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看新華社「假惡暴」的又一邪惡表演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新華社以一篇《……真殘忍》一文,通過老一套造謠、誹謗方法,公然污衊人類最基本的特性和行為準則「真、善、忍」,其邪惡已到了極點,充份暴露了其與真理、正義、人性為敵,宣揚「假、惡、暴」的邪惡本質和醜惡嘴臉。

該文裏講:「最凶殘的往往也是最虛弱的,最邪惡的往往要扮成最正直的」,這些話正好是揭露他們自己的真實寫照,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自暴其短。縱觀江澤民豢養的新華社、人民日報、CCTV等機構為打擊真理、善良、正義,無不在背後遵循著這樣一條規律,即:掩蓋真正的「善」,再把真正的「善」污衊成「惡」;掩蓋自己的「惡」,再把自己的「惡」偽裝成「善」。其手法無外乎是顛倒黑白、造謠、誹謗、指鹿為馬、無中生有等卑劣下流的手段。然後,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打擊和鎮壓真理和正義。該文正是對江澤民殘酷鎮壓「真、善、忍」的邪惡事實隻字不提,卻抬出馬列主義做「牌坊」;再掩蓋億萬大法學員祛病健身、心性、道德提高的事實,通過造謠、無中生有,逐條誹謗「真、善、忍」,把「真、善、忍」污衊成「邪惡」,以此欺騙人民,為自己邪惡的鎮壓製造藉口。

在此,我們必須以事實來展現大法學員的「真、善、忍」,告訴善良的人們真實的事實,告訴人們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分清是非;揭露新華社的無恥謠言和邪惡,揭露其欺騙世界,妄圖拉億萬人做其陪葬品的陰謀。

李洪志老師以洪大慈悲洪傳大法後,億萬學員修煉法輪功後道德提高,心性提高,純潔思想,兢兢業業,忠於職守,秉公辦事,摒棄謊言與不實,說真話,辦真事,不貪污,不受賄,克己奉公,事實就是,嚴格要求自己,遵紀守法,嚴格照章辦事。在江澤民邪惡勢力鎮壓下,為維護真理、正義、為國家和人民,進行上訪,向政府盡忠言,講明事實真相。即使在下崗、抄家、罰款、拘留、勞教、判刑、酷刑直至死亡的威脅下,寧可放下一切,仍然坦述實情,講明真相,不說假話,維護真理,維護正義。其心天地可鑑,真正做到了一個誠實、正直、無私無我的人。這就是在李洪志老師的教導下大法學員做到的「真」。

在李洪志老師洪傳大法後的幾年裏,修者日眾,無數人祛病健身,擺脫了病魔,扔下了多年的藥罐子,從死神手中走回來,體驗到了久違的健康、輕鬆、家庭的快樂和幸福,創造了一個個醫學上的奇蹟。給個人和國家節約了無計其數的醫藥費,創造了巨大的經濟效益。據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基礎醫學院副教授但凌、中國中醫研究院西苑醫院研究員李彩熙等7個單位11名專家對北京市各區12731名法輪功學員的抽樣調查,其中11892人是有病的,煉功後11785人疾病有所好轉、基本好轉或完全康復,治療疾病的總有效率達99.1%,其中有6962人(58.5%)得到完全康復。一年共為國家節約醫藥費4170多萬元,平均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3275元。98年國家體育總局對法輪功進行了調查。由不同專長的醫師、醫學教授等專家組成的調查小組,於98年9月對廣東省的廣州、佛山、中山、肇慶、汕頭、梅州、潮州、揭陽、清遠、韶關等市約1.25萬餘名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就身心健康狀況進行了表格抽樣調查。這次表格抽樣調查學員12553人,祛病效果十分顯著,痊癒和基本康復率為77.5%。加上好轉者人數20.4%,祛病健身總數有效率高達97.9%。同時7170名學員填寫了年節約醫藥費數字,共節約醫藥費1265萬元/年,平均每人每年節約醫藥費1700多元,可見其經濟效益也十分可觀。而這一切無需國家投入一分錢、一滴水、一分地、不消耗任何國家資源,不產生任何地污染,僅僅通過修煉者每天煉功所得。這一切是李洪志老師無上慈悲所給予的,是給國家和民族造福,是世人有目共睹的,無法抹殺的。更難能可貴的是,億萬學員,按照李洪志老師「真、善、忍」的要求,不斷提高心性,方方面面做好人,做好事,淨化社會風氣,勤奮努力工作,敬崗愛業,無私奉獻,寬己待人;在家庭,敬老愛幼,互敬互愛,家庭和睦,鄰里團結,看淡名利,不爭不鬥,處處考慮他人,使社會道德水平大面積提高,利國利民,這是李洪志老師對社會的巨大奉獻,功德無量。即使在邪惡的江澤民的殘酷鎮壓下,廣大學員仍然表現出大善大忍之心。在警察的酷刑下,仍然無怨無恨,反而向警察勸善;在獄中極度困難的情況下,仍然考慮他人,向犯人洪法,使很多的犯人在獄中得法,獲得新生。他們都知道大法學員是好人,救渡眾生,功德無量。大法學員真正的做到了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好人,一個完全為了別人的人。這就是大法學員真正做到的「善」。

