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者憑良心 聽者有正義

【明慧網2001年2月7日】 這幾天,國人都在議論「天安門自焚事件」,放假閒來無事,收集了一些群眾言論。寫出來一看,竟然都是對這條新聞的懷疑、無奈、恐懼、不齒、憤怒和嘆息。那不是批判表態會上出於顧慮的違心發言,而是私下裏真實的心聲,是民心民意呀,這才應該是當權者決策的根本依據,除非他想違背天理民心而一意孤行。

群眾一:按照常理,天安門廣場春節期間戒備森嚴,元旦的時候不就有定點戒嚴嗎?這幾個人還帶著東西,怎麼這麼容易就進去了呢?我聽公安內部人士說,天安門廣場有三分之一是便衣警察,周圍是警車,平時法輪功一打橫幅就抓,這幾個人又盤腿又喝油又點火,折騰那麼半天竟沒人管,居然還讓他們點著自己,怎麼可能?如果廣場沒有戒嚴,就應該有遊客和群眾,一定有人圍觀看熱鬧,或阻止或報告,怎麼沒有一個目擊者?真是無奇不有。

群眾二:去年洛陽大火燒死300多人,電視台都沒有作詳細報導,追查一下背後的原因,總結一下教訓,懲治肇事者。難道幾百條生命就那樣白白死了?這幾個人自焚,卻搞得全國上下轟轟烈烈,比江XX訪美還熱鬧,天天是這個,沒完沒了,大概這就叫「講政治」吧?弄不好那幾個人倒真成了政治的犧牲品。

群眾三:沒批法輪功的時候,社會還挺平靜,大家有怨氣兒都是對著貪污腐敗的,社會上多少還興正氣。一打法輪功,貪污腐敗分子可得救了,有的利用這個機會,正好給自己撈點兒政治資本,名利雙收。受害的是咱老百姓。前一陣子電視上、報上說法輪功甚麼「反黨反政府」、「反人民」、「國外勢力」,一大堆罪名,可人家都挺好的,照煉不誤,法輪功就有那麼大吸引力。用他們的話說:「法好」、「堅修到底」。現如今,又出來個自焚,還讓人人表態,聽說連幼兒園小孩兒也得說,孩子知道甚麼,還不是大人教的?搞甚麼家庭拒絕法輪功,難道夫妻之間,父母兄弟之間也要搞政治?這不成了發動群眾大搞政治運動了嗎?「決不放鬆」、「鬥爭到底」的口號都喊出來了,我看這樣下去社會非亂不可,這才是真正擾亂社會秩序的不穩定因素。十年一運動,真是不假,煉法輪功的沒怎麼著,打法輪功的可下了血本,到頭來受害的還是咱老百姓。

群眾四:不是說法輪功幾百萬嗎,五個人算甚麼集體?怎麼能代表法輪功?誰證明他們就是法輪功?現在這社會,造假的太多了。我有個朋友在公安局,他說各省市有上百人常駐北京,就為抓去天安門的法輪功,天安門每天都有法輪功。怎麼那麼多人都好好的,偏偏這幾個人不一樣?還有本事招來記者錄像?

群眾五:這幾個人是哪兒來的?廣場的人應該全國各地哪兒來的都有,他們怎麼認識的?怎麼去的天安門?有甚麼背景?電視、廣播的報導好像對這些都不關心,把責任一股腦推給法輪功。也怪,三男四女,兩對母女,年齡、文化、性別搭配的恰到好處,好像準備好的新聞材料。

群眾六(修士):修行人、出家人的想法和常人不一樣,他們信神,他們認為生命是神給的,所以最敬畏生命。有朋友送給我《轉法輪》,我看過,法輪功和佛家、道家在殺生問題上沒有衝突。真正修行的人不會自殺,殺生會造業,來世要抵命,修行人相信前生和來世,相信因果,真心想修成圓滿的人很看重這一點。我們出家人踩死螞蟻都心疼,怎麼會為升天而輕生呢?說修行人自焚,是對修行人的侮辱。不尊重修行人和他們的信仰是有罪的,幫助修行人會積福分。修行人的思想和不修行的人不一樣,他們專一不貳,心誠意篤,門外人看就像著了迷。他們不做壞事,佛家講身口意,他們甚至連想壞事的念頭都沒有。別小看修行人,他們有自己對生命意義的看法。有信仰的人和沒信仰的人說出的話都不一樣,他們講的話都是有深刻含義的。往修煉人身上潑髒水有罪了。

群眾七(外籍教師):美國的朋友給我來電話,說國外報紙都登出來了,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是說謊。那五個人根本不是煉法輪功的。封鎖新聞,矇蔽人民,太可恥了。為了打擊人民,竟導演殺人鬧劇。我是德國人,經歷過東、西德的政治鬥爭,搞政治專制,毀滅人性,真是太可怕了。我不願看到美麗的中國遭受政治災難。

群眾八:不是說現在最大的事就是法輪功嘛,凡事都得配合上頭的決策。全國每年自殺的據報紙上說有二十萬,怎麼不報導報導看看都是怎麼回事,要有一個是法輪功早就轟動了。這幾個人真會琢磨,我看和精神病跳樓自殺的然後說是法輪功有異曲同工之妙。

群眾九:現在把法輪功往死裏整,要想殺人得先說對方殺人,自己好「正當防衛」,這是暴徒的邏輯。人家和平忍讓,不傷害別人,怎麼辦?學希特勒,搞縱火案,希特勒不是成功一時嗎?希特勒燒的還是建築物,咱們大燒活人,青出於藍必勝於藍。現在還有一種說法,更可怕,把法輪功說成是精神病,好好的人愣給關進精神病院,灌了藥打了針,真象過去講的:社會把人變成鬼。日本電影《追捕》裏杜邱的故事再也不是故事了。我聽一位高幹說光南京市精神病院就關了一百多個法輪功。

群眾十:「兼聽則明,偏聽則暗。」一件事出來,不同的人總會從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看法,綜合起來才能使人看清真相。中央電視台記者真是太幸運了,恰好在場,其他新聞記者就沒有一個在場的?事情一出,正常現象應該是眾說紛紜,各抒己見。可這件事出來,從上到下,一個聲音,這不明顯的是「有政治目的」嗎?一盤菜,一兩個人說好,十來個人說好,總不能一百個人都說好吧?一個聲音是不對勁兒了。

群眾十一:我聽說邪教都是因為它自殺殺人,然後才成為邪教;凡事到了中國就奇怪,先定了X教,然後搞自殺。有政治目的的人哪有這麼傻的?專門往人家設好的陷阱裏鑽?我看這不像「去天國」,倒像一起政治事件。至於背後的目的我看是──不可告人。

(待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7/78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