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內瓦法會後的反思

【明慧網2001年3月28日】 網上關於日內瓦的活動報導和花絮已經很多了,也很鼓舞人心,這裏想寫一篇反思,也許會有另一方面的作用吧。每一次法會後往往正面的報導很多,對弘揚大法、窒息邪惡有很大的作用,但是我們自己的反思也會讓我們有更多的提高, 讓我們把工作作得更好,那麼邪惡會更害怕。

我們到底去日內瓦做甚麼呢?開個很好的交流會嗎?恐怕不止於此。頭天的法會非常好,很多弟子的心得讓我身受裨益。但是,怎麼才能讓學員把法會的精神和狀態貫穿於後幾天的活動之中,在實踐中進一步提高呢?我們有上千學員在,難道他們的作用就僅進侷限於集體煉功時多一些人、場面更壯觀一點嗎?至少我遇到的學員中就有很多人是很希望能多作些甚麼的。

我記得法會交流中一個法國弟子談到的在徵集簽名的過程中的巨大提高,很多弟子都深受啟發,那麼為甚麼我們後幾天中不在煉功之餘上街去徵集簽名呢?這次我遇到一個加拿大的學員,表面上不起眼的一個老太太,可她一人就在加拿大徵集了上千個簽名。邪惡不是帶來了所謂的「百萬簽名」嗎?說個笑話,全世界70多億人口,只有12億在中國。法輪功是世界性的,那個所謂的「百萬」能說明甚麼問題呢?有人說別理邪惡那一套,超脫一些。可是我想,我們不用和他們一般見識,但「百萬簽名」是邪惡手中的一張牌,它要起它的邪惡作用,我們就要儘量想辦法揭露它、抑制它。

我們前三天得到了很多媒體的支持,這是師父的安排和眾多學員付出的結果。如果我們的學員充份利用了在日內瓦的時間,在集體煉功之餘積極上街,遍及日內瓦的各個角落的去徵集簽名、說明真相,那麼學員又是怎樣一個狀態呢?換一個角度,如果我們的學員即使不在日內瓦也積極通過各種渠道徵集簽名,那麼我們因為客觀條件到不了日內瓦的學員,不是也起到了支持日內瓦的作用嗎?如果我們全球的海外學員都動起來,那又是怎樣的集體護法和整體提高的狀態呢?

江澤民派了五百人的隊伍去日內瓦搞鬼,可見邪惡對這件事的重視程度。那麼我們每個學員對這個事的重視程度呢?到日內瓦絕不是僅僅為了法會,為了在反反復復的交流中提高,而是要充份起到窒息邪惡的作用的同時提高著自己。我們的心態是完全落在法上,完全是一個作為人間護法神的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呢,還是說我們仍只是修煉自我提高的心態?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人就自己那點難,人與人之間就那點事呀,還有很多心還不能去呢!」如果我們真的把自己融於正法護法之中,有很多執著是很容易去掉的。

我們的活動結束了,我們回家了,喘口氣了,可是邪惡還留在聯合國裏面活動著。法會的三天過去了,邪惡可以充份猖獗了?上星期五在聯合國內的一名非政府組織的人士因替法輪功說公道話就被邪惡當面侮辱,可見邪惡之瘋狂。那麼反過來看這不是在告訴我們海外學員,我們還做得很不夠嗎?邪惡之頭要在4月5-17日出訪拉丁美洲五個國家為18日聯合國的投票到處去拉票,我們修成的一面會聽憑他四處散布謠言去毒害將來能夠得法的那些有緣人嗎?