大法學員按照大法的要求,遇事向內找,找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無怨無恨,以苦為樂,工作中任勞任怨,不挑不撿,努力勤奮。即使受到委屈,也不計較。不爭不鬥,考慮他人,互諒互讓,平和待人。正因為如此,才有了家庭的安康,幸福祥和,鄰里和睦,社會安定,道德昇華。在日常生活中,不斷克服自己的妒忌心,爭鬥心,顯示心,歡喜心和其它不好的思想。在邪惡江澤民的鎮壓下和警察的酷刑下,大法學員始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心懷慈悲,和平上訪、講明真相,充份體現出學員的大善大忍之心。據公安部報導:在過去一年的打擊罪犯「追逃」鬥爭中,共有600餘名公安犧牲、受傷、致殘。可是沒有一例是因鎮壓法輪功所致。而大法弟子迄今為止已有近150人被迫害致死,成千上萬的人被抓、被打、被拘、被判、被勞教、被抄家……。致死學員都沒有任何對抗和過激行為,始終還在勸善和證實法,還在想著大法和別人。這是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做到的,是偉大的慈悲,是真正的「忍」。

而新華社通過造謠、無中生有、欺騙人民,居然把偉大的「真、善、忍」污衊為「真殘忍」,足見其邪惡之極。徹底表明了其邪惡面目:就是妄圖泯滅人心中的善,徹底決裂真理和正義,讓世界充滿「假、惡、暴」,完全投入邪惡的懷抱。充份暴露出其反真理、反正義、反善良、反人性、反人民的邪惡本質。更可笑的是新華社居然搬出馬克思主義做「牌坊」,也談起了甚麼馬列主義所謂「真、善、忍」的標準,真是可笑、可憎又可恥。妄圖以此對抗宇宙真理,裝扮自己,掩蓋邪惡,以為就此可以欺騙天下,無人知曉,正是暴露其虛弱和醜陋,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愚不可及。且讓我們來看看邪惡江澤民和新華社所謂馬列主義「真、善、忍」是甚麼貨色:

把趙金華、陳子秀活活打死,說成他們是死於心臟病。把人逼跳樓,說成是自殺。把精神病殺死父母說成是煉法輪功所致。把騎自行車帶孩子不慎掉入河中,說成是煉功走火入魔抱孩子投河自盡;把同名同姓的人家中擺入豪華家具,然後誣陷成法輪功創始人有「豪宅」;把煉功人煉功後身體康復說成是有病不吃藥;把煉功後家庭和睦,道德提高,勤奮工作,說成是煉功後不要家庭、不要親情、不要工作、不做生意、不種地了;把印刷廠、書店正常出版的書籍說成是法輪功在「斂財」。把學員自願煉功、學法說成是受矇蔽、受精神控制。把違憲鎮壓法輪功說成是「依法取締」;把學員受到打壓,為維護真理、為人民、為國家依法和平上訪說成是「聚眾鬧事、破壞安定團結」;把殘酷折磨大法學員,威脅、欺騙、強迫學員寫保證書說成是「關心、教育、團結、說服、幫助、轉化」;把成千上萬人被開除、被罰款、被逼流離失所、被失學、被抓、被打、被拘、被判、被勞教、被抄家、被打死,說成是「中國人權最好的時期」;把全世界有善良和正義感的人對法輪功的支持,說成是「反華勢力、顛覆政府」,把打死陳子秀的殺人兇手提幹、入黨,把扒光十八名女學員的衣服,然後投入男牢房的遼寧馬三家勞教所得所長進行重金獎勵、評為先進,說成是「弘揚正氣」;把他們自編自演自導的「自焚」事件,說成是法輪功學員追求「圓滿升天」,這就是江澤民、新華社等邪惡勢力字典上的「真」。

