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週報:解放軍、黨幹部都有法輪功信徒 讓江澤民感到很不安


【明慧網2001年3月1日】林中斌並認為,由於中共高層忽略了法輪功學員「不會屈服」的反應,卻仍執意升高鎮壓法輪功的行動,因而導致法輪功問題演變成「四處擴散的癌細胞」。

「我們不管政治,但卻被看成是最大的政治團體!」對於中共高層全面性的鎮壓法輪功活動,身為台灣法輪功研究學會理事長的張清溪如此嘆道。

對許多法輪功學員來說,修煉法輪功是讓自己「真善忍」、做好人、做好事。他們不解,曾經被中共高層讚許過「可節省大量醫藥費用」的法輪功到底犯了甚麼滔天大罪?他們理直氣壯地繼續到公園煉功,甚至跑到北京國務院門口要找總理說個明白,在中共「十一國慶」當天,還到天安門廣場上去拉布條。但種種動作,換來的是更高層級的打壓行動,因為中共高層意識到擁有上千萬信徒的法輪功,蘊含著「包圍中南海」的驚人能量。

中共視法輪功為毒蛇猛獸

「中共高層下錯藥了!」陸委會副主委林中斌表示,對於學員眾多的法輪功,由於中共高層以鎮壓的方式來處理,因此,原本、只是「小小的感冒」的法輪功,卻因為中共高層的藥方子不對,已從感冒轉成肺炎,甚至惡化成肺癌了。林中斌並認為,由於中共高層忽略了法輪功學員「不會屈服」的反應,卻仍執意升高鎮壓法輪功的行動,因而導致法輪功問題演變成「四處擴散的癌細胞」。

曾任胡耀邦文膽的淡江大學大陸研究所教授阮銘,對於中共高層鎮壓法輪功的行動說得更直接,「因為江澤民發瘋了!」阮銘表示,當初法輪功學員包圍中南海時,原本可以不用鎮壓的方式處理,卻因為江澤民的決定,認為當初六四民運都可以鎮壓下去,鎮壓法輪功有何困難?沒想到只是煉煉功的法輪功學員卻鎮壓不下去,「江澤民自己搞得下不了台了!」

事實上,中共高層已將打擊法輪功的層級拉高,日前更成立一個跨部門常設機構,統稱為「610辦公室」(因為2000年6月10日,中共公安部門曾成功阻止過法輪功在天安門的集會,故取其名)。「610辦公室」不僅直接向政治局負責,更由中國國務院常務副總理李嵐清出任主任一職,親自坐鎮指揮。而在3月3日、3月5日即將召開的政協與人大年會上,中共高層也將進一步討論嚴打法輪功,繼續全面聲討「法輪功滔天罪行」。

究竟是甚麼因素讓中共高層對法輪功窮追猛打?

事實上,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所列的「法輪大法修煉者須知」中明文規定,「凡修煉法輪大法者,要嚴格遵守各自國家法紀,……絕對不得干涉國家政治,更不得參與任何政治性爭端及活動,違者即不是法輪大法弟子……」。既然法輪功言明不涉入政治,為甚麼中共高層視之如毒蛇猛獸?

「法輪功學員是共產黨控制不了的」,阮銘分析,由於打壓、逮捕都阻止不了法輪功學員繼續煉功,因而讓共產黨感受到強大的威脅──法輪功已成為一獨立的民間社會,而李洪志則儼然成為「另一個領袖」。阮銘認為,甫在美國出版的天安門密件與法輪功,將成為影響江澤民權力的兩大因素,中共高層鎮壓法輪功的行動,只會暴露出中共政權的虛弱,「中共是控制不住的!」

法輪功信眾廣闊

對中共高層而言,之所以要如此大規模地打壓法輪功,是因為他們懷疑台灣、美國的情報機構、西方邪教、政治組織、台獨分子、流亡民運分子都與法輪功建立各種方式的連結關係。

對此,阮銘認為中共高層錯估法輪功學員的特性。他曾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一場研討會上接觸過法輪功學員,當時,知名民運分子魏京生便曾試圖讓民運與法輪功連結在一起,但法輪功學員卻拒絕魏京生的提議,「他們是自覺性高的一群人,恰恰就是不盲從。」因此,阮銘認為,中共愈是打壓法輪功,會愈提高法輪功的全球知名度。

對於中共高層從肯定到批判法輪功,林中斌則分析,這與中共領導人有著密切的關係。1992年法輪功剛興起時,當時的高層領導人鄧小平、陳雲等人都篤信氣功,因此,對於修煉身心的法輪功便採取肯定的態度。但隨著法輪功逐漸成為大陸民眾修煉身心的選擇後,甚至在維持政權穩定的解放軍中,法輪功學員竟高達2000至5000人,看到法輪功「滲透」政權基石的能耐後,中共高層唯恐將來「禍起蕭牆之內」,法輪功與黨內權力鬥爭扯上關係,因而採取打壓法輪功的行動。

而最讓江澤民感到不安的是,除了一般市井小民,學術界、黨幹部、政府官員、軍隊內,都有法輪功滲透的痕跡,尤其是他最依賴的兩大族群──解放軍與黨幹部,竟都有人在修煉法輪功,更讓江澤民對法輪功感冒。

林中斌表示,前些日子他到美國參與國際會議,接觸一些大陸半官方身分的學者,就有一些人不甚同意江澤民打壓法輪功的作法,一位忠黨愛國的學者更透露,自己父母都是法輪功學員;他並分析,中共如果繼續打壓法輪功,勢必增加自己與國際接觸的不利變數,徒增中共與國際間的緊張關係。

(新新聞週報封面故事:法輪功的復興基地在台灣,系列之 3,略有刪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