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郵報做出歷史證言:自焚的火燄照亮了中國的黑幕

【明慧網編註﹕2001年1月23日(農曆除夕)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之後,中共新華社一反層層請示、遲遲不報的常態,在有關公安部門值班人員尚不知曉的情況下,以驚人速度報導了自焚事件,並一口咬定此事乃法輪功所為。隨即,法輪功紐約信息中心於美東時間1月23日上午通過本網站發表了題為「中共製造自焚慘案,新華社造謠陷害法輪功」的聲明,稍後又通過國際媒體向中共和世界發出呼籲,呼籲儘快進行第三方獨立調查。一週之後,中共掌控的中央電視台拋出自焚死亡女子劉春玲之女、12歲的小學生劉思影被焚燒後的悲慘畫面,在加緊開展強徵簽名、大面積逮捕等一系列迫害行動的同時,公開煽動公眾對法輪功的仇恨,挑動群眾鬥群眾。

2001年2月4日,華盛頓郵報在頭版發表題為「自焚的火燄照亮了中國的黑幕──當眾自焚的動機乃為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的驚世調查文章,向世界提供了包括以下幾點在內的事實:

◆劉春玲不是開封本地人,生前在夜總會靠陪吃陪舞謀生;
◆劉春玲曾不時毆打老母和幼女;
◆從來沒人見到劉春玲練過法輪功。

下面是上述華盛頓郵報調查文章的中譯稿:】


華盛頓郵報:自焚的火燄照亮了中國的黑幕
──當眾自焚的動機乃為加強對法輪功的鬥爭

圖片說明:五名據新華社稱是法輪功的成員於1月23日在天安門廣場自焚;1月30日的中國國家電視中播放了該鏡頭。(路透社)

2001年2月4日星期日,華盛頓郵報海外報導,A01頁:

中國開封消息:在這個曾經繁華的城市的東邊有一個地方叫做蘋果園,但這裏已經沒有了蘋果樹,而只有單調的混凝土建築和成群失業的人在泥濘的街上閒逛。劉春玲(音譯)和她12歲女兒,劉思影(音譯)就住在這兒,六號樓四層的一個公寓裏。

母親是一個平靜而內向的女人;女兒是一個活潑的五年級學生,從不忘記微笑並和別人打招呼。鄰居們回憶了劉春玲奇怪而悲傷的遭遇:她有時打孩子,她曾把她年邁的母親趕走,她在一家夜總會工作,靠陪伴男人掙錢。

但是沒有人認為36歲的劉春玲可能會加入被禁精神運動法輪功。並且,沒有人注意到她和她的女兒是何時失蹤的。

接下來,他們上了國家的電視,她們的身體在天安門廣場上被桔紅色的火燄吞沒。劉思影躺在擔架上出現在鏡頭中,她的臉和唇呈焦黑色,嗚咽著:「媽媽!媽媽!」而她的媽媽,據新聞報導說,已經死了。

開封市位於河南省中部,在北京以南350公里之外。是甚麼原因促使劉氏母女以及另外三個來自開封的人在1月23日,即中國的除夕,向他們自己的身體澆上汽油而點火自焚呢?一場進行中的激烈鬥爭正在回答這個問題。五名被選派者輪流上鏡,作為邪教犧牲品,或者反對政府鎮壓的正直的抗議者,或者生活在快速變化的社會的邊緣而被絕望地疏遠了的人們。

執政的共產黨發起了一場傾盡全力的運動,利用該事件來證明他們將法輪功宣布為危險的X教的正確,以將中國和海外公眾的意見扭轉為反對這個18個月前遭到中共取締的團體。中共一直不遺餘力地鎮壓這個團體,並不時對其使用暴力戰術。

每天從早到晚,國家掌控的媒體都要對法輪功及其在美國的創始人李洪志發動新的攻擊。學校被命令對學生進行有關該教派的「教育」;工廠、辦公室和大學組織裏要組織討論和會議;遠在西藏的宗教領導人也發表按演講稿準備的譴責聲明。在開封,郵電局發行了反法輪功的首日封……

