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小弟子們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2001年3月22日】 我們班有4個小弟子,他們的事蹟非常感人,給了我很大鼓舞與提高。現在我想寫出來,和大家共同分享他們的苦與樂。

我們班有一個小女孩,她叫小夢。自從99年7月22日以後,她對法也沒有動搖,仍然堅定不移。她自己有一個小屋,每天放學回家,她就對媽媽說今天作業很多,把門一鎖,趕緊學法煉功,每天堅持不斷。小夢94年底在哈爾濱參加過師父的講法班(當時她才4歲),師父講完法去了她的幼兒園,師父走到她面前,慈悲地摸摸她的小腦瓜,她只是憨乎乎地望著師父笑。失去母愛後,小夢一進她的小屋,就感到師父在摸她的頭,和當年一樣,她立刻感到師父的慈悲。

我們班有一個小男孩學法不太精進,又加上媽媽在押。給他的打擊很大。我媽整天讓我去安慰他,可我一點也不想去,還認為沒有必要,可小夢卻天天去安慰他,對他說:「別難過,你媽媽做的是一件最偉大最神聖的事,你想不想跟師父回家呀!咱們一定要做好,不要讓師父難過。」

還有一個小孩叫成才,他很愛哭,就像個女孩似的,我們四個經常在一起交流,傳經文,他就把媽媽悟到的法理講給我們聽,因他表達能力不好,記性差,就記在小本上。有一天執著心起來了,下課忘拿小本了,他對我們說,我忘拿小本了,我回去拿來。結果我們一直等到上課也沒見他回來,只好進屋上課,卻看見他在講台一邊抹眼淚。下課了,我們問他為甚麼。他一邊哭一邊說:「我回去拿小本,老師說:‘現在不讓進教室,你怎麼敢隨便進來,站著去!’」成才和他媽媽及一些同修在外公開煉功,他和媽媽站在第一排。他抱輪時,嚇得兩隻手直打顫顫,輪都沒抱圓,一邊左右看一邊對媽媽說:「完了,完了,警察來了!」他媽媽說,別慌!他才有些鎮定。後來媽媽進了監獄,三進三出,到最後一次的時候,他怕他媽再進監獄,每天放學恨不得一口氣跑到家,看看媽媽在不在,如果在家,就鬆了一口氣。

還有一個學法不太精進的小男孩兒,叫球球,因他媽媽上訪,抓回後進了監獄,給他的壓力非常大,他原來是一個球迷,一下課就捧個球去踢,自從媽媽進去以後,他再也不踢了,一步一步低著頭下樓,臉對著樹,低頭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兒。有一天上課,他想他媽,溜了號,老師說:「球球,臉對著牆,站著去!」過了一會他「哇」地一聲大哭起來,說:「我想我……」老師怕他把消息洩露出來,忙說:「好好好,別說了,別說了,趕緊坐下吧!」他才不哭了。

我們學校還有一個小女孩,叫銅鈴,今年9歲。她經常和媽媽一塊去發材料。告訴她媽媽在哪裏發最好,提供地點。有一次,她悄悄地帶了一隻粉筆在樓洞的牆上寫了一行「法輪大法好」。在坐車時,她有時就帶上一份材料放在座位上,救渡世人。那時她媽媽總是走不出去,她就對媽媽說:「媽媽,你怎麼還不去北京呀?你都把我給耽誤了!」

還有一個叫小雪的小女孩,她才7歲,別看她年紀小,可是對法理可明白了!有一次,有一個轉化的人到她家做她媽媽的轉化工作,媽媽立即糊塗了,等那人走後,她對媽媽說:「媽媽,她是個大魔鬼你怎麼能聽她的話呢!」那人給小雪買的西瓜,她媽讓她吃,她說:「媽媽,我不吃魔鬼買的西瓜,我要到欣姐姐家去!」後來,小雪一見到我媽就說:「阿姨,我媽她怕了!她怕了!」小雪的媽媽發傳單的時候,手直打顫,傳單就塞不進去了(塞門縫),她就說:「你把著我,我塞,」接著,就塞了進去。有段時間,小雪媽不太精進,小雪上學的時候就看見師父在黑板前盤腿打手印,還看見好多法輪、光圈等。一天,小雪悄悄地拿了一份材料,也沒有告訴媽媽自己上了一家複印店,把這份材料遞給那個阿姨說:「阿姨,這是我撿的,你看看吧,我覺得挺好的。」

這就是發生在我身邊小弟子的故事。

現在,我想寫一寫師父對我的慈悲與關心。

我的媽媽自從去北京以後抓了回來,進了監獄,因為她堅決不寫「不進京不上訪」的保證,三進三出,到最後一次的時候,我受不了了,在家大哭起來,當晚就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來了,告訴我說:「別哭了!你媽媽一個星期就能回來!」我當時也不太信,只是想:「這能是真的嗎?」在我媽放出來的前一天,師父又通過做夢告訴我,你媽媽明天就出來了!我又想:「可能是師父看我可憐,安慰我。」當時也沒有當真。沒想到我媽第二天真就回來了。

還有我們同年級的小弟子,他媽也在監獄裏,他整天在家哭,很傷心,在他媽放出來的前兩天,師父把他媽媽出來的日期、幾點鐘都告訴他了,他媽媽果真是那個時候出來的。他曾告訴我說:「師父好慈悲呀!」

現在我已經無法回學校上學了,可是這些小弟子的事將永遠鼓舞著我精進。我們一定做師父的真修小弟子,跟著師父回家。

大陸小弟子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