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從勞教所寫給已被「轉化」的妻子的一封信

【明慧網2001年2月27日】

XX:
想起來你在大法修煉中走向邪悟也不是偶然的,對於你的修煉情況我是最清楚的,如果我說從你的修煉經歷來看說你不懂得怎麼真正去修煉,甚至說你沒有真正去修煉其實都不為過。也正因為如此,在你的生命一大劫數中你才走到大法的對立面,到現在不能清醒、自拔,這對你的真正生命來說也是最可怕的。我不想放棄每次機會幫你真正清醒過來,真正從深淵中掙脫出來。在此我想簡單談一下你過去的修煉情況。希望你能清醒的正視、審視一下你自己的修煉。

一、歡喜心在你修煉中是沒有真正引起你重視的一個嚴重問題。

以前你經常為你最初得法時自己一下子就完全接受大法了而沾沾自喜,你似乎覺得你比別人在這一點上根基要好,悟性要強、緣份要大等等。另外,盤腿打坐是你的一大長處,這也是讓你不易察覺起歡喜心的一方面,也因此你經常願意注重盤腿打坐而沒在學法上多下功夫。你的歡喜心暴露比較突出的地方還有:還記得99年11月份從紅崗拘留所回來後你的狀態嗎?當時你似乎覺得你修得可以了,也邁出了決裂人的一步,很多人都不如你等,你當時的歡喜心使你從拘留所出來後一直頭腦不清醒,不能夠靜心看書學法。當時你的說話態度都不一樣,好像別人已經比你差得太遠,他們不行……你修煉中的這種歡喜心你沒有真正意識到,沒有重視起來趕緊修掉。師父講過:「顯示心加上歡喜心最容易被魔心所利用。」(《定論》)

二、放不下的人的情是你修煉中又一有漏的地方,也最容易被魔鑽空子。

還記得99年11月份咱們從北京回來後,在派出所的情況嗎?我以為你應該是很堅定大法的,不管出現甚麼情況你都能堅定住。可是,後來在你們單位幾個同事來勸說後,你就動搖了,沒主意了。後來你竟又來勸說我也別堅持了。師父在《位置》中講:「人就是人,關鍵時刻是很難放下人的觀念的,但卻總要找一些藉口來說服自己。然而一個偉大的修煉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驗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用老百姓的話說:關鍵時候,你總是「掉鏈子」。師父在2000年12月1日《除惡》經文中說:「圓滿的路上一直都會有對法根本上信不信的考驗,所以在不同時期,一定會有人跳出來,哪怕是過去表現得比較好的人。修煉是嚴肅的,考驗中就是要淘去那些不真修的。關於所謂被轉化者的言論,表面上是不反對師父,骨子裏是叫大家不要煉了、不要學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我還記得師父講過:「你們的情被消下去的那部份它不會空,將被慈悲代替」另外,你也能明白:情是自私的,而慈悲是高尚的,無私的。

三、你沒能夠真正「以法為師,排除干擾,紮紮實實地修」

修煉要「以法為師」,千萬不能「以人為師」,不能覺得誰以前修得不錯,就跟著學,聽他說。比如你可能認為有幾人以前修得挺好,就甚麼都跟著學。其實師父在法中都講給咱們了,冷靜下來自己用法衡量到底符不符合法,該怎麼做,誰對誰錯,就不難弄清了。你也知道我在修煉中自己憑著對大法的堅定,「以法為師」獨闖了許多關關卡卡。師父在《轉法輪》中還講:「還有的人看到我身邊帶著的這些學員,言談舉止看到之後,就跟著學,好的壞的他也不知道。其實我們不管是誰甚麼樣,只有一個法,只有遵照這個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標準。」

你想想你的修煉,不能「以法為師」,容易受各種思想干擾,主意識不強,頭腦不清醒:
1、99年11月份從北京回來後,在派出所沒能排除你們單位同事勸說的干擾。
2、99年11月份在拘留所沒能排除某幾人所說的:「一些心去掉之後,拘留所的環境就不需要了,應該寫‘保證’出去。」這種干擾。
3、2000年4月份在去北京上訪的前一天晚上,在家裏東屋睡覺的時候,你還對第二天你去不去上訪拿不定主意,感到迷茫,直到第二天孩子的話感動了你,點醒了你,你才決定去北京上訪。
4、2000年4月份上訪在北京火車站被你們單位那個女同事截住之後,我就感覺到:你又沒主意了,頭腦不清醒了,茫然了。後來大法的威力使我走上了天安門。在返回家鄉的路上,我在思想上的昇華,頭腦更加清醒,越來越多的慈悲更使你無法理解。師父在《除惡》中講:「祝大家在最後圓滿的路上走得更清醒,留下自己的威德。」

現在雖然我沒同你在一起,但我心裏能夠感覺到你的心裏好像有一堵牆,你沒能跨過去。我感受到了你現在很苦,說不出來的那種苦!不論從修煉的慈悲上來講,還是從親人的感情上來講,我都最希望你能夠真正從深淵中掙脫出來,從大法的對立面上返回來,從邪悟中清醒過來!

你還記得我去年4月份在看守所被迫害的事情嗎?那裏的管教指示刑事犯澆我四十多桶涼水,並對我大加折磨!後來公安分局副局長竟公開叫犯人「幫助,幫助」我,結果我被打的頭像個大熊貓,十來天才緩過來;2000年6月18日在公安分局我被四名公安幹警毒打兩次;2000年6月24日市治安支隊五名幹警在看守所提審室強行把我衣服脫光,他們5人用拳頭,冰凍礦泉水瓶打我的臉、下額、胸、腹、頭部等,用手抓住我的頭髮把我的頭猛往牆上撞了不知多少下,殘忍毒打我一個多小時,其殘忍程度令人髮指!我告訴你我那時被打得慘極了!我多處受傷,緩了20多天才緩過來。還有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像我一樣受到慘無人道的迫害,相當一部份大法弟子被致傷、致殘、致死!到目前全國能夠知道得就已有122人被致死!對此,政府怎麼能推掉責任?!可是你呢?頭腦不清醒,在你的丈夫以及眾多大法弟子受到邪惡勢力殘酷迫害的時候,你不但苟且偷生,還竟然被邪惡勢力的花言巧語、被「巡迴演講團」的邪魔等抓走,竟成為邪惡勢力迫害大法,迫害你的丈夫以及迫害眾多大法弟子的幫兇!你想想你再不清醒過來,將來會是甚麼下場?

寫到這裏,希望你能早日清醒!「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

魏峻(化名)
2001年元月29日

另外,我去最近寫了一首修煉中的詩《清醒》,送給你看一看。我想你應該清楚:修煉是神聖的,也是嚴肅的。

師父在《挖根》中講:「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

師父在《轉法輪》最後講:「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師父還說:「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慈悲的師父還在等待著像你這樣的走錯路的學員能夠清醒過來,能夠返回來!還記得嗎?師父講過:「弟子們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實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去掉最後的執著》)

「以法為師,排除干擾,紮紮實實地修,這就是精進。」(《大法義解》)

清 醒

堅修大法如磐石
驚天動地神鬼知
十惡邪魔來破壞
窮凶極惡妄心機
大法弟子真善忍
正法除惡緊隨師
救度世人講真相
千古機緣要珍惜
可憐愚昧迷中人
罪惡深淵講現實
若動邪念破壞法
償還惡業遙無期
真有善根起正念
禮敬大法佛緣積
法正惡除真金顯
才知悔恨已晚矣


魏峻(化名)
2001年元月26日(2001年元月28日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