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獄中同修的一封信

【明慧網2001年2月4日】蘭子:

自從去年六月你給我打過一個電話以後,一直沒有你的消息。後來聽其他功友說,你被抓走了。再後來,又聽說你被送勞教所了。最近從你的一個親戚口中得到證實,並知道了你的一些大概情況。半年多了,你的一切皆好吧,那裏其他同修也都好吧!

記得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是1999年春節期間,那時我們正在舉行一個法會。你作為法輪大法輔導員,為大法做了許多重要工作,對弘揚大法作出了很大貢獻。然後,在同年八月,我在電視上看到了你的身影,那當然是在邪惡鎮壓下的一次嚴峻的考驗。當你說了些不該說的話後,我為你惋惜、痛心。但是後來,你終於重新覺醒過來,又回到護法的洪流之中,並勇敢地走到天安門去為大法聲張正義。2000年春節,你是在牢獄中度過的。當邪惡勢力以開除公職相威脅時,你不為所動,堅定大法的立場不變,我曾為你喝彩,並讚歎你的勇氣,而我則不如你呀。

2000年春天,你被釋放,並回單位上班後,你給我打來了電話,告訴我你已經出來了,我很高興。那時候,你想通過網絡了解有關大法的信息,可是總也無法訪問明慧網站。我把網址告訴了你,你說還是不行,也不知後來有沒有成功。還有,我們曾想通過電子郵件進行聯繫,可那時我連這也不會,你發來的郵件後來我終於收到,但我發給你的大概是沒有成功。當我終於學會了發電子郵件時,你又一次被捕了。這一次被捕,聽說僅僅是因為你借給了另一名大法弟子500元錢,而他用這錢上了北京。

你被警察帶走的情形我沒有看見,但我想那一定是非常莊嚴神聖的。聽說你上警車那會兒,周圍來了許多大法弟子為你送行。七十多歲的張阿姨大聲地對周圍的群眾說:「這是侵犯人權,法輪大法一定會平反昭雪。」

你的這位親戚告訴我,他曾到勞教所去看望過你。我問他:「蘭子現在的心情如何?」他說:「中毒太深,不肯悔改。」我知道他這樣說是由於害怕。我微笑著告訴他:「蘭子是對的,是對的就要堅持,這是做人的根本,不是中毒。」我又說:「蘭子做錯了甚麼,要被抓走?她沒有做任何壞事,也沒有犯法。公安機關的做法是侵犯公民的基本權利。」他說:「對,蘭子也這麼說。」你的這位親戚終於明白了誰是誰非。他還告訴我:「我們為她著急,可是她透過鐵欄和我們談話時還笑瞇瞇的。」最讓人難忘的是你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當你的親人問你:「不管誰對誰錯,但憑你一個人的力量,不過是滄海一粟,能改變得了大局嗎?」你回答說:「涓涓細流,匯成江河。」你的親人無言以對,而旁邊的管教幹部卻笑了。

你是勝利者,所有大法弟子是勝利者。我們的勝利不在於和對手比試武力,我們比試的是精神。當正義大道深入人心時,一切都會改變。然而,邪惡還在變換花招,作垂死的掙扎。今年除夕春節期間,他們又精心設置了一個騙局,搞出一個「自焚」鬧劇,誣陷栽贓法輪大法,一時矇騙了許多群眾。邪惡也一定會利用這件事來對你們進行「轉化」,你們一定要睜開「火眼金睛」,千萬不要上當啊!

你們在牢籠中的痛苦我們都知道,我們所有的人一直在努力「窒息邪惡」。過了這道山梁,前面是一馬平川。光明正在驅除最後的黑暗。

代問候其他獄中功友。

杏子 20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