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瑞環大膽談話仿如政治宣示:不提法輪功

【明慧網2001年3月14日】 緊閉雙唇的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眉頭深鎖的總理朱鎔基、全副上將戎裝的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劉華清、鮮在公共場合露面的前人大委員長喬石,12日一起坐在的人民大會堂主席台上,在中共全國政協主席李瑞環尖亢的演講聲中,構成中共充滿政治含意的畫面。

聯合報13日報導,李瑞環12日在總結過去二十年的成就時,首先標榜江澤民;但在論述達致這些成就的關鍵指引上,就只剩下鄧小平的影子,包括鄧理論中著名的「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李瑞環提到政協的監督功能時,提到「人民」的最高地位,雖也先提江澤民,但最要害的一句:「我們的權力是誰給的?是人民給的。」卻是毛澤東的名言。江澤民親自主導、大張旗鼓的打擊法輪功,李瑞環在講話中提都不提。

李瑞環講話不提法輪功

聯合早報13日發表署名周銳鵬的文章「政協像網絡股?」,文章稱,李瑞環12日的講話至少有一點令人驚訝不已:他沒批法輪功。

據了解,李瑞環幾天前在天津團中的講話更露骨,「多搞些雪中送炭,少搞些錦上添花」,這樣的話,聽在不斷推出重大工程建設的朱鎔基心裏,恐怕更不是味道。

李瑞環的講話,氣勢雖不如去年,但政治含意仍深。一般認為,中共十六大將於明年召開,人事面臨重大改組,排名在李瑞環前面的江澤民、李鵬、朱鎔基等領導人,將退出政治局常委會;年齡仍未屆退的李瑞環,最近這些耐人尋味的話,是他有意表示將在十六大後繼續活躍在中共高層的預告。

北京的政治學者李凡說:「政協畢竟只是一個諮詢機構,參與議政但沒有實權,不像人大,有立法權,而且可以依法監督行政機關和司法檢察機關。」所以,人大越是行使權力,議政論政之外還積極檢查監督,政協就越會相形見絀,英雄氣短。

是的,有人形容,政協就像沒有實業作後盾的網絡股,是好品牌,但就是要不了好價。不過,李瑞環這個「品牌」畢竟還是很特別的。跟李鵬、朱鎔基日前的報告不同,李瑞環昨天的講話至少有一點令人驚訝不已:他沒批法輪功。

人大代表置疑政府鎮壓法輪功

全國人大的廣東省代表12日炮轟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肖揚的工作報告,指出報告年年都講司法官員素質差的問題,但問題年年如故。代表陳麗妮抱怨說,政府19個月來對法輪功組織的鎮壓充滿了「自相矛盾」的地方。

聯合早報13日援引外電報導,當日肖揚到人大廣東省代表團參加討論,遭到代表們的強烈質問。

李鴻忠代表對肖揚說,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年年都把法官和檢察官素質差列為當前存在的問題,卻看不出有甚麼改善。

李鴻忠批評中國的司法官員只有20%受過高等教育。他呼籲所有的司法幹部應該像「西方國家那樣」接受法律專業培訓。

另一名代表陳麗妮則抱怨中國的法制體系缺乏對人權的尊重。她說,政府19個月來對法輪功組織的鎮壓充滿了「自相矛盾」的地方。

陳麗妮說,鄧小平說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但政府在經濟上做得很出色,在政治和社會的許多領域卻做得一點也不好。

網路當紅 兩會信息傳遞大變

今年北京人大政協兩會與往年大不相同點,是網路媒體的介入;不僅產生傳播和交流方式的影響,也首次出現政治壓力的影響。

在整個會議進程中,網友們不斷在網上貼文,對會議進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表現、部門領導人的問題加以評論,甚至提出政治改革方案,言論十分前進和大膽。例如對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的工作報告,直接評論,毀譽不一。

表現最突出的,是江西芳林小學爆炸事件。這一事件發生後,不僅網路媒體對事件真相的報導,超前於傳統媒體,網友的評論更強烈。有人評論說,江西芳林小學爆炸案,發生在人大政協會議期間,本身有些壓力;但如果沒有網路媒體的傳播和網友評論的強烈壓力,當官的不會連夜趕回江西,各部門不會這麼快調查、處理、賠償和使小學復學。

儘管當局快速處理事件,網上的評論還是極不留情。有網友質問,江西發生如此惡性事故,省長雖然低票,還是當選政協常委,是不是等額選舉制度的問題。有網友問道,引咎辭職制,現在說要引進法院系統,但這麼多的小學生死了,教育部長陳至立、江西省長舒聖佑難道不負責任,引咎辭職? 

大陸的網站還是有一定監察制度,論壇版主自然會對一些敏感貼文進行刪堵。於是有網友激動地說:「信息面前人人平等,被剝奪了信息,就等於被剝奪了人的價值和尊嚴。」有網友則幽默地問道:「版主,您辛苦了,刪得累了吧?」也許是網友們的熱情過高,北京的網路論壇,昨天大多出現難以進入的狀況,但也有人指是被設置技術障礙。

北京一位傳播學專家說,大陸的網路發展已具一定氣候,網上輿論已漸漸形成,而且開始發揮作用,對兩會的進程都產生影響。今年這種狀況,只是一個開始,隨著網路的擴展、網友的增加,這種影響將不斷擴大,不僅對資訊傳播,對大陸社會發展和政治發展,都將帶來新的衝擊。

爆炸案凸顯 北京難以控制信息流動

《華爾街日報》發自北京的報導說,官方的說法一出來,中國的報紙立刻拋棄了他們原來的調查報導,和官方保持一致。中國的網站打壓聊天室裏的攻擊性言論,包括廣泛流傳的對官方說法的懷疑,網站還取消了一些早期報導文章的鏈接。關於農村學校困境的討論也突然中止。

《華爾街日報》說,北京這種彌補損害的做法突出顯示了在今日的中國控制信息流動之困難。中國已經是部份開放的社會,報紙、網站甚至地方官員幾乎總是比北京行動快。信息在網絡上迅速傳播,很難徹底消除。在從環保到地方腐敗的一些非政治問題上,記者們有一定的自主空間來作重要報導,在一事當前而北京還沒有明確立場的時候,例如在江西爆炸事件上,許多記者先寫報導,然後再詢問上級的政策。

香港《南華早報》發表康寧漢的評論說,中國的新聞工作者不能到出事現場採訪,有些受害者的電話被切斷。朱鎔基似乎是受中央委員會指派來發表新的、官方的版本。另一個可能作出的推論是,朱鎔基其實和黨內強硬派沒甚麼兩樣。康寧漢還寫道,不管爆炸事件真相如何,它都反映了中國農村學校被忽略的困境。

法新社說,死難兒童的家人仍然認為爆炸是學生被迫做鞭炮引起的,他們還說死亡人數是54人,而官方說是42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朱邦造說:有些媒體在事件原因還未調查清楚之前,就不負責任地發布了一些消息,國外一些媒體也傳播不實消息,添枝加葉,並歪曲事實,違背記者的職業道德。有記者問朱邦造,記者的職業道德是否意味著總是聽信政府而不聽信目擊者?……(原載小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