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磨萬礪還堅韌,任爾東西南北風

揭露哈爾濱市看守所和萬家勞教所裏的罪惡

【明慧網2001年3月10日】 法輪大法在中國遭到瘋狂的迫害,師父蒙受不白之冤。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於1999年10月走上了證實大法、進京上訪的路。在天安門,警察粗暴地把我推上警車,押到北京某派出所,把我們和其他幾個上訪的學員圈到一個院子裏,整整兩天兩夜不讓我們吃飯喝水,也不讓上廁所。警察讓我們報姓名和住址,大家誰也不說,幾個公安就兇惡地猛踢我們,我的腳被踢壞(後來腳趾甲變黑脫掉),痛得連氣都不能喘,警察卻站在一旁獰笑,還咬牙切齒地說:"該!該!"

後來我被送到哈爾濱市道裏公安分局七處,在這裏我被非法關押了近三個月。這裏的管教與獄中的刑事犯狼狽為奸,對大法弟子施行殘酷的迫害,使我們每天都像是在地獄中煎熬。有一次,我們因為煉功被叫出去,一幫男女惡警一擁而上,劈頭蓋臉打我們一頓嘴巴,又抽一頓小白龍(一種酷刑,能把人的內臟打傷或者骨頭打斷,但是外表皮膚卻看不出任何被毒打的痕跡)。我們的後背和臉都腫脹起來。他們又對准我們每個人小腹處狂踢,直到累得他們站在一邊喘粗氣。這還不夠,惡警們又給我們戴上30斤重的腳鐐子,每兩個人戴一付。

回到班裏嚴碼。所謂"嚴碼"就是一個人緊挨一個人擠坐在鋪板上,屁股底下不准墊東西,每天從早晨坐到晚上10點才結束。嚴碼的時間一長,屁股坐破了,變成黑色,一坐下來就疼得鑽心。

年底,上級領導來看守所檢查工作,我藉這個機會大聲說:"我們大法弟子沒有罪,要求無罪釋放。"他們站住說:"你是法輪功吧?"這時十五名大法學員都說:"我們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沒有罪,解除對我們師父的通緝令,我們要求無條件釋放。"但是他們不敢正視我們,慌忙留下一句"好好改造吧"就走了,

我們進京上訪的決心始終不變,邪惡把我們強行送到"萬惡之家"--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

勞教所裏暗無天日,每天都上演著法西斯暴行的醜劇。大法弟子王某有一天因為打坐煉功,被身高體壯的刑事犯殘暴地毒打,慘叫聲驚動了其它房間的大法弟子。由於我們都被反鎖在屋子裏,只好一起擁到門口扣門吶喊:"不許打人!不許打人!"可是無濟於事。第二天吃飯時,看到王某面部青紫,整個臉已經被打腫。大法弟子楊女士因堅決不向邪惡低頭,張隊長指使各班班長(犯人)把她弄到廁所裏毒打。惡鬼們張牙舞爪,一陣拳打腳踢,將楊女士打得奄奄一息。他們還不放過她,繼續問她能不能向張隊長服軟,不服接著打。楊女士沒有屈服,他們變本加厲,竟然狠毒地用拳頭往乳房上打,並且猛踢她的下身,他們就這樣瘋狂地反覆折磨她。後來看她被毒打的已經不行了,怕其他大法學員們和其他犯人看出真相,他們就把渾身血跡的楊女士獨自一人關到屋子裏,擦去血跡,重新換上衣服,直到她面部恢復得差不多時才放出來,掩蓋其滅絕人性的罪行。

為了阻止我們學法,警察突然襲擊,對我們進行大搜查,幾乎把所有的大法書籍和經文全都搜走。為了要回大法書,大家開始絕食,集體煉功。他們調來手持電棍的防暴警察對大法弟子進行瘋狂的鎮壓。這貌似強大的陣勢並沒有使我們退卻,我們依然如故。邪惡無計可施,便把我們一部份人關進了更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小號"。

