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做起維護大法永遠是我的責任(譯文)


【明慧網2001年2月23日】 這是我們修煉的一個嚴肅關頭。

一段時間以前, 我感到我的頭腦是這樣的骯髒, 以至於感到自己永遠也達不到修煉的目標。我覺得自己配不上這樣一個純淨的目標。當我看到許多同修們如水晶般純淨的心,我對自己仍然生活在我自己的這層皮膚裡感到非常不舒服。我不知道要做甚麼。我認為我的業力是很大的。

這個想法影響了我好多天。然後我認識到了我如此擔心我自己是多麼自私。法輪大法給了我如此多東西。在以前的30 年時間裏,我活得非常自私。所有的我的關係都由我的私利出發。我能得到甚麼?誰能滿足我的需要?我只是在操作和欺騙別人,我傷害很多人。我最近遇見了我的前未婚妻,我們有超過 2 年多未見了。她對我唯一的記憶是居心不良和痛苦。我們一起度過了晚上。我利用這個機會告訴她過去2年時間我修煉法輪大法的經歷。在晚上我們的談話結束後,她看著我並且說「你變了。」我很感激我有這個機會像她介紹這麼好的法輪大法。法輪大法幫助我破除了我不好的、但卻頑固的生活模式。憤怒,自私、緊張和害怕的模式。我認識到了我得法最大的原因就是要盡力幫助他人。幫助同樣多人,使他們也能開始和平幸福的生活。

我決定了加入與媒介聯繫的隊伍,因此我能盡我所能,對法作出更大的貢獻。在12月,我的媽媽與我飛到了溫哥華參加法會。我的任務之一是與一位同修Z一起為將來的記錄片拍攝一些鏡頭。當我到達時,我感到身體巨大的消業狀態。我開始發燒,寒冷充滿了我的全身,我覺得自己像個巨大的業力包。我用盡自己唯一的力氣到了賓館。我在床上躺下。我不能行動。我的頭天旋地轉,我的喉嚨腫起來,我的皮變成黑色。巨大的頭疼,出冷汗和強烈的喉嚨痛折磨了我一整夜。早上6:30 媽媽讓我準備好參加會議。我不得不去。照相機在我這兒。我不得不為記錄片拍攝會議場景。

集體煉功在 8:00 開始了。我盡我所能拍攝了些畫面。然後我開始煉功。在我抱輪時,我的整個的世界開始旋轉。我不停地向我自己說,「我能行, 我一定能行。再堅持一會兒,一定要堅持抱輪,你是修煉者,堅強些!」

我知道這是一個去掉自己的執著心,在大法中保持堅強的機會。這是兩年半裏,我第一次不能堅持抱輪。我記得老師說,「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得越來越大了,」

我感到自己被打敗。我有一個機會堅持,但我沒做好。

我拖著虛弱的身體來到會場。我坐著,並盡力保持良好狀態聽別人的發言。我堅持到最後。同修們分組開始討論,我太不舒服,於是離開了。

第二天早上,我媽媽獨自去參加了煉功和交流。我不能移動。我躺在床上,被疼痛折磨著。我甚至不能起床去洗澡間。10:00, 媽媽打了電話給我。她說,「噢,我真希望你在這裏,JOE。經驗交流是這樣激動人心。」

「我不能動,媽媽。」

「哦, 但是遊行將在一個小時內開始。」

「媽媽, 我不能動。」

「噢, 真糟糕,我希望你不錯過這件事情。經驗交流非常好,每個人都從中有所啟悟。另外,Z要我對你說,你自己把法放在甚麼地位是非常重要的。」

媽媽繼續對我說她所聽到的激動人心的經驗交流。我打斷了她,她像是已經在哪兒說了一小時了。「Z是甚麼意思?」

「甚麼?」

「我說他說的是甚麼意思?」

「你得自己問他。」

「媽媽, 他到底想說甚麼?」

「他的意思是在正法的這個嚴肅時刻,法在你心中的地位是很重要的。」

「但是這意味著甚麼?」

我掛了電話,看著天花板。我身上如此疼痛,以至我甚至不能集中我的視力。但我知道不管怎樣我必須得從床上爬起來。我知道這時候我應該和同修一起在寒風中堅持遊行的。我知道這是老師給我另一個機會,讓我把法放到最重要的位置。

