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學員被矇騙之謎

【明慧網2001年3月17日】 目前大陸正利用勞教所中所謂被轉化的「學員」,組成幫教團,分散到各地,對大法學員進行突擊洗腦和矇騙。致使一些受矇騙的學員在高壓下,違心地寫出了「決裂書」、「悔過書」和揭批材料,交出了大法書籍。

  邪惡勢力利用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關押、拘禁的手段即所謂封閉式學習班的形式,以勞教、用刑相威脅,逼迫學員轉化,並且採用個別交談、突擊洗腦、斷章取義解釋大法、「以法破法」,強行引導學員走向邪悟,連哄帶騙,在學員思維混亂不清時逼著學員做出違背自己心願的錯事。

  它們矇騙轉化學員的言論滑稽、荒唐可笑,舉例如下:

  1.自稱圓滿。哄騙學員:我們都已經圓滿了,不用煉了,不用學了,到了把書交上來送到造紙廠化成紙漿再變成白紙的時候了。這部法不能留給常人,大道無形,現在已到出世間法修煉了,不需煉形體動作了,轉法輪這部梯子不用了,只是修最高層次的法真善忍就行了。

  2.聲稱要放下對師父的情。真正的師父在天上,根本沒來,把人間這個有血有肉的師父和上面的師父分開,要同這個師父決裂,放下這個執著,替師父解開繫在身上的結,越執著,常人越反對,師父身上繫的結越多。還暗示說學員現在不用師父保護了。誘騙學員寫決裂書。

  3.把邪惡迫害法與個人修煉混為一談,迷惑學員,誘騙學員寫出悔過書。說甚麼:邪惡是指學員自己邪惡,為了圓滿,為私而給常人帶來麻煩,因此要向世人悔過。而把邪惡迫害大法,打死、打傷、摧殘大法弟子的邪惡行為掩蓋起來,把邪惡的根源給正法造成的障礙掩蓋起來。以「向內找」為幌子來矇騙學員。

  4.把對大法學員的迫害轉化說成是天象變化。要學員配合邪惡,配合轉化,是順天意而行,收書、交書說成是幫助師父收回天機,為了不讓天機洩露給人,誘騙學員走揭批法輪功的路,讓常人永遠在迷中,甚麼白日飛升了,圓滿了等等天機都從常人印象中消失。他們甚至把特務小丑矇騙學員的行為說成是助師世間行。

  5.摘抄大法中有關章節,斷章取義地解釋。用歪曲的反悟、邪悟出的一些鬼話迷惑學員。說甚麼:對師父的情放的越多,修的越好;保證書之類的東西都是雙關語,現在是騙常人,假保證,真修煉,退一步海闊天空等等。

  這裏需要澄清的是,不管他們有多少歪理,修煉人從法上認識法是至關重要的。大法是宇宙的根本法理,但在人世間就是用常人的語言表述的。如果修煉人的行為和我們學的大法書字面上的意思都不符合了,那還算甚麼符合大法?放下所有的執著才能純純淨淨地回歸淨土,而只有按照大法修才能純淨自己,沒有師父管,我們連自身的安全都無法保證,根本無法修煉,這些師父在以前的講法中都明確講過。把大法書都放下了、對師父都背叛了,還談甚麼修呢?真正正法度人的事是師父在做,修煉中的人對那邊的真相根本不明究竟。憑修煉中的想像和感覺,或者跟著其他學員走,難免不遇到迷惑難解的考題。

  邪惡勢力用這種下流荒唐的伎倆竟能得逞,說明我們有些學員在對法的認識上還是有漏,這和平時學法不深,不能從法上認識法,正念不強有直接關係。師父早已講過:「圓滿的路上一直都會有對法根本上信不信的考驗,所以在不同時期,一定會有人跳出來,哪怕是過去表現得比較好的人。修煉是嚴肅的,考驗中就是要淘去那些不真修的。關於所謂被轉化者的言論,表面上是不反對師父,骨子裏是叫大家不要煉了、不要學了。」(《除惡》)

  「希望所有的大法弟子使自己要更加清醒。在邪惡的鎮壓中他們已經窮途末路,所有轉化學員的方式、言論都是哄小孩兒的玩藝兒。」(《除惡》)

  「別看它們找來幾十成百的人渣、騙子搞丑劇,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

  因此,及時揭露邪惡,挽救學員迫在眉睫。高壓之下,我們學員更應以法為師,堅定修煉,互相鼓勵,主動窒息邪惡,衝破枷鎖。牢記師父講的「除盡邪惡是為了正法,而不是個人修煉問題。」(《忍無可忍》)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