把無數人次非法關押,更有各地很多學員被強行送進戒毒所、精神病院,接受所謂藥物治療,注射有害中樞神經的毒藥,把正常人整成目光呆滯,反應遲鈍的人,進行身心摧殘,有的甚至被當作新藥試驗品,並對世人說「這是練功練的」。更有形形色色、觸目驚心的酷刑和虐待:手指釘竹籤,用針刺手指,用鐵絲穿肉;用煙熏,用火燒,用煙頭燙,開水澆;灌辣椒水;坐老虎凳,逼人下跪然後放上木槓再站上人壓腿;坐'噴氣式;強迫孕婦墮胎;脫光衣服後成大字形長時間銬在木板上,冬天帶腳鐐赤腳遊街,被綁赴刑場在死刑犯前看行刑;聞臭糞;冬天用冰水澆,雪地裏長時間受凍;打耳光,打眼睛,打得喪失聽覺和視力;扭斷胳膊,打斷鼻樑,打掉牙齒,打得頭破血流,體無完膚,打斷脊椎,打瞎眼睛,打殘;用木棍,電棍,電針,狼牙棒,鋼絲鞭,皮帶打,用針扎、用繩勒小便;揪頭髮,打女性胸部,電胸部,踢下陰,電下陰;從頭頂和肛門通電;強制灌尿灌屎,往嘴裏吐痰,往嘴裏塞襪子,塞垃圾箱裏的抹布,塞帶經血褲衩,塞衛生巾;不給飯吃,不給水喝,逼吃鹹菜不給水喝,不准大小便,不准睡覺;把人長時間吊銬,上死刑犯的地牢刑具;放蛇和蠍子咬;指使流氓,妓女,盜竊犯,殺人犯,牢頭,獄霸毆打學員;警察吊打學員,經常把學員打的昏死若干次;成千上萬的學員被迫絕食抗爭,有的因強行被灌濃鹽窒息而死;株連九族,把許多死者親屬,知情者,同情者抓去勞教勞改。然後,再把這說成「管教像媽媽一樣親,像母親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對待學員」。「學員不睡覺,管教也不睡覺,管教寧可自己睡在地上,也要學員睡在床上」;「學員翻然悔悟」,「積極要求入黨」;「感謝政府的挽救「。然後把這一切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公然宣稱「現在中國的人權狀況處於歷史的最好時期,中國政府沒有抓過一名法輪功學員」;在各種國際會議宣稱的中國婦女解放後權益受到前所未有的保護;把這一切說成是:「政府各級組織作了大量耐心、細緻、說服、教育、轉化、關懷的工作」;在「三講」指導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中國的法制建設的新成就」、「信訪工作密切聯繫群眾、及時為人民排憂解難」;「第三代領導人正把全國人民帶入光明的新世紀」。這就是江澤民一夥心目中的「善」。用人的語言已無法形容其邪惡和無恥,他們的行為和語言已不能再稱為人,其靈魂已在十八層地獄之外。

不准煉功,不准因法輪功上訪,不准兩人以上法輪功人員在一起,不准在家煉功,不准有法輪功書籍,不准煉法輪功人有工作,不准子女上學,親屬也要下崗,不准法輪功學員上大學,沒收房子,不准給他們提供住房,租房,借錢,不准提供幫助,不准說法輪功好,不准說法輪功使人祛病健身,不准說法輪功使人道德提高,不准法輪功學員反映情況,不准法輪功學員說話,不准他們腦子裏有法輪功,不准看法輪功資料,不准傳法輪功資料,不准聽法輪功學員講真相,不准看明慧網,不准看外界關於法輪功真實的報導,不准上告,告了白告,不准上訴,不准做無罪辯護,「打死了白打」,「打死了就說是自殺」,「法輪功怎麼整都不過分」,「對法輪功可以不講法律」,不講人權,……這就是邪惡江澤民和新華社強迫人民接受的「忍」。

綜上所述,江澤民、新華社等邪惡勢力才是真正的「真殘忍」,「假、惡、暴」,其邪惡目的就是妄圖泯滅人心目中一切善,讓世界充滿惡,這樣人就無法區分真正的善與惡,其邪惡勢力才有生存、蟄伏的土壤。否則,當人人真心向善,堅持真理,主持正義時,就會鏟除邪惡,邪惡就不能駐留人心,此時就是他們滅頂之時。江澤民、新華社、人民日報、CCTV等邪惡勢力連「真、善、忍」都敢反,進行誹謗,說明他們已最徹底、完全暴露了他們反真理、反正義、反善良、反人民的邪惡面目。公然宣布決裂「善」,徹底擁抱「惡」,邪惡到了盡頭。物極必反,此舉表明:他們正式敲響了埋葬他們自己的喪鐘並為他們自己填上了第一鍬土。且看他們還能猖狂幾時。

(大陸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