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通緝令」所悟到的

【明慧網2001年2月21日】2000年12月底,我從政府的監視居住中逃離後,直奔京城,在那裏準備與本地的一些大法弟子匯合,去天安門和平請願。由於種種原因,我們沒有聯繫上,於元月1日,我去天安門廣場找她們。那天廣場上黃塵敝日,迷霧四起,大小警車無數,便衣警察比遊人還多。我在人群中穿梭著,發現三三倆倆的大法弟子有打橫幅的,有撒傳單的,其情景就如同在茫茫的黑夜裏閃出的一道道璀璨的金光。我是第二次來京請願。回到住地後,與當地的學員聯繫上了,他們說,京城形勢緊張邪惡,很需要人手,建議我留下來與他們一道做向世人講清真象的工作。那一段時間,整個首都,有一種白色恐怖的感覺,長安街三步一崗,四步一哨地停了密密的警車,大街小巷也增加了不少的警察巡邏。元旦後,京城下了幾場大雪,估計住院的人不少。因為街上警察的巡邏車的呼嘯聲和救護車的呼嘯聲都密密的,對於節日的京城卻是大煞風景,使我聯想到法西斯統治下的柏林城。

據說,元旦前後,去天安門請願的大法弟子不少,估計超過10餘萬,我心裏極受鼓舞。心想,師父就是焦急地等待真修弟子走出人來啊!爾後,我不斷地見到了去天安門請願後從看守所裏闖關陸陸續續回來的大法弟子,他們每一個人都有一番驚天動地的經歷,更使人欽佩的是,他們不顧身上的累累傷痕,等不及做任何調理,就馬上又投入到講真象的工作之中。那幾天我感動的淚水多次打濕了衣襟,心裏感嘆道:師父啊!您的慈悲苦度沒有白做,您的弟子真不愧於大法修煉者的稱號。

我輾轉到各地去參與交流,了解到目前從中央到地方都在加大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邪惡的地方政府和公安甚至半夜三更去學員家裏非法綁架人,邪惡的轉化班一群群被魔變的小丑歇斯底里地在表演著,被關被拘押的學員人數猛增,在近期短短地一個多月中,被政府和公安活活打死的學員人數從90 多人猛增到150多人。春節後,政府又機關算盡地一手導演了「天安門自焚」 悲劇。一時間,全國到處似乎又捲起了一場鋪天蓋地階級鬥爭運動。其實,也許通過這件事,再給人一次擺位置的機會。這時,有幾位大法弟子打電話很緊張地告訴我,說某某省公安廳正在全省發通緝令通緝我,還有位學員說是全國通緝,要我小心為是。因我是老學員,曾做過負責人,是中央都掛了號的骨幹,我一旦失蹤,他們不好向上面交代,不知他們又給我杜撰和羅列了甚麼罪名,便從暗暗抓捕我到明火執仗來通緝我。其實,對於他們那種「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無法無天的強暴做法,百姓早已是司空見慣,不足為奇。

我身邊的幾位大法弟子為了我的安全,忙著聯繫各地學員,要把我轉移到比較安全的地方去。這時,我冷靜的悟了這件事,叫大家放下心來,不要被這件事情所牽制,現在該做甚麼還繼續做甚麼。

我同大家交流說,師父傳法到今天已有九個年頭,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歷史上從未有的魔難也有年半,一切法理師父越講越明,師父在《去掉最後的執著》的經文中已經明確告訴我們:「天體中高層最邪惡的生命已在法正乾坤中被除盡了,處在最表面的人類邪惡之徒也即將在法正人間的滅盡中償還造下的一切罪惡。」師父還說:「目前天體中的邪惡已被除盡,三界內也都被正完法,只有物質皮殼的最表層在快速突破著,已經在接近那打死、打傷大法弟子(未來的佛、道、神)的惡毒兇手與人間敗類了。」對於目前邪惡勢力的反撲,從表面上看,好像更加猖獗,更加瘋狂,但只要冷靜地從法理上去權衡,就會清醒。邪惡勢力越到表面來越顯得邪惡,正是它沒有根源,沒有依靠的表現,就像師父講的消業一樣,你要消滅它,它肯定不幹,就要掙扎,甚至狗急跳牆。因此,我們千萬不要被這些表面現象所迷惑、所嚇倒。任他們污衊也好,哄騙也好,恐嚇也好,我們一個不動,就能制約萬動。

另外,今天我們不光是僅僅個人修煉,是參與了師父正法這件事的,因此,既幸運又莊嚴偉大。我們有甚麼放不下的執著不去全身心的做好我們應做的事情呢?師父說:「希望大家在正法這件事情與揭露邪惡這件事情上做得更好,這也是在修煉其中。」師父還說:「不要以為現在只是簡簡單單的一個考驗,其實是無比偉大的,因為你在證實法,因為你們是在最艱難的時候做的。」許多弟子在這個時候其實都在不同程度地在做工作,但我覺得在用心大小方面,在做事的心態方面差異還是很大的。例如,有的弟子為了去北京證實法籌集路費,為了投入到講清真象的行列,在失去工作沒有收入來源的情況下,賣掉電器,賣掉家私,甚至賣掉房子。我身邊有一位弟子還將家裏僅存的能值錢的珍藏郵票拿出來換錢,用來印講真象資料。此事雖小,其誠意蒼天可鑑。還有的弟子在家破人亡的絕境中,步行要飯去北京證實法,這種對大法對師父的一片赤誠之心,感天動地,除非是邪惡透頂,哪怕是還有一絲善念的人,也一定會為之動容的。但是,我了解到還有一些學員找一些藉口來掩飾自己放不下的執著心,走不出人來,就是走出來了還瞻前顧後地擔心這擔心那,有些還帶有一種功利心出現自滿情緒而吹噓自己如何如何,其實這樣都是不應該的。倘若沒有師父承受巨大苦難來世間傳法,我們誰能說自己會得到拯救?我們的一切功,一切成就都源於大法,一切都是師父給我們開創的。特別要指出的是那些還未走出人來的,或寫了這個保證,哪個保證書的,如不及時扭轉或聲明,機緣一過,恐怕是很難有後悔的機會了。正如有個學員被點化的那樣:真象一顯,修成的弟子都圓滿回家了,就有一些回不了家的,跪在師父面前緊緊抱著師父的腿哭訴著:師父,再給一次機會吧!師父搖頭不語……。因此,我們一定要做到師父所講的那樣:「去掉最後的執著,你們在修煉中所完成的一切已經成就了你們未來無限美好與神聖的果位;走好每一步,不給自己已證到的一切抹黑。讓你們修好的那部份放射著更加純正的光燄。」師父最近在明慧網上發表了一首詩,題為《正大穹》,寫道:「邪惡逞幾時 盡顯眾生志 此劫誰在外 笑看眾神癡」詩的境界之高,氣派之大,內涵之深,是難以用人類的語言稱頌的。我們做為大法中的一粒子,只有純純淨淨的去實修,緊跟上師父正法的進程,才能夠配得上大法的洪傳和師父的慈悲苦度。

(大陸大法老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