師父在新經文中講:「在常人社會中證實大法、揭露邪惡,看上去很像常人社會的工作,不是的。常人是為了自己的利益在做著一切,而我們所做的都是為了維護大法。這是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沒有為私為己的任何因素,是神聖的,是偉大的,是在面對真正的邪惡──舊的勢力,樹立覺者的偉大威德。」

個人理解:弟子的護法是非常重要的,那麼我們護法活動中弟子的集體積極參與就是非常重要的,這不僅是正法所必需,也是弟子走向圓滿之路。那麼作為活動的組織者就要特別注意要讓眾多的弟子都有參與的機會,充份發揮每個弟子的作用。而我們目前的狀態好像是往往是一些弟子在忙碌著,而很多弟子卻只被侷限在一種去支持一個甚麼活動的狀態。另外,常人社會也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來支持我們,但那是對表面的邪惡起作用;弟子有修成的神的一面,所以才能真正的面對邪惡和宇宙中舊的勢力。

作為弟子,我們首先在思想上不能承認這場邪惡,不能因為我們在這場邪惡之中的各種消業和提高而承認這場邪惡。師父在大湖區的講法中說:「這一切我是不能承認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這場邪惡。」這次在日內瓦的活動,由於經歷了一些邪惡的干擾,所以有一個指導思想是:能把這幾天的活動順順利利辦下來就不錯了,就達到我們的目的了。這種思想本身也許就是對邪惡的承認、對邪惡的讓步。對大法缺乏足夠的信心,我們的心態就變得小心翼翼,生怕我們作錯了甚麼被邪惡鑽了空子。出於對大法負責而有的小心謹慎是完全必要的,但是有沒有攙雜各種怕心和人的思想的因素呢?如果有,我們就無法具備師父講的「兩腳踏千魔」、「大道無敵天地行」的氣魄。

這次有一個思想形成了干擾,說「這是歐洲,人都比較保守,不要太激進,做個無助的受迫害者就行了」。我們覺得這個問題要從法上認識清楚。我們講真相、揭露邪惡迫害,是為了給人們正面接觸大法的機會,幫助人們建立對大法的正確認識,以此救渡世人。我們需要認識和照顧到歐洲文化的特點,但我們不能為人的東西所障礙住。我們能有今天的局面,一切都是因為大法,因為我們心中有大法。大法給我們帶來的境界、我們修出的純正的能量場讓人們感到大法弟子的善良、坦誠和堅定,讓人們體會到「真善忍」無私的威力,從而對大法產生好感。從根本上說,不管是直接的還是間接的,人們支持的是不是應該是真善忍中哪一層的理,而不是能幹的強人、或者可憐的受害者呢?其實,如果是受迫害者的心態,那是不是首先就是承認了這場迫害呢?用受害者的心態做著常人的事情而忽略了正法和修煉提高的因素,會把我們自己侷限住的。

放下人的觀念,大法的威力才能在我們身上體現出來。這次送資料的學員有很多都有奇蹟般的經歷。有的弟子在短短兩天內約到了很多面談的機會,有的弟子被邀請到家中面談幾個小時,根本不是我們事先用人的思想想像的那樣。

另外,反省前一段的狀態,我們自己在工作中不知不覺中污染了許多人的東西。比如,有越來越看重做事的表面形式的趨勢,弟子之間的情面有時也很難突破等。師父指出了邪惡的結局,我們有的人內心就好像等著正法結束了,忘了師父「不能掉以輕心」的明示,而且做事也侷限在具體工作和短期效應,沒有大局和長遠的目光。這些也都是自己沒有真正靜下心來多學法的結果。

這次我們深深感受到正法進程的飛快,很多事情是同時快速發生著。用人的思想指導我們做事,事情只有人間的效率,符合人間的理;擺脫人的思想的束縛,事情就有超越人的效率。這次和各國使團和政府的接觸,讓我們意識到許多國家的人已經開始接觸大法了,門已經開了。有學員遇到了非洲的人、阿拉伯國家的人,都對大法感興趣。江的出訪南美,也許正是告訴我們南美的人也可大面積知道法了。我們要加快自己的步伐,突破人的各種觀念,跟上正法的進程。

以上個人體會,想到哪兒就寫下,不妥的地方請指正。


一北美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