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法會發言稿:成為大法的一粒子的過程(瑞典)


【明慧網2001年3月25日】 我叫馬林.諾斯,34歲。在我還是一個兒童的時候,我就覺得除了我們表面能夠看到的東西外還有另外的東西存在。我父母不信宗教。但我總覺得有神在看護著我們。當我讀到耶穌基督的故事時我非常激動,我隱隱地覺得那是真實的。長大一些後,我開始大量閱讀有關前世、各種宗教的書。但是直到1998年6月的一天,當我讀到《轉法輪》一書的時候我才知道我找到了真理。那一天,我從心裏接受了大法,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

修煉大法改變了我的整個生活。把一個不安、彷惶、自私的我變成了一個更加和諧、平靜而快樂的人。法輪大法不僅從表面上改變了我,而且從根本上改變了我的思想和價值觀念。修煉大法讓我認識到要變成一個更加無私、真正的人,我必須有勇氣誠心地向內找。

師父幫助我改變了我的心。我意識到了真正的和平的基礎,無論是內在的還是外在的,是依照宇宙的法理真、善、忍而生活。我每天都能夠驗證這一點。我體會到我能給孩子做一個更好的榜樣,如何教育我的女兒也變的容易了。我把為人母當作一個發現自己執著心的好機會,不斷地提高自己的心性,作一個更好的媽媽,作一個更好的人。我知道所有遇到的問題只不過是我的執著心的反映,它們能幫助我發現我的缺點。我的丈夫和他14歲的兒子也是大法弟子。我們之間的關係因為修大法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許多我們以前的矛盾因為修大法而消失了。我們從法的角度出發,能夠相互理解,並用修煉人的心態來處理我們之間的矛盾。我還發現我同朋友之間的關係也改善了。我能用更博大的胸懷去理解別人。我對師父無限感激,難以言表。

2000年夏天,我參加了在瑞典西部舉辦的為期兩週的學法煉功交流心得活動。通過這次活動,我的修煉發生了巨大變化。在師父首次關於我們作為大法的粒子的講法後,我突然對作為法的一部份的真正含義有了深刻的理解。我環顧周圍的同修們,一種無限偉大和崇高的感覺充滿了我的心。我們是一個整體。這是多麼的美好!我似乎明白了一切,無需任何語言。我的心徹底平靜了。

儘管這種感受過了一段時間後漸漸隱去,我開始悟到了我們互相幫助是多麼的重要。我們是一個整體,我們應該一起昇華。我悟到了向同修們敞開我的心扉的重要性。我怎麼能在掩蓋自己的缺點和執著心中提高呢?如果我向別人分享我的經歷、教訓和我悟到的東西,這也許會對其他的修煉人有所幫助。我還悟到對別人不抱有任何偏見和不讓我們的感覺和怕心支配我們的行為是非常重要的。師父在《轉法輪》中寫到:「你比如說,人與人之間有矛盾,你好啊,他不好啊,你修煉的好啊,他修煉的不好啊,這些本身就是矛盾。咱就說一般的,我要幹甚麼幹甚麼,現在這件事該怎麼做怎麼做,可能無意中就傷了誰。」如果我們有足夠大的善心相互幫助,我們就能夠一起更快地昇華。

在幫助正法的過程中,我發現我特別容易用自己的怕心去衡量他人。一次,我打了幾個電話去約見一些重要人物。剛開始,事情非常順利,反映也很良好。後來,我突然遇到阻力。碰巧打電話給一個不友好的人。馬上,我的怕心就上來了。我開始考慮選擇該給甚麼樣的人打電話,甚麼樣的人會有興趣等等。很快,我意識到自己在衡量別人。難道誰有機會得法是由我說了算的嗎?多麼可怕呀!我悟到那是我的關。同時我悟到所有的生命都應該有機會聽聞大法,無論他們是否觸及我的怕心。所有的生命都應該有機會得法和擺放他們生命未來的位置。否則,我怎麼談得上善呢?

我記起了師父那些讓我感動的熱淚盈眶的話。在2000年10月美國西部法會上,師父說,「在這個邪惡鋪天蓋地而來的這一個時期當中有多少人被惡毒的謠言、被欺世的謊言所矇蔽,帶著仇恨的心理對待著大法和我的弟子,這樣的人在未來註定是要淘汰掉的。可是就是這樣,我們經過講真相使他明白事實,去掉了原來的想法與惡念,他很可能就有救了。(鼓掌)我們在向世間講清真相並不是在搞甚麼政治鬥爭、針對某些事情在做甚麼。我告訴你們,這是你們的慈悲,是你們真正地在度未來的人! 」師父的慈悲真是無以言表啊!

在幫助正法做一些具體的工作時,我還悟到了另一點。通常,事情開始的時候進展順利。但是我常常會陷入具體工作中,當我們遇到各種阻力時,我便開始注重事情的結果而忘了修煉。突然我們變得很忙,我便忘了向內找。我以為我一直在向內找,但過後我才意識到我所看到的只是真象的局部。從這一點上我悟到,如果我們能不斷地向內找、去掉我們的執著心,而不單單是注重具體的工作,一切都會非常順利,沒有阻力.

我應該加大我的心的容量,善待一切生命。我清醒地意識到了我一直忙於向人講述法輪大法以至於不顧他人的反映。我一直以為我能夠聽取他人的意見,但實際上,我總是很沒耐心地等待他們停止談論,以便我能夠向他們談論大法。因為我對如何幫助正法理解的不正確,我一直沒有真正地用善心來幫助師父去救渡世人。我一直認為我應該不斷地向人講述大法,只有這樣他們才能理解大法。可是他們又如何感受法是甚麼呢?

「同化大法」,「作為大法的一粒子」這些句子我已經讀過很多遍了。現在,我對它們的理解加深了。如果我真正成為大法的一粒子,真正同化大法,無需過多的言語,該說的話都應該是無所求而自得的。如果我沒有任何私心,對他人懷有慈悲,奇蹟就會發生。悟到這一點後,我立即得到了證實。當我在洪法時,一對南斯拉夫婦女停下來和我說話。她們中一位告訴我前南斯拉夫的情況和一位詩人因為他的詩而遭到迫害的事。頭一次,我真正地體會到我願意聽她講,不像以前那樣急於談論大法。我全心全意地聽她講。後來,她很自然地談到了法輪功。於是我便向她講述了中國的情形以及法輪功的基礎是真、善、忍法理。她即刻的反映是:「你知道嗎,這恰好是你所散發出來的!」於是我明白了那竟是如此簡單!如果我成為大法的一粒子,大法的玄妙和光燄將會通過我展現出來,自然地影響我周圍的一切。

我最近的經歷使我想到了師父的一首詩「融法」:「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共同精進,前程光明。」

(寫於斯德哥爾摩,發表於2001年日內瓦法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