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得真經


【明慧網2001年3月25日】 我叫瑪格達琳娜。1995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今天,我要向大家講述法輪大法給予了我甚麼。

首先,我簡單陳述一下我得法以前的情況。

得法前,我是一個疾病纏身的人。從生下來起,身體就不好。沒人能說得清到底是為甚麼。我渾身無力、抵抗力差,似乎隨時都會暈倒。外面流行甚麼病,我都沒有拉下。我的父母抱著我東奔西跑,到處求醫。醫生們除了開些營養藥、建議多吸些新鮮空氣和改換飲食外,他們對我無能為力。有一次在我生命垂危的時刻,我那信奉上帝的父親在不知所措的情況下跑到教堂,祈求上帝的幫助。他向上帝發誓:如能讓我活下來,他將把一個月的工資奉獻出來。我脫離了危險,我父親按誓約把月工資交給了教堂。

我雖然脫離了危險,時而好些,但我身體仍然很虛弱。不用打針吃藥的日子很少。儘管我注意體育鍛煉、吃營養藥片、看醫生、不吸煙和不喝酒,但是我還是在26歲時肌肉萎縮。我不能自如地控制身體活動。醫生懷疑是癲癇病,是不治之症。醫生說:"你心臟有毛病,你今後要每天打針服藥。"更不幸的是在我36歲時,我得了肺癌。我接受了放療。然而,癌細胞不但未被制止,反而卻擴散到全身。我開始了化療。我感覺一天不如一天,不知如何是好。醫生所能做的無非是給我些鎮痛劑。我對人生絕望的同時,似乎有甚麼原因讓我掙扎著要活下來。

醫院不能救我,我開始尋求其他的治療方法。希望能從中得救。幾年中,我花了相當可觀的錢財,接觸了世界上幾乎所有身體和精神方面的治療方法和醫療氣功以求得身心的好轉。但我仍然很弱。一個症狀似乎消失了,可另一個症狀卻又出現了。就這樣循環往返著。我繼續掙扎著,尋找著。

1995年,通過一個熟人的介紹,我接觸到了法輪功。在我參加集體煉功不長的一段時間,我的病症一個個地消失了。我奇蹟般地恢復了健康。如今,49歲的我終於嘗到了身體無病的滋味。我感到一身輕。我再不用吃藥,不用看心理醫生,更無需採用甚麼體育鍛煉了。

能夠體驗到身體無病的感覺,是用語言難以表達出來的。只有那些親身經歷過的人才能懂得。我知道,能夠得到一個健康的身體只是修煉大法的副產品。一個真正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在其修煉的開始就能得到身體的淨化。

我明白,修正法可以使真正修煉的人得度。

大法不僅使我的身體得到了淨化,還使我明白了我為甚麼要作為一個人活在這個世上。大法不僅給了我新生,還使我懂得了甚麼是真正的對與錯、好與壞。大法教會了我提高心性是修煉的關鍵。大法給我提供了一個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返本歸真和功成圓滿的機會。

為此,我要深深地向我們的李老師道謝,謝謝您,李老師!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