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修煉者們的理解和支持

【明慧網2001年2月28日】 我住在美國西部某大學校園,有一天週末,附近大法弟子照例在校園裏擺出法輪大法展板,不巧那天風大,下午時兩個板子都刮倒了。

為了裝卸方便,我們的展板都是摺疊的,而且很輕,風很大,我一邊扶著,可是手一鬆,就又要倒下,這可怎麼辦?正巧此時來了四,五個中國人,都是歲數在四,五十歲之間,一看就是從國內來的。這因為是大學,經常有中國來的學者之類的來參觀考察。我因為有過在這被歲數大的國人辱罵的經驗,還不只一次,有的還自稱是「教師」,高呼"X教",因此心裏想別是像那樣跑來罵我,再推翻展板。但正念一出想:「不怕,看似我一人,但我有師父,我在洪法救人,做最正的事了?……」

沒想到那幾個人一眼就看見了大法展板,竟湊過來了,說:"這有人煉法輪功!"說著一人主動幫我支好架子,還扶著怕倒了。我很感動,想可不能錯過洪法的機會,指著那張令我好幾回流淚的照片說:"這就是天安門!警察一腳踩在手無寸鐵被打翻在地的學員頭上,另一人踩著他的腿,拿刀按在弟子脖子上!圍觀的人還在笑!"他們中一人同情地小聲說:"沒錯,去年十一我去天安門了,我知道。"另一人氣憤地說:"他們實在是太不像話了,這樣打人!"那一刻,我知道所有有正念的常人都起來反對野蠻血腥鎮壓法輪功的邪惡之徒了,心裏升起一種辛酸的欣慰。我無比感激國內那些偉大的至善至忍,無私無我的未來的佛、道、神!正是他們用痛苦的承受和鮮血在喚醒世人的良知,拯救著未來的人。

他們中一人說:"你看那甚麼'自焚',那人煉那麼久了還是單盤(其實那個所謂王進東是散盤,連單盤都不會),你們誰不是雙盤啊!"江澤民無恥地利用殺人放火陷害大法,連老百姓都不信!

他們問我是不是從北京來的,我說是,他們很高興地告訴我他們都是從北京來的,對XX黨善於搞政治害人早就了然於胸。他們一邊幫我扶板子,一邊聽我講"自焚"事件中的破綻,還點頭。他們臨走時說:"我這輩子真給這XX黨害慘了!"是啊,想到國內那些人還在被江澤民等人欺騙,無知地簽名,他們哪知道他們這樣做等於是在斷送自己真正的美好前程,危險至極呀!可到那時後悔也晚了,在那種無比痛苦和恐懼中,他們該怎麼恨江澤民和各類文字兇手啊。相比較今天這幾人算幸運了,至少他們願意了解真相,進而反對鎮壓。他們會有未來的。

他們走了以後,我又需要挪報紙架以更好地防風,這時又來了三個年輕的中國人!我心又提起來了,想年輕人也有許多自恃有知識,斥大法"X教",許多人信其他教,我周圍就有這樣的中國人,因為自己的信仰,不願接受法輪大法,專愛聽反面的假消息,其實就是真正的基督徒也講"博愛",也不會這樣面對凶殘屠殺無動於衷,甚至專讀誣蔑法輪功的文章,偏信辱罵大法的話啊,這不是在害自己嗎?

沒想到這三人看見我很忙碌,竟走過來幫我搬東西!還告訴我他是"XXX"的同事。我因為不認識XXX就重複問:"是誰的同事?"他們一人奇怪地說:"他,你不認識?他是這兒地方法輪大法的頭嘛!"我只好抱歉地對他說:"法輪功沒有組織,鬆散管理,我真不認得他。"後來我問其他同修,他們告訴我是有叫這個名的一位大法弟子,他的車上一直貼著慶祝當地"法輪大法週"的橫幅,每當有新的大法資料報紙,總會給每個同事的信箱裏放上,以至當有弟子發給他的同事報紙時,他們會說:"我已經有了,XXX每期不落地發給我們,都讀了"。就是他默默的洪法,使大法的真相深入人心,所以他的同事才會來主動地幫我,以有這樣一位大法弟子同事為榮。我佩服完國內的弟子,又欽佩國外那些為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不辭辛苦無私無我的大法弟子。

以上是我一次洪法時的小插曲。我相信,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該覺醒的人終會覺醒,該明白的人終會明白,那時江澤民,羅幹等暴徒和他們手下貪名圖利的各界人渣,都將得到應有的下場。宇宙一切都是絕對公平的。

(美國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