我做到了,我來到了會場, 雖然我不能說話, 但我可以聽。我在寒冷的風雨中參加了 2 個小時遊行。我是隊伍中最後一個拿橫幅的人,我們去了中國大使館。我閉著眼睛站在寒風中,握緊法輪旗。那天終於結束了,我發現自己在一個同修的家中,我躺在沙發裏,頭枕著毛絨絨的枕頭。我就這樣睡著了,醒來後喝了一碗熱湯。那天結束了,我的磨難也過去了。

《李洪志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的講法》中說,

「我們今天在短短幾年中就要人圓滿,承受過程只是一瞬間,而且時間是推快的。將來回過頭來看看,如果你能圓滿,你發現那甚麼都不是,就像一場夢。」

不做任何事情是容易的。呆在床上是容易的。不向前走也是容易的。但當我們理解到法在心目中的重要地位,我們可以忍受最劇烈的疼痛,堅持過去之後,我們會發現獲得很多。

那天晚上,我飛回了家。以後8 天的時間裏,我的身體完全不能動,這是我曾經經歷過的最大的消業。我有 5 天沒吃一點食物。每次疼痛上來的時候,我都全身心感謝李老師給我這個消業的機會。我從未失去了我頭腦的平衡。我一直知道我是一個修煉者,並且這一切都將過去。

2001 年 1 月 10 日張崑崙教授, 一位加拿大人的公民,在 11 月 15 日被判入中國勞動營的修煉者,由於國際的壓力被釋放。

事情多得不得了!媒介工作組開始了從媒介提問諮詢,發表聲明,到召開新聞發布會。

一個又一個的新聞發布會,一個又一個的媒介會議,一個又一個的採訪,每個人都像旋風般的行動。儘管我仍然在消業,但我知道消業和這樣重要的事不能相提並論。這件事最重要。它一定得首先完成。我整天整夜地工作,沒有停歇。

我們的媒介活動取得了很正面的效果。照相機聚焦在我們身上。記者們想要採訪我們。議會,國際的人權組織和公民權的律師們成員都來幫助我們。一些事正在發生。我因此而激動。

下一星期,5個人在天安門廣場自焚。報紙整版摘錄了新華社的報導,整版否定的文章猛擊了法輪大法。我感到壓抑和沮喪。我打電話了與一個報紙編輯談話:

「這些不是法輪大法修煉者!這行為完全違背法輪大法的教導。你怎麼能就盲目地摘抄一個完全由被政府擁有新聞社所編造的故事呢?就是這樣一個政府下令取締法輪功的!全世界在40個國家的有上億人在修煉法輪大法 。全世界的政府都尊重並且支持它。中國是這垃圾媒介來源的唯一地方。你沒看過真實的故事嗎?你的錯誤報告誤導了不明真相的人。你沒有調查事實的真相就發表了這篇文章。你認為那是有責任感的報導嗎?你在這個城市裏破壞了我作為一個商人的名聲。……」

在電話那頭,那人說,

「嗨, 這不是我們部門的事,你找錯了談話對像。」

我感覺到了慚愧:這不是一個修煉者應該做的,我給那個人留下了甚麼樣的印象?

老師說:

「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

但我為甚麼這樣緊張失控呢?我不應該這樣做。否則我的行為和常人有甚麼區別呢?

老師在「去掉最後的執著」中說,

「在過去一年中,學員自身的業力、對法的認識不足、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都是被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惡真正破壞法的根本藉口。」

然後我認識到,我沒有好好學法。我把所有的我的時間放進讓媒介理解我們的觀點,但我沒有留出時間學法。

老師「排除干擾」中說,

「現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為甚麼經常叫你們多看書了吧!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

