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情:顛覆罪漫談


【明慧網2001年3月10日】 八九民運的一位學生代表江棋生月前撰文鼓吹平反六四血案,被中共以顛覆罪名判入獄四年。成都人黃琦創辦的互聯網站去年發表《中國民主黨章程》等文告,同樣被中共以顛覆罪名查封,黃琦也被捕入獄。現在中共下令全國聲討法輪功,罪名當然不止一條,但說到底最嚴重的還是顛覆罪。

當代歐美以至台灣、菲律賓都沒有顛覆罪。最近中共為報復美國政府的「中國人權日益削弱」指責,發表《二○○○年美國的人權紀錄》,公然批評美國新總統布殊只憑全國四分之一選民支持上台。也許,中共還應該批評美國前總統容許全國百姓投票顛覆他的政權,又應該批評布殊的支持者都是顛覆罪犯。這許多罪犯固然沒有監獄容得下,但美國政府要保障人權,可以把全國變做一個大集中營,像新中國一樣。

舊中國也有一個顛覆故事:北魏時,元禎出任豫州刺史。當地豪強胡丘生受到元禎制裁,懷恨在心,四處散布謠言,說元禎要徙城中富貴人家到代郡,一時人心惶惶,胡丘生就乘機糾合民眾「共謀翻城」。有人向元禎告密,勸他馬上捉拿胡丘生和同謀者。元禎說:「吾不負人,人何以叛?但丘生誑誤(只是丘生謠言惑眾)。若即收掩(收捕),眾必大懼。吾靜以待之,不久當自悔服。」話才說完,已見城中三百人自縛到州門請罪。「丘生單騎逃走,禎恕而不問」(《魏書,昭成子孫列傳》)。

元禎不怕顛覆,仗的是四個字:吾不負人。今天,中共卻無時無刻不擔心顛覆。「吾不負人,人何以叛」的自信,他們沒有,只有仗坦克車、監獄、死刑等等對付所謂顛覆分子,受到西方批評,就說那是「國情」。要不是我國二十五史還在,天下真會以為中華民族由古到今都完全沒有人性。

總之,目前中共領袖一律西裝筆挺,國情盈口。但那國情埋沒了我國最美的一面,那身西裝之下也沒有一點現代西方文化。假如中國人應為國家文化惋惜,歐美國家也應為他們的西裝惋惜。中共說的顛覆無疑是重罪,但罪在刑人者還是受刑者,我國第二十六史會有明辨。(原載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