小號裏的女教頭每天只給學員兩次玉米粥,只一點點兒,剛能蓋住碗底,兩口就喝光了,人餓得眼冒金花。同時他們又強行把大法弟子摁坐在鐵椅上,還叫囂"男犯人坐不上兩天就坐不住了,今天就看看法輪功有多大鋼(多厲害的意思)!"大法弟子潘某在鐵椅子上坐了七天七夜,吳某坐了九天九夜,同時她們的手還被反鎖著,或用繩子反綁著,真是慘絕人寰!!!長時間的飢餓、非人的折磨仍然沒有動搖真修弟子堅修大法的決心,她們以超人的毅力承受住了邪惡的折磨。經受了長達46天之久的非人折磨之後,大法弟子被無條件放回班裏。

邪惡不甘失敗,再一次把大法弟子關進小號,這一次更加凶殘。每天早晨五點多就把學員銬在鐵門上,直銬到晚上10點,大家的手、腳、腿都被銬腫了。小號裏不許穿鞋,腳下又涼又咯,時間長了腳底疼得鑽心,就這樣一直把學員在鐵門上掛了一個月。慘無人道的惡警把迫害大法弟子當作樂趣,他們的行為禽獸不如。這就是電視中所講的對待法輪功學員像"老師對待學生,醫生對待病人一樣的關懷照顧」的真實寫照!這就是罪犯江澤民大言不慚所講的"以德治國"的無恥嘴臉!

因為根本吃不飽飯,大家都很餓。一位同修保存了一點玉米乾糧碎渣,她自己沒捨得吃,就傳給同修們,大家都捨不得吃,互相推讓著,結果被警察發現了。他不但惡狠狠地扔掉玉米渣,還追問玉米渣是從哪裏來的,還告訴了其他管教。

由於我們不配合邪惡,警察們想出了更陰險的毒招--用噪音干擾大法弟子。他們搬來一台錄音機放在小號中央,調到到最大音量,播放的都是邪惡勢力詆毀大法的陳詞濫調,向小號裏散發著惡臭。錄音帶放完一面後剛靜下來,女教頭趕緊跑進來翻帶,由於音響太大,女教頭的耳朵也承受不住,因此錄音機一出聲他就慌忙逃出去了,而我們卻天天承受這刺耳的噪音。大法弟子提出制止,他們不予理睬,竟然翻來覆去播了一個月。女教頭還惡狠狠地叫囂:"在這裏押傻了你,押死你!"

迫害手段進一步升級,邪惡不惜動用人力財力又修建一個小號。小號裏有18個小間,房間的牆壁上淌著水,陰暗潮濕,不見天日。沒有床,學員晚上只能躺在潮濕卷翹的地板上睡覺。學員們被關在這裏一百多天。一次,全萬家勞教所的勞改人員到醫院透視,小號裏的學員往回走時,所有的人都靜靜地、目不轉睛地看著他們從身邊走過。這時,有一個刑事犯人禁不住對大法弟子的敬佩之心,脫口而出說到:"英雄啊!"雖然聲音不大,卻由衷地表達了所有人對堅修大法弟子的敬佩和支持。

以上是大法弟子在哈爾濱看守所和勞教所慘遭迫害的事實真相,這一切都是罪犯江澤民及其幫兇破壞宇宙大法所犯下的罪行。當前江氏一夥還在做最後的掙扎,他們利用宣傳工具破壞大法,製造假象矇騙世人。他們不只是破壞大法,也是對人類善良本性的破壞。請善良的人們分清正邪,關注發生在中國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制止江澤民集團的犯罪!我們揭露邪惡的迫害,向人民講清真相,也是在挽救眾生,救渡世人,因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宇宙的真理!

(另外哈市第二看守所的很多女大法弟子都在絕食,用自己的生命證實大法、要求無條件釋放。看守所怕出人命,先後把很多大法弟子未經任何合法法律程序便直接強行非法送入萬家勞教所摧殘。)

(大陸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