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邪惡----日內瓦法會花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1年3月24日】 一、新聞發布會的場外

3月19日(週一)法輪功新聞發布會開始前一個小時,幾位中國人模樣的人來到舉辦發布會的餐館。其中有人自稱路過、之前並不知道這裏有甚麼事,有人自稱「看過《轉法輪》,但有很多問題要請教學員」,並私下問某些學員「能否請你吃晚飯」,甚至是「能否在某地(該學員的所來的國家地區)請吃飯」,均遭到拒絕。還有的自稱是某中文報社記者,或者是新華社記者,試圖進入會場,但是因為他們沒有邀請信,都被要求離開會場。

一名新華社記者偷偷溜進會場後馬上被認出,並被要求離開,他開始用法文在會場門口(餐館的一個房間)大吵大嚷,講甚麼「新聞自由」。學員們自始至終保持了冷靜、平和的心態,向他解釋「這是私人約會。我們有權決定邀請誰,不邀請誰。」此人仍然高聲吵鬧不止,並擋在餐館過道上,妨礙了餐館內的正常營業。其潑皮、耍賴的風度與這家高級餐館的高雅格調格格不入,也與堂堂大國的官方媒體記者的身份極不相稱,令所有在場的餐館工作人員和西方媒體記者側目,極大的損害了中國人形像。

當學員告訴該記者他再這樣歇斯底里下去只好叫警察了,該記者開始時還氣勢洶洶的講「我就要等警察」云云,並與在場外的西方媒體記者一一私下接觸,蠱惑視聽。西方記者們都對他的言辭顯得興趣索然。

然而在警察到來之前,此人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二、集體煉功的場外

週二在聯合國外集體煉功時,負責場外秩序的學員注意到有兩個中國人面孔的人,扛著很大的(專業)攝像機和照象機,在近距離地拍煉功場面。他上前問這兩人的身份,並要求他們出示證件。兩人自稱記者,但他們所謂的「記者證」上只有一個詞「中國」,並不能說明他們有記者的身份。學員告訴他們不得擅自拍照、錄影,除非得到被拍人的許可。

那兩人站得遠了些,還在拍個不停。再次被警告後,其中一人換成了小相機。學員只好在他們選好位置、對好鏡頭時,用身體擋在鏡頭前,不准他們拍。這兩人從草坪的側邊繞到後邊,再繞到側後方,每次都被學員擋住。

氣急敗壞中他們還不停地換著「說法」,從記者報導變成「私人拍照」,「給我家人看的…」,甚至還編出了個小故事給學員聽,以期打動人心。最後變成了一句話的哀求,「就一張,就一張…」 這位瑞士學員回答道,「多一張照片很可能就意味著多一個(在中國的)死亡。160已經夠多了。必須結束了。」他後來告訴大家,當他挺身擋在鏡頭前時,他覺得不能給邪惡任何一點點空間喘息,必須「窒息邪惡」。

最後,當學員報了警,5、6位警察從不遠處走來時,那兩個人還沒等他們到,就飛快的離開了。整個過程持續了約10分鐘,全部有錄像為證。

(歐洲學員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