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崑崙教授瑞士答問

--- 兼評質問者的「強姦犯心態」

|

【明慧網2001年3月22日】 3月21日晚7時,大赦國際日內瓦大學分部和瑞士法輪功協會在位於 Uni Mail 的日內瓦大學聯合舉辦研討會,討論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折磨和精神洗腦問題。大赦國際代表和幾位法輪功學員作了發言。

作為先是酷刑折磨而後為精神洗腦的雙重受害者,張崑崙教授出席了這次研討會並作了發言。張教授發言後,馬上有兩位身份不明的人開始提問。一個男士更是以話劇般的語言質問張教授所謂「決裂書」之事。在其提問時,馬上另一身份不明的男士未經許可沖到前面攝影,一副要為中央電視台推出一部新戲的架式。

張教授的回答讓人看到了他本人純樸忠厚的品質,和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寧靜祥和的心態。張教授顯然不是一位辯論家,但其誠樸善意的回答打動了在座很多人的心。張教授講述了他剛被非法拘捕後遭受到的酷刑折磨,接下來詳細回憶了中國政府在受到巨大國際壓力後轉而對他採取的封閉式洗腦以及種種欺騙行為。張教授指出他在連續強迫洗腦所造成極度精神疲勞以至神智不清的情況下的言行根本不代表他本人的真正意願。最後張教授善意地對質問者說:「你是相信我現在作為一個自由人講的話,還是相信我在監獄中無人身和精神自由時講的話呢?」

會後,那個身份不明的質問者又緊追不捨地走到了張教授面前大聲責備張教授的人格。張教授仍然平和地拿出他寫給對他洗腦的監獄工作人員的信作為回答。後來那個質問者及其同行的幾人悻悻離去。

這位質問者拿出張教授被強制洗腦情況下所寫的所謂「決裂」質問張教授,就如同一個強姦犯得意洋洋地當眾質問被他強姦的女子為何「失貞」一樣。如此對待一位六旬的忠厚長者,不知於心何忍。

鄧小平曾有一篇舉世聞名的大作:「永不翻案」。不知這位質問者是否也會拿著這篇盡人皆知的文字質問鄧氏的人格。縱觀中共黨史,毛澤東以下哪個所謂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沒有寫過違心的檢查?再想想「六四」屠城之後,有多少中國人違心地寫過「五十六天的回顧與反思」?到底誰應該受到譴責?

斯大林時代,他的政敵都被推上「人民」法庭受到「審判」。而在審判過程中,這些曾經意志堅強的「布爾什維克」都竭盡所能地痛罵自己、侮辱自己,遠比檢察官還賣力。可想而知他們經受了何等的恫嚇和精神摧殘。難道我們應該因此就認為這些人罪有應得嗎?

好在西方文明社會的理念不認為「俘虜」是罪犯,他們被釋放回國時受到凱旋英雄一樣的歡呼和喝彩,而不是像在中國一樣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李洪志先生也慈悲地表示對在被迫害得神智不清的情況下寫的「悔過書」之類的東西不予承認。覺者偉大的慈悲令人落淚。

在此謹希望某些人:不要再為摧殘良知、扭曲人性的犯罪集團去如此賣力地維護和叫好,更不要在西方文明社會展示你們的「強姦犯」心態。

(瑞士日內瓦來稿)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3/22/5627.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