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斯頓學員再次在總領館座談會上說明真相

【明慧網2001年3月17日】 3月11日下午,休斯頓中國總領館又組織了一次反法輪功講談會,這次邀請的是當地僑界人士。我們一些學員趕印了一些關於自焚真相的材料趕去會場。有了兩天前的經驗,領館方面這次有了準備。當我們學員到達會場時,門口已有人把守,學員一律被拒之門外。我們沒有一個能進入會場的。一些學員因有其他活動而先行離去,兩位學員決定留下等散會時向出場的人發材料。因為這些僑界人士,甚至領館人員,也應該有機會來選擇自己的未來。會場是在當地中國人活動中心二樓一個偏僻的房間,好像是做地下工作,可見邪惡是見不得人的。過了一會兒,我們注意到會場內電視放完了(兩部片子,一部關於天安門自焚,一部關於中國政府反法輪功的回顧,和兩天前放的一樣),裏面開始討論,門口也無人看守。我們就想進屋去發材料,這才發現門從裏面反鎖上了。我們真是從心裏覺得這些為江澤民跑腿的人好可憐,沒有國內的專政機器撐腰,沒有暴力鎮壓的手段,面對兩個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他們只能東躲西藏的。如果他們真覺得自己真理在握,為甚麼連和我們面對面的勇氣都沒有呢?

散會後,人們開始離去。加上後來的兩個學員,我們四個人將關於自焚疑點的材料送到每個人的手上。這時,幾個人停了下來和我們討論有關自焚和死亡案例。我們本著善念,向他們解釋中國政府宣傳中的疑點和明顯的漏洞。和幾天前的學者討論不同,這些人中有個別的根本就不和我們講理,也拒絕進行有理性的討論。一位女士提出政府總是對的,反對政府就是反對中國。當我們提醒她50年來的所有政治運動,即使中國政府也不認為有一次是對的時候,她激動得渾身發抖,大叫道:「世上沒有對錯,只要政府和掌權的做的事就是對的。」一個學員義正詞嚴地對她說,「我們和人討論問題有一個前提,就是對方必須承認人間應該有正義,人應該有起碼的良心,事情應該有對錯之分,如果你堅持認為強權即是公理,我們就沒有可以討論的。」這一來,旁邊原來想幫她說話的人也都無法開腔了。即使是每個學員都在和一兩個人辯論,我們還是沒忘記給其他人遞上真相材料,一位學員還將材料遞給一位領館官員,說:「我知道你一定已經看過這些材料了,不過我還是勸你再看一遍。」這位官員頭也不回地加快腳步走過去了。討論持續了二、三十分鐘。領館官員自始至終沒說一句話。看到僑界人士和我們爭論,領館官員起初是樂觀其成的,但當他們看到我們學員始終掌握主動時,就把幾位在場的僑界人士拉走了,大概是怕他們接受真相吧。

通過這次活動,我們體會到,不能放棄任何一次助師世間行的機會。從表面看,當時我們進不去,對裏面發生的事似乎是無能為力;外面在下雨,沒有過路人;活動中心內不能放我們的錄像,沒處發材料。可事實是,只要我們在場,哪怕在門外,對邪惡就是一種威攝,這點,只要看領館官員魂不守舍的樣子就明白了。不管領館官員個人如何,領館作為一個整體,在法輪功問題上就是江澤民一夥邪惡勢力在海外的代表,制止他們的反法輪功行動就是窒息邪惡,也是挽救那些他們企圖拉下水的受矇蔽的僑界人士,就是行善。兩次活動,外面都是電閃雷鳴,在另外空間,除盡邪惡的事師父做了,在這個空間,是師父給了我們機會參與正法的進程。

(休斯頓大法弟子供稿)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17/9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