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北京崇文區看守所

【明慧網2001年3月20日】 依然是抱著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依然是抱著相信政府、無私無我為每一個人負責的心,我的這位功友──吳XX,放下準備結婚的兒子、病重在床的老母親,於2000年10月5日與老伴一起又踏上了去北京向世人證實法輪大法的旅程,算來這已是她第五次依法進京上訪了。這次進京她親身經受了江澤民集團更邪惡的暴行──聽著她的敘述,那令人類、令中華、令每一個有善念的人蒙恥的一幕幕好像就發生在眼前……

一、天安門廣場

2000年10月5日上午10:30左右到達天安門廣場。

整個天安門廣場遍布的都是警車、便衣;裝有大法弟子的車一輛接一輛;兩個年輕男大法弟子被便衣打得口鼻淌血,滿臉都是血跡;兩個正在打條幅的大法弟子被便衣摁倒在地拳腳相加……看到這些,吳XX夫婦毫不猶豫掏出早已準備好的條幅「法輪大法好」,向世人展開,邪惡之徒害怕之極,迅速撲過來將2人摔倒在地,並強行拖上警車,車上早已裝滿大法弟子。

二、天安門派出所

天安門派出所的前院、後院、地下室都關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大法弟子,而且仍陸續不斷地有弟子被送入,大法弟子們被便衣打得傷勢有輕有重。由於大法弟子太多,就被分送到不同的派出所。吳XX等被送到了崇文區派出所,老伴不知去向。

三、崇文區派出所

中午前後吳XX等6名大法女弟子被非法送進崇文區派出所。

1.到派出所後被強行脫光衣服,連內衣褲都得脫去,進行所謂的檢查、搜身。學員們不配合就遭辱罵,還叫嚷著:「沒讓你們在露天脫衣服,對你們夠好了!」

一大法弟子帶有身份證被強行送回原籍。吳XX身上帶有一傳呼號紙條,為了不使更多的善良人遭迫害,吳當即把紙條放入口中,被兩警察用手死死卡住脖子不放,幾乎窒息。吳心生一念:「有甚麼可怕的!」同修們也齊聲聲援:「不許打人!」傳呼號紙條被吞咽,邪惡之徒沒有得逞。

2.被關在鐵籠裏。為窒息邪惡、制止江澤民集團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的非法迫害,5位大法弟子(來自全國不同地區)堅決要求無條件釋放。

3.警察氣急敗壞,兩名警察對付一名大法弟子,連拖帶拽,將她們拖到後院,有的拖壞了衣褲,有的拖傷了身體。

4.反銬在後院的大樹或柱子上,長達3、4個小時,樹很粗,數九寒天有的被銬得暈死過去。

5.為窒息邪惡,大法弟子齊聲要求:「還我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無條件釋放!」被警察強行用爛白菜幫、擦桌布等髒物堵住嘴。

這就是在江澤民集團淫威下的「中國人權最好時期」,中國最善良人所享受到的「人權」!

6.10月6日被強行送往崇文區看守所。

四、崇文區派出所到看守所途中:

1.崇文區派出所門口:10月6日下午3:00─4:00,崇文區派出所警察將5位大法弟子連銬在一起(一個人在中間,一邊銬兩個)。由於不配合邪惡,警察將學員摔倒在地,5人滾成一團。警察拳打腳踢,同時用力拽銬。學員的手腕被銬子吃進很深,疼痛難忍。

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警察們在群眾壓力面前,大概也知道這樣對待如自己母親般年紀的婦女,實在是可恥,才解開銬,並強行拽上車。2.車上:警察們口出污言穢語,不堪入耳。要不是親眼目睹、親耳所聞,真正想像不出中國的「人民警察」,而且是北京首都天安門派出所的警察,竟是如此的一副嘴臉,真給中國人丟臉,中華民族文明的禮儀也被這群邪惡之徒玷污貽盡!