中國還利用該事件向香港施加壓力以取締法輪功,這是對這個前英國殖民地對本地事務有自治權的「一國兩制」的一個檢驗。法輪功在香港合法存在,但是保安局局長在星期四警告說警察準備密切監視該團體的活動。法輪功領導人堅持說劉氏母女以及她們的同伙應該不是法輪功學員。法輪功是一種綜合了佛家,道家思想和中國傳統氣功的功法。他們說,法輪功明確禁止暴力和自殺,並暗示說中國政府導演了這一事件。

另一些人權活動家說這五名自焚者是為了抗議政府對法輪功的鎮壓,因為該鎮壓導致了數千人被捕,以及105人被殘殺在拘留所。

在中國有出於政治動機而自殺的傳統。中國上一個王朝開始的時候,是1640年,數百人寧可自殺也不生活在滿洲人的統治下。大約250多年前,數名學生自殺以抗議清朝拒絕建立共和憲政。不久之前,有無數中國人放棄生命以逃避毛澤東在文化大革命中對人權的肆意踐踏。

但是當眾自焚卻是史無前例的。在開封,這個擁有70萬人口的前帝王首都,一個千年之交的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城市,大多數居民對劉和其他人的行為認識模糊。

「他們使開封蒙羞,他們是中國在世界面前蒙羞。太過分了!」湯紹華(音譯),這個在劉家附近賣蔬菜的60歲的人說。

「我不是說我不相信政府,但是我也不是說我相信它,」劉曉宇(音譯),39歲,她一邊在開封夜市包餃子一邊說。「政府控制了新聞。我們現在都知道這一點。」

出租車司機王朝輝(音譯)說他認為法輪功像其他的宗教,並說譴責這個擁有數百萬修煉者的團體中的5個人的行為是不公平的。無論如何,他說,對法輪功的鎮壓肯定要平反。

「中國現在不一樣了,他們不能把所有有這種信仰的人都抓起來,」他說,「這只會把事情搞糟。」

王說中國必須面對的真正問題是為甚麼如此多的人信仰法輪功。「人們對社會不滿,」他說。「這才是問題所在。」

像中國的其他地區一樣,開封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失去吸引力後經歷了各種宗教的回潮。在過去10年,大量的居民皈依基督教,佛教,道教,以及法輪功。在該團體被禁以前,有數百人在城市的公園裏打坐煉功。法輪功吸引了中國各個領域的人,--共產黨員,高級軍官,政府官員,教師,以及數百萬生活在社會邊緣的人。在開封,這個一些工廠關閉,經濟衰退的城市,許多人尋求精神信仰。國家媒體對這五個自焚者為甚麼加入法輪功隻字未提。劉思影和另外三名倖存者都因嚴重燒傷而住院,北京則拒絕所有對他們的探視請求。一個開封官員說,只有中國中央電視台以及官方的新華社可以與他們的親人及同事交談。劉家的一個來開門的男子將一切提問都推給政府。

但劉春玲在蘋果園的鄰居將她描述為一個生活波折並遭受心理問題折磨的女人。國家媒體說78歲的郝秀珍(音譯)是她的養母。鄰居說在劉去年將郝秀珍趕出家門前,她們母女經常吵架。

「她有毛病,」鄰居劉敏(音譯),51歲,說。「她打她母親,她母親就又哭又喊。她也打她女兒。」

對於劉如何養活自己,以及女兒父親的去向也有許多問題。鄰居說,劉不是開封本地人,南方廣東省的一個男人為她付房租。另一些人,包括22歲的鄰居魏劍(音譯),說劉在當地的一個夜總會工作,她靠陪吃陪舞賺取報酬。

從來沒有人見她練過法輪功。

明慧網編譯 2001年2月4日)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5/7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