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真正關心中華民族前途命運的各界有識之士

【明慧網2001年3月14日】
各位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真正關心中華民族前途命運的各界有識之士:
你們好!

江澤民一夥假借政府名義傾盡國力對法輪大法的誣蔑迫害已是一年半有餘了,政府喉舌強姦民意大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欺世愚民宣傳,近期的政府電台、電視台的新聞節目再度反覆宣解「這項決策是完全正確的」,並不惜血本動用「綁票式」手段全國範圍內強征「百萬民眾簽名」,力圖以此證明邪惡的迫害是「應廣大人民群眾的強烈要求」,「怎麼做都不過份」。那麼事實如何呢?這場鎮壓給我們究竟帶來了甚麼呢?堅持真理的大法弟子幾乎被剝奪了天賦公民的一切權利,甚至被剝奪了寶貴的生命,無數家庭墮入苦海。本文謹以河北省的縣級市辛集市為例,略述這裏發生的事實。

一、無辜善良群眾遭非法關押迫害,上訪無門

僅1999年7月間,為法輪大法上訪鳴冤而被抓回的辛集群眾就約5000多人,見上訪無門而被迫自行返回的已無法統計。一年來全市批捕判刑21人,勞教不低於20人,上千名學員因上訪遭刑事拘留、行政拘留或變相長期關押。更有邪惡的地方官認定:「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麼大的壓力還敢說真話,一定是有精神病!」於是,健康正直的市中醫院醫生孔令彬、市二院醫生王杏轉被關入精神病院,強制「治療」,進行精神摧殘。

二、國家職能部門執法犯法、刑訊逼供、任意罰款

全市各機關企事業單位各級鄉鎮非法關押、隨意罰沒學員財物、大興株連之事例不勝枚舉,辛集市原市委書記李懷竹、原市長唐夢月因為沒有圍堵住大法弟子進京上訪,而丟了官,使各單位領導人人自危。為了保住可憐的烏紗帽,他們不擇手段逼寫保證、亂施罰款,有的大法弟子一人竟被罰款50000元,有的鄉竟一次罰得幾十萬元,有的派出所大斂橫財,逼得大法弟子傾家蕩產。他們雇佣地痞流氓私設公堂、毒刑施暴,用木棒打、電棍擊、三角帶抽……,極盡邪惡之能事。學員馬元立(在商場街派出所)、學員李智勇(在建設街派出所)都被打得人事不省,測不到血壓和心跳,緊急送醫院急救才脫險。學員方志華因依法上訪而被逮捕,在看守所斷斷續續關押13個月,學員張茜因和平請願而被勞教二年,我們目前無法知道她們倆人遭受了何等的折磨與迫害,但是現在這兩個原本健康樂觀的人都已精神失常。他們還威脅學員家屬說:江澤民說了:‘打死了白打’,‘轉化不過來,一律判刑勞教’。許多家屬深知江澤民一夥的殘忍和牢獄的凶險,為了家人的安全,迫於淫威,只好湊錢交罰款,代寫保證……試問誰家沒有一本苦淚帳,哪個派出所沒有一身血淚債?

三、各級政府機關隨意抄家、極力遮掩真象

針對群眾中流傳大法真相資料,邪惡鎮壓的身體力行者們極為惶恐、氣急敗壞,他們對懷疑發放大法資料的學員,不經任何手續,任意抄家,只要發現大法的書籍或資料,立即將學員抓走,嚴刑拷打追問資料來源。他們不關心真象如何,只關心如何遮掩真象,企圖以強權迫害擋住真理的光芒。他們還用盡特務手段盯梢蹲坑、電話竊聽,組織人力晝夜值勤,並設立「有獎舉報」,企圖抓捕講真象發傳單的大法弟子。在彌天毀謗之下,群眾很難聽到法輪大法學員的聲音。

四、政府官員無視人權、非法干涉正常生活

每當所謂敏感日近,如3月兩會、「4.25」、「5.13」、「7.20」「10.1」、元旦、春節……,各單位各部門便如臨大敵,由市委副書記劉存柱親自掛帥,組織各單位各鄉鎮各村屯層層把關,步步設防,對於他們認為有「活動能力」的學員,實施嚴密監視,由四五個人負責看住一個學員,如發現離家,立即上報有關部門實施圍追堵截,若有一人「漏網」到了北京上訪被抓,看管人員也要受到嚴處。買去北京的火車票必須出示單位介紹信及身份證(在冊的大法弟子身份證均已入網,許多大法弟子的身份證被無理沒收),否則不予辦理。乘坐公共汽車也必須出示身份證,沿途旅客還必須數次照念汽車前懸掛的污衊大法毀謗大法創始人的標語,才能到北京。(99年7月去北京的公共汽車曾停運半個月)。公安部門還恐嚇個體出租司機,如發現運送大法學員進京,一律罰款2000元,並勒令停運一週辦班學習,還教給他們只要讓乘客罵大法創始人就能區分是否大法弟子。

儘管邪惡之徒如此處心積慮,,仍不放心,辛巳年春節期間,又把35名大法弟子從家中騙出,送拘留所關押七、八天,罰款500-3000元才放人,各鄉鎮也關押了不少於130人。儘管如此邪惡封鎖,北京天安門廣場仍不斷有突出重圍的辛集市大法弟子的堅毅身影和正義呼聲。

五、市政府強姦民意、強徵簽名

2001年2月23日,由副市長趙泊帶隊,610辦、電視台跟隨,在市第二中學發起了全市範圍的強徵簽名活動。二中會場懸掛著三幅惡言誹謗法輪大法的標語,校領導帶頭念了誣陷法輪大法及大法創始人的發言稿,並派出所謂「教師代表」「學生代表」上台進一步造勢。然後由各班班主任帶隊,讓這些年僅十幾歲不具備獨立辨別是非能力的、不了解大法真象的學生在市領導的監督下,在攝像機和全校師生面前,逐個走上簽字檯簽字。可憐年少的孩子稀裏糊塗的當了邪惡的犧牲品。自此全市強徵簽名活動開始,甚至教育局逼迫各校長立下責任狀,「不簽名的孩子不讓上學」。

這就是我國政府標榜「依法治國」的所謂「人權最好時期」,大陸社會的真實寫照。大法弟子們承受著史無前例的屈辱和暴虐,恪守「真善忍」,始終平和理智的申訴講真象,邪惡的「強制轉化」毫無效果,企圖激怒大法弟子以便羅織罪名的陰謀破了產,在這真象即將大白於天下之際,這些執法犯法的罪犯氣急敗壞,已經變成了不計後果大洩私憤的歇斯底里的魔鬼。

縱觀全國,在這空前絕後的迫害中,至少已造成160多名大法弟子無辜慘死,數以萬計的人被非法關押、勞教、投入精神病院,更多的人衣食無著、無數家庭妻離子散,一大批堅信「真善忍」的高級知識分子、好幹部、好教師、好職工被迫離開了他們為之奉獻的工作崗位。從深層次看,決策者江澤民利令智昏的一意孤行,使全國上下大興「假惡暴」,逼著新聞媒體無中生有、栽贓嫁禍,逼著各級官員泯滅良知、執法犯法,直接摧毀了中央政府的立國之基,摧毀了國人原本脆弱的法制意識,徹底摧毀了人民群眾對政府的信任,正在摧毀人們心中起碼的道德善念。「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每一位真正關心中華民族前途命運的有識之士,伸出你的正義之手吧!讓我們共同制止人間敗類江澤民的倒行逆施,還法輪大法清白,還李老師清譽,鋤惡扶善,救國濟世!大法必將回報你一個美好的未來!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