五、崇文區看守所(2000年10月6日─10月16日)

10月6日下午5位大法弟子又被非法關進崇文區看守所。警察告訴看守所:「這幾個都是頑固分子,要好好收拾收拾她們!」

檢查完身體,辦完手續被送進女7號牢房,稍後又送進2名大法弟子,7號女牢房共有7名大法弟子。據說7號女牢最惡。

剛進牢房還沒等歇口氣,眼見6個犯人(多是吸毒或販毒犯,最惡者是吸毒犯劉紅彥和犯人頭劉XX),連晚飯都顧不得吃(5:30左右),就摩拳擦掌:有的換上短衣短褲,有的挽胳膊、挽腿,一片殺氣騰騰,同時嘴裏還叫嚷著:「不說姓名,看我們今晚如何收拾你們!」

7名大法弟子經受了從天安門廣場──天安門派出所──崇文區派出所──崇文區看守所這一路的邪惡迫害,人人身上都傷痕累累。可眼下面臨的又是崇文區看守所長達7個小時左右的殘暴折磨,下午5:30左右──凌晨2:30左右連續不斷:

1.犯人們對大法弟子拳腳相加,狠命地暴打,同時嘴裏不約而同地叫嚷著:「我們接的法輪功多了,都是這樣收拾她們的!我們就是不要良心了,我們就要減刑!上邊讓我們這樣幹,我們就這樣幹!」

2.暴打之後,逼迫5名大法弟子做「飛燕」姿勢,不做就強摁住不放;2名大法弟子被強摁在地上用涼水澆潑,連潑40多盆,身體被浸泡在水中,渾身冷得直哆嗦,上牙打下牙。

3.為「窒息邪惡」,大法弟子們齊聲背師父的《論語》、《洪吟》等。被犯人用擦廁所的毛巾塞住嘴並反捆雙手。又2名大法弟子被摁倒在地,被澆潑涼水20餘盆。

4.不配合邪惡!7名大法弟子抱成一團,被摁倒在地。犯人喪心病狂地用穿著膠底鞋或拖鞋的腳,不管身體甚麼部位,上來就狠命地連踢帶踹,頭髮都被揪得一團一團地掉。並瘋狂地吼叫著:「我們不怕死,不怕下地獄。我們就是打,打死你們政府給我們減刑!哪怕減一個月,減幾天也行!」從下午5:30至凌晨2:30左右,長達7個小時左右。其邪惡程度令人髮指。

打大法弟子的犯人已精疲力盡,躺下後,一個小時過去了,兩個小時過去了,她們久久不能入睡。她們都說:「我們這樣對待像我們母親般年紀的人,其實於心不忍……我們也看過你們的書,我們也知道你們大法好,我們也盼你們能早日把法正過來!但是上邊讓我們這樣幹,我們就這樣幹,我們就為減刑……」

崇文區看守所的許多幹警也都這樣說:「我們也知道你們大法好,我們也知道你們是好人,我們也盼你們能早日把法正過來。但上邊讓我們這樣對你們,我們也沒辦法。」

又是「上邊」!這層層的「上邊」一直到江澤民,就這樣層層地扼殺著人的善念,人的良心道德!這樣下去,我們的國家將走向何處?我們的子孫後代面臨的將是甚麼?善良的人們,該醒醒了!

非人的折磨使人們心有餘悸。有的學員不得已說了姓名,被送回本地;有個秦皇島大法弟子被打得口吐血絲,鼻青臉腫,拒不講出姓名,絕食絕水一個多星期,並多次被強行灌食,致使身體極度虛弱,最後釋放。

7號女牢只剩下這位姓吳的功友。犯人們就一齊威脅她說:「你今天不說出姓名就整死你!我們6個整你一個,看你老太太有甚麼辦法!」之後被轉到西6號女牢,該牢房關押了6名大法弟子。其中一個東北大法弟子,整個後背全部呈紫黑色,左肩膀一片血肉模糊,是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打折兩根警棍打的;還有3、4個大法弟子被強行灌食。其中有一操北京口音的老太太,被灌得頭痛、耳鳴、咽喉痛,每次被灌食回來都是兩眼淚水,滿身髒物,慘不忍睹,後來她不知被轉到何處。還有一個東北大法弟子被折磨得大小便失禁……

這位姓吳的功友於10月16日被當地派出所接回。19日又被送進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28天。11月15日被轄區派出所接回,並脅迫家人讓其寫保證書,否則就送勞教3年。面對如此種種的無理要求,吳XX無奈於11月16日被迫從派出所逃離出走,現流離失所。

「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善良的人們,你們好好捫心想一想:在這樣一個好人處處都受到打壓的國度裏,在江澤民集團的淫威下,你安全嗎?!

善良的人們,請你站在正義一邊,與我們一道共同抵制邪惡,開創人類最美好的未來!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