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崑崙教授瑞士答問」補記 ─ 兼論科學精神


【明慧網2001年3月23日】 筆者昨日的「張崑崙教授瑞士答問」成文之後,才知道那位在日內瓦向張教授發難的男子原來是中國的一位所謂「著名」的「反偽科學人士」(姑隱其名,免污我文)。此人的表現實在出乎筆者的意料,儘管筆者以前對此人從未有任何過高的期許。

這位「人士」想必以科學的衛士自詡。但他也許忘了,科學的根本精神是任何人都有獨立思考的權利,有不同意見的雙方可以平等地發表自己的見解。 一方不會把另一方關進監獄強行洗腦,更不會在對方完全喪失思考能力的情況下強迫對方「悔過」。而張崑崙教授所遭遇的恰恰是這種精神虐待。大家知道,電視上幾十秒鐘的廣告就足以對觀眾的思想產生很大的影響,相比之下,監獄中的轟炸式洗腦的「威力」也就可想而知了。這位「人士」居然把這種洗腦的惡果拿出來責問受害者,其科學良知由此可見一斑。

近年來市面上名聲大噪的幾個所謂「人士」,都是沒有任何學術成就的人。科研上的建樹需要有對學問真正的熱愛和「愚人千慮、偶有一得」的恆心。但這種虔誠的敬業精神卻是這幾位想走終南捷徑的「聰明人」所不具備的。而向張教授發難的這位「人士」更是其中的等而下者。在要求以英法文提問的會議上,這位科學的衛道士不得不依靠他人的翻譯,而他所出口的問題不僅毫無科學水平,而且完全玷污了科學精神。會後他對張教授這位年近六旬的老實人的責辱更是毫無教養且言不及意,使筆者當時實在無法想像此人竟是一位為中國政府欣賞有加的「人士」。

這種為世俗政權充當思想打手的「鬥人士」在今天所起的作用,恰如哥白尼、布魯諾時代的「宗教裁判所」。以完全違背科學精神的「宗教裁判所」方式對待異見者,真的能有益於科學嗎?中國出了這些「鬥人士」,中共政府也不斷地高喊「發展科學,破除迷信」的口號,但中國的學術水平真的因此而提高了嗎?在今天的中國,當權者的兒子、妹妹可以出任科學院、林學院的副院長或院長,到底甚麼才是科學最大的敵人呢?

西方一位哲人有句名言:「我不同意你說的話,但我堅決捍衛你說話的權利。」而中國政府培養的這些「鬥人士」所信奉的卻是「我不同意你說的話,所以我堅決剝奪你說話的權利;而且我要對你洗腦,直到把你轉化。接受轉化是你的恥辱,但你應該永世不得醒悟,不得回歸真理。」當今中國社會推崇的這種以對異見的不依不饒的迫害來「維護科學」,實在是對科學的最大嘲諷。

(於日內瓦大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