習慣,我跟她說她長得很可愛,可是她不應該說髒話。她一臉羞愧地看著我,對我說報歉,從那以後她再也沒有說髒話了。當我的上司蠻不講理或很小氣時,我告訴他我從他那學到了不少東西,並對他所承擔的一切表示感謝。這一切都是發自我內心的。突然間,不但整個辦公室的情形改變了,所有的人也開始分享一些有趣的事情或者在我面前表現出他們好的一面來。

這個禮拜我聽說有一個同事抽出時間來幫了我,讓我省了很多時間和精力。(這個同事以前是眾所周知的跟我過不去,而且總是破壞我的形像。)更不可思議的是,他幫了我之後,並沒去邀功,也不在人前自誇,簡直不可相信。當想到他內心的改變時,我哭了。他內心的變化令他放下了他平常做事的方式,做了一件出自善意的事。在這以前,我想過要離開這家公司,找一份容易的工作,可以有更多的時間修煉。現在我明白到我已經有了最好的修煉環境。

在過去的幾個月裏,我對甚麼是修煉有了在一個新的層次的理解。我已完全不再擔心我個人修煉的時間和機會。我只想利用好每一個修煉的機會,做到在矛盾面前不動心。實際上,這種態度使我的修煉得到了提高,並更快地消除了障礙,我的修煉環境變得越來越好了。真的,是你的不會丟。在這過去的一年裏,我學到的是突破個人修煉的框框才能達到對法理更成熟的理解,如為他人著想,在每一個活動中尋找能提高的機會,做任何事都按法的要求,做正確的事,而不是按照我覺得應該是怎樣或我比較喜歡怎樣。我儘量做到用一顆真正「善」的心去對待任何事。我覺得我也能做出我應有的貢獻,而不是等其他人來做。

我個人對成為大法的一粒子的理解是:成為大法的一粒子是我們慈悲的老師對我們修煉必須達到下一個層次的提示。所有那些時間不夠用,誰惹你不高興,或者你能還是不能做一些事的擔心都是無關緊要的。這些擔心阻礙了這強大的法通過我們每一個人去改變我們周圍的環境並恢復原來的標準。

成為大法中的一粒子和在修煉中逐漸成熟讓我更能善待一切,提高了我智慧的層次,教會了我忍是在任何環境下都要保持最高標準要求自己,不是痛苦地忍耐。我感覺到我的認識更深刻了,我希望我能做得更好。

(一名美國西人學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