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連戒毒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網2001年3月10日】 大連戒毒所全稱是大連市司法局強制勞教戒毒所,為大連市政府「6.21」辦公室(專管法輪功機構)特設的摧殘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個中轉站,名義上是「教育轉化中心」,實質上是強行斂取錢財、迫害關押大法弟子的一個據點,裏面的幹警個個兇神惡煞、打人不眨眼。

所謂「轉化教育」無非就是每天把強行抓來的大法弟子關在大廳裏,雙手背後,坐在小馬札上看轉化電視,讀轉化報紙、聽幹警訓話,一坐就是幾個小時,看哪個不順眼,輕則罰站,重則打耳光,再重則拖進樓內一屋內由幾個惡警毆打一頓。他(她)們打人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臉不紅、手不軟,一下就打你十幾個耳光。放下手後,馬上會面帶笑容,悠哉悠哉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偶爾也有怕人的時候,如五樓的姓莊的惡警,在一次打一個女孩的時候,趁在押人員吃飯的時間把她雙手銬在高處,專往女孩隱密的地方踢打,當聽到走廊有腳步聲時,慌慌張張走出來擋住別人的視線,用吼聲、罵聲遮擋他眼中遺存的淫邪餘光、可惡至極。

戒毒所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送進來,也有被轉走的。送進的人每人先交300元錢,每天的管理費是100元,你住一天出去不退錢,多住一天得交錢,來人探視最早時是交10元錢探視費,後來漲至300元,也不給發票,這錢到誰兜裏了,不說自明。說白了,轉化是假,要錢是真。每個被押來的大法弟子首先是搜身,胸罩、褲頭都得過關,要把所有的錢都搜出來,說是給你保管著,出去時給你,可是大多數人出去時都拿不到被「保管」的錢物。若你被帶走時,這個姓莊的惡警便連推帶拉兩分鐘之內就把你推出大門外,根本不給你說話的機會。看過幾個這樣被拉走的人,回想一下,這真是姓莊的惡警所獨創的絕招。

2001年2月中旬的一個晚上,十點多鐘,從大連火車站抓來幾名進京的大法弟子,只因搜身時發現她們身上有沒上交的錢財,就被惡警稱狡猾。然後三個警察為一組對一名學員進行輪番毆打,這群惡警不僅用手打學員的臉,而且他(她)們還每人手持學生座椅上的木板向學員的臉部抽打,一下子能打十幾個耳光,這是大連戒毒所的獨創,也是此類機構的「驕傲」。問學員一句「服不服」後,再打十幾個耳光,每名學員至少得承受四、五十個耳光。有一個小女孩因一直不回答他們的問話,竟被兩個女警和一個男警打了40多分鐘,其中一名女警姓韓(是從大連市監獄調來),男警察就是經常毆打學員的歐琪(一直在大連市戒毒所工作),另一個女警姓王(是從大連市教養院調來)。當第二天看到這名小女孩時,她的臉被打的變了形,一隻眼睛呈青紫色。

有一個叫畢玲的女警,20出頭,1.7米左右,長了一副粗胖的身材,剃了一個男式的小平頭,乍一看,就是個男的。她卻是個打人不眨眼的惡警,打起人來比有的男警還兇。有一天,一位73歲的女大法弟子被抓來了,這個叫畢玲的女警上前兩個耳光把這位老弟子打了一個趔趄,待她站穩後,平靜的對畢玲說:「我這把年紀當你奶奶都有餘了。」這個女惡警聽後竟楞了半天也沒弄懂是甚麼意思。

五樓的姓莊的惡警是戒毒所的邪惡之首,是編造謊言的流氓,2月中旬戒毒所逃走了兩位被關押三個月之久的女弟子,因她們家人無力為其交納近萬元的管理費(一天100元),所以一直在此關押著。一天傍晚在被監視勞動中,兩人乘機逃出了魔窟。過後姓莊的惡警編造了一套自以為能自圓其說的詆毀法輪功的謊言,大說特說「年紀大的於淑芬跳牆時摔斷了脊椎骨,年輕的李秀雲自顧自己的跑了,於淑芬現躺在醫院裏搶救,……你們法輪功不講感情」云云。這時在坐的大法弟子人人都在笑他的愚蠢和醜惡。其實在第二天就有消息傳來,告知她們已順利逃出魔窟,現已在進京護法的路上了。


(大陸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