我由於沒有好好學法,讓緊張沮喪的邪魔鑽了空子。

這正好是中國的政府想要造成的。邪惡的力量想要擊垮修煉者, 我認識到了這整個迫害是巨大考驗。我們必須通過這個考驗。

老師在「走向圓滿」中說,

有的人直到目前還不能專心看書,特別是為大法做工作的人,你們不能用任何藉口來掩蓋你們的不看書學法啊,就是你為師父我個人做事也得天天靜心學法,要實實在在地修。

老師說,

「自己法學不好就做不好工作……多學一學法,工作不會幹不好的。」

於是,我把學法放到了首要重要的位置。我更早地起床,做到每天學法煉功。不管多忙,我堅持每天臨睡前學法讀書。

我馬上開始看到我哪兒做得不夠。

老師說,

「作為修煉的人我們也決不採取任何過激的行為與言論」

我學著不立刻反應那些否定的文章。在我送任何澄清真相的信或打電話給他們以前,我總是先徵求其他修煉者的意見和幫助。我發現他們的投入和支持給我改進提高自己的機會,因此我能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澄清真相。

一個修煉者曾經向我說,「老師引導我們修煉成未來的佛,道,神。如果我們違背這些能使我們修煉上去的教訓,我們怎麼能成為未來的佛,道,神呢?」

我們必須不斷地學法,因此我們能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

老師說,「自我做起維護大法同樣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

我遇見了「NEW'S WIRE」的一個新聞記者,他寫了許多不利法輪大法的文章。我們進行了一個小時的談話。他看到我非常放鬆。他看到我頭腦非常清醒並很客氣。他看到我是一個正常的人。他看到我是真實的。因為我的言行,我改變了他對法輪大法的看法。

當我們學法的時候,我們的脾氣稟性閃閃發光, 我們並不要把法推銷給任何人,我們也無須說服任何人,使他們相信法輪大法是好的。他們在真正了解我們後,就會看清這些。他們會感到我們的同情和善意,並且當聽到關於法輪大法的任何新聞時,他們將想起你來。

他們會說,「嗨,我記得那個JOE, 他是一個好人並且他修煉法輪大法,因此法輪大法一定是好的。

我是法輪大法的形像。我代表著法。自我做起維護大法永遠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我感到這是最有力的改變人們對法輪大法看法的方法。

一個修煉者最近對我說,

「當我學法學得好時,媒介似乎就發表一些好文章。當我學法不夠時,媒介似乎就發表一些壞文章。」

它是奇怪的, 然而卻非常真實。我們都是大法的粒子,我們都被連結。當我們的心是純淨的時候,我們都被真善忍包容者,被大法包容著 。邪魔怎麼能存在?當我們繼續前進,並且用真善忍,用平和的心態直面邪魔鬼時, 我們繼續在法中證實法。

當所有反面的宣傳開始時,它非常影響我。人們將怎麼看法輪大法?公眾輿論會怎麼反應?然後, 一些令人驚訝的東西就發生了。

老師在「轉法輪」中說;

「我們說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闊天空,保證是另一種景象。」

因為法輪大法在媒介收到了如此多的注意, 主要從中國政府的新聞社,我們的煉功地點擠滿了新來的煉功人。一個新的煉功者甚至對我說:「我在報紙上看見了一篇寫大法很不好的文章, 哇,我決定必須自己去看看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好心腸的人能在所有的謊言和欺騙中,在他們的心中找到真相,這真是奇妙啊。

《李洪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中說,

「所有有正念的常人都在起來反對這件事情…… 謊言、假象都將被一個個地揭穿。」

沒有可以表示我對李老師感激之情的合適言詞。他的指導和仁慈給了我智慧和力量選擇我的生活的最重要的路徑。每天我要接受這樣的考驗,每天我想到李老師並且通過我的考驗。不管怎樣,我絕不能讓老師失望, 不能讓自己失望,不能讓大家失望。我們都是在一起的法的粒子。我們一起彼此幫助。

一個同修最近對我說:不管常人社會發生甚麼,不管他們怎麼誹謗我們,說我們不好,我們修煉人總能分清真偽,我們之間總能相互理解和支持,我們總是分享我們的感受和經驗,世界上還有甚麼比這更美好呢?

我謝謝這裏的每個人,並且謝謝在全世界每個角落的那些修煉者。我找不到合適的語句以表達我能和你們一起修煉大法的心情。你們的支持是如此的一件禮品。我們將一起繼續用我們的善心和慈悲去證實法,直到整個的世界都知道真相,法輪大法好!

謝謝。

2001年2月 發表於洛杉磯法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