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痞子的自我暴露

【明慧網2001年3月20日】 3月6日晚,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又放映了一出醜劇。幾個宗教痞子,撕掉了偽善的外衣,赤裸裸地跳了出來,與江澤民一夥叫著同一調子,惡毒地攻擊法輪大法和大法創始人。這使人想起一則佛教中的故事:當釋迦牟尼在世時,麼魔王對釋迦牟尼佛說,現在我無法戰勝你,到了末法時期,我將派麼鬼投生到人世後到寺廟裏做和尚亂法。釋迦牟尼佛當時就流淚了。現在就是末法時期。這些攻擊法輪大法的宗教痞子的表演正說明了他們就是亂法的魔。下面我們略舉幾例來證明這些魔鬼的無恥和低能。

一.XX黨攻擊法輪大法的主要藉口之一就是說法輪大法宣揚了有神論。實際上,全世界的正教都是有神論。那些宗教痞子站在XX黨給他們提供的舞台上,表演著攻擊法輪大法的醜劇的時候,不經意中,已經撕掉了它們身上披著的宗教外衣,赤裸裸地暴露了他們的魔性給世人看。

XX黨自建國以來,從來就沒有放棄對真正的宗教信仰的打擊活動。文革中達到了高峰。文革後,表面上似乎有所收斂,實際上在許多方面,更加大了控制的力度,尤其是在讓宗教中的敗類充當控制工具方面比以前更有所加強。1999年7月的紅色恐怖,開始了對按宇宙大法修煉的法輪功修煉者的大規模鎮壓,實質上也是針對全世界修煉正信正覺的修煉者的。真正的正教修煉者是決不會與江澤民一夥邪惡勢力站在一起來攻擊宇宙的大法和法輪大法的創始人的。這些宗教痞子這樣做了,就將承受他們所犯下的大罪。

二.中國佛教協會早就被世人認為是XX黨的一個幫兇、幫閒機構。那個長期在XX黨高幹病房養病、最終病死的趙樸初,為了世間名與利,投機鑽營,勾心鬥角,兩面三刀,一副偽善面孔。文革結束不久,他就迫不及待地拋出了他的詩詞集《片石集》,不打自招地供認他從來就不是一個佛教中的修煉人,而是一個典型的政客。他躲在病床上惡毒地攻擊法輪大法,並沒有挽救他垂死的生命。一個號稱中國佛教協會的會長,與XX黨的高官一樣離世於高幹病房,而不是像修煉有素的高僧那樣坐化,安祥辭世,就足以說明他決不是一個真正的佛門弟子。他在臨死之前還要對法輪大法進行攻擊,在另外空間裏,等待他的將是公正而嚴厲的處罰。

還留在人世中,打著佛教幌子的實地考察宗教痞子,竟將趙樸初的垂死叫嚷作為攻擊法輪大法的根據。這豈不是狂犬吠日?絲毫也損傷不了法輪大法的無邊光燄,只能說明這些宗教痞子的無恥和低能。

三:在這場醜劇中,還出現了一個在美國的某某人說過的話,用來攻擊大法。這是徒勞的。要知道:"法輪大法的法理對任何人修煉,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導作用的,這是宇宙的理,是從來沒有講過的真法。過去也不允許人知道宇宙的理(佛法),他超越一切常人社會從古到今的學術及倫理。過去宗教中所傳的和人們感受到的只是皮毛和現象。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博大》)這個某某人不過是那個宗教痞子的一個朋友,還特別強調是一個在美國的朋友。這說明這些宗教痞子也自感底氣不足,搬來一個在外國的朋友壯聲勢。可現在,並不是"外來的和尚會念經"的時候。不管你是中國的,還是外國的,攻擊大法都是害人害己的罪惡。可別再做了。

我們寄語於宗教中還真心想修煉的人,現在應該是你們要清醒的時候了。用你們的正念和智慧去認清這些宗教痞子敗壞宗教的真面目,不要被邪惡的宗教痞子的妖言所迷惑。在法正乾坤的歷史時期,擺好自己生命的位置。

李洪志先生告誡人們:"歷史上的正面教訓對人好像永遠也不能引以為戒,相反地人總是為自己的利益引用反面教訓為戒。宇宙中有成、住、壞的規律,一切都不會長久不變,不同時期都有佛下世傳法度人,歷史就是這樣發展著,未來的人類同樣會聞到佛法。" (《佛法與佛教》)真心想修煉的人們,千萬不要因為一時的固執己見而錯過了得法修煉的珍貴機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