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中共連續兩次將自焚事件嫁禍法輪功有感

【明慧網2001年2月22日】

一、 不要再喋喋不休拿"圓滿"做文章,褻瀆佛法、愚弄百姓

圓滿是修煉界的名詞,佛家、道家、西藏的喇嘛教、世間的小道修煉等都講圓滿,各門各派的修煉方法雖然不同,但"修煉的目標是一致的,都是要達到開功、開悟,功成圓滿這樣一個目的。"(《轉法輪》) 放下生死才能圓滿,但放下生死並不等於死,更不等於去尋死。佛教中也說:人身難得,有了肉身,就等於有了通向圓滿的渡船,要千萬珍惜。更何況我們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圓滿時要帶著肉身,而不是拋棄肉身的,怎麼會去自焚,不珍惜賴以修煉的物質基礎--肉身?另外,修煉人嚴禁殺生。自殺也是殺生,不僅不能圓滿,還會造下很大的業力,帶著這麼大的業力,怎麼圓滿?

為了達到將自焚事件嫁禍法輪功的目的,江喉舌一再把圓滿和死亡劃等號,不惜顯示自己的無知,醜化自己的形像,不但褻瀆了佛法,而且愚弄著不明修煉真相的百姓,煽動群眾仇恨法輪功,扼殺人民尚存的善良天性,罪大惡極。奉勸江澤之流不要再喋喋不休拿"圓滿"做文章了,何苦為了打擊"法輪功"這樣四面樹敵,自辱門庭、自暴家醜。

二、 不要再對李洪志師父"忍無可忍"經文斷章取義,請讓大家看全文

這裏,"忍無可忍"是師父寫給弟子的一篇經文、是師父講給弟子的一層深奧法理,而不是一個常人用意的詞彙。邪惡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不惜偷換概念,盜用文章的標題,卻不敢讓大家知道"忍無可忍"經文中的真實內容。

師父在"忍無可忍"中說,"個人修煉中通常不存在忍無可忍"、"如果邪惡已經到了無可救無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不能再容忍其邪惡對法的迫害"、"除盡邪惡是為了正法"。

"忍無可忍"不是脫離修煉人的標準,用暴力去抗爭。大家都知道大法弟子"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修的是忍和慈悲;師父告訴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惡和爭鬥心不能有,自焚者譚一輝遺書中所謂"我要勇敢地站出來作一名護法戰士"、"為'法輪大法'而奮鬥終身"、"在維護'大法'的鬥爭當中,要做到爭先恐後",儼然一個赤裸裸的鬥士,如此不善不忍,怎麼可能是出自大法弟子之手,又哪裏是圓滿的境界?也許那是共產黨人"革命者"的自畫像,但決不是心懷慈悲的大法弟子的形像。

"忍無可忍"也不是"我實在難以容忍了"而去死,而是"採用不同層次的各種方式制止、鏟除"邪惡,用大法中修煉出來的智慧去證實大法、窒息邪惡。保存人身修煉才能圓滿、保存人身才能向世人說真相、證實大法,大法弟子都被關押、被監控、被奪去生命,這是邪惡的做法、邪惡的願望,大法弟子揭露邪惡、闡明真相是邪惡最懼怕的。所以,師父的"忍無可忍"讓邪惡膽顫,邪惡才這樣不惟餘力地對此偷換概念,造謠污衊。

三、 譚一輝去北京是為了證實大法,還是去證明自己的身份?

對譚一輝的自焚事件,報導中特意提到用的是隨車攜帶的常備滅火器,既然是接到報警後,有備而來,為何不多帶幾個?第一次自焚事件,屬突發事件,"不到一分鐘"竟連用了四個滅火器撲滅了王進東身上的火燄,而且是"越來越多的民警衝向火燄,越來越多的滅火器噴出的白霧……";另外,大法弟子是去北京只是為了證實大法,證實"法輪大法好",不留姓名地址。不知譚一輝去北京是為了證實大法,還是去證明自己的身份?若想證明自己的身份,他完全可以在遺書中說明,為甚麼一定要將證明身份的東西,甚至戶口本、火車票一應俱全地帶齊,死之前還要特意保留下來?

江喉舌將第一次"自焚"嫁禍"法輪功",根據中共媒體所播放的現場錄像和始末描述,外界人士分析,覺得很像是中共自編自導的一場戲,漏洞百出,評論它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拙劣的表演"……,難以欺騙世人。如今,不惜再一次嫁禍法輪功……;

最近,國內某些網站,對第一次自焚事件做了一個側記,根據側記和媒體對譚一輝自焚事件風格迥異的簡略報導,我們認為都是在刻意彌補一些漏洞、疑點,但是假的就是假的,刻意的彌補只能是畫蛇添足、欲蓋彌彰。

我們強烈呼籲國際人權團體和國際媒體對自焚事件作出獨立的第三方調查,還民眾真相,還大法清白。不論自焚者是誰,江澤民邪惡集團都休想逃脫歷史的責任、正義的譴責!

(大陸弟子供稿)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2/82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