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大法弟子王粵

【明慧網2001年3月19日】 看到《明慧網》上有關北京大法弟子王粵被單位騙去強行參加轉化班,但王粵始終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而又被強行關至北京市公安局七處的消息後,內心悲憤無比。中國政府真是把好人當成壞人打,這是怎樣的一座人間地獄啊!

九六年因為修煉法輪功,我有緣認識了王粵。

王粵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北京大學哲學系的畢業生,後被分配到人民出版社當編輯。

算來王粵今年應該有四十六、七歲了。她是幹部家庭子弟。

共同的信仰和追求,使我和王粵相處的機會很多,王粵非常熱愛法輪大法,她常常深有感觸地說:「我是學哲學的,是思想性最強的學科,但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的世界觀。我堅信她是宇宙的真理,是真正的科學。」

修煉法輪功,王粵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在哪兒都是個好人,她最經常的一句口頭語是「我願意付出。」

記得我剛修煉不久就遇上了這樣一件事:一位小廠的負責人(其企業已開不出工資,瀕臨倒閉)他看到煉法輪功的人那麼多,而市場上李洪志老師講法的錄音帶又供不應求,於是他就製作了一批錄音帶到王粵所在的煉功點上來推銷。因學員迫切地想聽到大法,於是也沒想那麼多,就紛紛買了回來。到家一看,一聽才發現,無論是錄音帶的質量還是錄音效果都很差,甚至有的錄音帶還是空白帶,根本就沒錄上,而價格卻賣的一點都不低。這種情況下,很多學員提出要退貨,那位小企業的負責人慌了,他連忙找到王粵(王粵是該煉功點兒的負責人之一)都快急哭了說:「大姐,真對不起,錄音帶的質量是差了一點,沒錄好的我們要重錄,但千萬別退貨。我們廠已經開不出工資,本想從製作這批錄音帶中賺點錢,誰想做砸了,就連做這批帶子的成本費還是借的呢!你想我們怎麼辦呀?!」於是王粵就跟學員商量,但大家意見不統一,後來王粵說:「覺得帶子還可以的就留下,認為不好的可以退貨。」但私下裏她對幾個學員說:「凡是退的貨我都包了,我願意付出,不能讓廠家吃虧。」這批帶子全部買下來,大約需要10000元人民幣,這對於靠工資收入的王粵來說,負擔也的確不小。很多學員勸王粵不要這樣做,甚至也有批評王粵的,但王粵態度很堅決,她說:「師父讓我們處處為別人著想,我覺得我應該這樣做。」

這件事給我的印象很深,由於我那時剛修煉法輪功不久,對王粵的做法也不太理解,但我卻對她的人品肅然起敬。

王粵雖然是老學員,是煉功點兒的負責人,但她一點兒也不傲氣,臉上總是掛著微笑。無論煉功點兒上出現甚麼問題,她都首先找自己的責任,學員們都很喜歡她,都願意跟她交流。

儘管王粵很忙,但她很顧家。她母親身體不好,女兒也才十幾歲。每天下班後,她都是先趕回家,買菜,做飯,盡可能地照顧好母親和孩子。然後才去參加法輪功的集體學法,交流活動。

在工作單位,王粵的人緣也非常好。她常常提前到為同事們打開水,收拾辦公室。對她的本職工作更是認真負責,她參加了許多健康書籍的編輯,受到了讀者們的好評。

令人不解的是,這樣的一位好人卻被單位領導騙去參加「轉化班」,目的沒達到,又強制送北京市公安局七處坐牢,非把一個好人轉化成壞人不可,多邪惡啊!!!

奉勸所有參與迫害王粵的人趕快放下屠刀,提請所有能幫王粵的人積極幫助王粵解脫困境。

向王粵合十。

大陸學員:曉明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