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一切邪惡迫害法的形式

【明慧網2001年2月8日】 邪惡所要幹的就是我們要抵制的。看了明慧登的文章說天安門派出所在走廊設下攝影機,偷偷給不講姓名的大法弟子拍照,結果一些大法弟子被遣送回去加重迫害。這使我產生了一個想法。我覺得僅僅防止他們偷拍是不夠的。我們還應該在邪惡迫害我們的其它環節上進行抵制,才能使邪惡的陰謀不能得逞,有效地制止邪惡。

我認為各地遣送站即各地駐京辦事處是一個迫害法的重要的環節,它雖然在肉體上沒給我們造成巨大傷害,但是它起的迫害法的作用卻是非常巨大的,我們往往被它們的假象所迷惑,同時被自己人的一面的觀念左右,從而順從了它們,使邪惡輕易地達到了目的。它是一個中間環節,起著承上啟下的作用。也是一個最薄弱的環節。

它的薄弱在於:

一、它的非法性。它們沒有權力關押我們,它們是非公安性質的政府部門。去年我去上訪被某省駐京辦領回,它們要求我們每天交50元的生活費,我們認為不合理,幾十人住一個房間還要這麼多錢,就與它們講條件,它們開始不答應,還氣勢洶洶,後來我們提出你們這是非法關押,要求放人,它們心虛就馬上轉移話題,答應了我們的一些條件。邪惡利用了我們認識上的不足,把不合法的行為變為我們默認的合法行為,掩蓋了邪惡迫害大法弟子這一實質問題。我們上訪為的是甚麼,不就是制止邪惡迫害大法和學員嗎?那我們自己還把自己往監獄裏送,不等於配合了邪惡了嗎?

二、關押學員的地方非拘留所或勞教所,沒有完善的設施,直接針對學員的迫害力小,也正因為這一點,迷惑了我們的學員,順從了邪惡。

三、看管學員的人員少,而學員卻很多。

我的意思是,如果上訪的學員不幸被認出送到了辦事處,學員們應該團結起來,抱成一團拒絕遣送,拒絕各地公安派來的人接走,堅決要求集體無罪釋放,杜絕邪惡一切迫害的可能性。我們在天安門被抓後不說姓名住址是對的,是為了抵制邪惡不讓邪惡加重迫害我們,因為正法講真象需要我們。一旦被邪惡知道姓名地址,我們就應該抵制遣送,讓邪惡在每一個環節上都出問題,打破舊勢力安排的這套系統,這是最徹底的制止邪惡。但是,這需要勇氣、智慧和決心。

(大陸大法弟子供稿)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8/7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