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廖琴英

【明慧網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九日】一個月後的今天,我知道了這個消息:33歲的法輪功學員廖琴英,也被迫害死了。只用了一個小時,就死在警車裏,惡警們幹的。

手持衝鋒槍的「公安」嚇走了想要討個說法的500村民。

常州的雨,綿綿的,好像上天知道我的心情,把我的淚化作雨,隨廖琴英而去。

我甚麼也說不出來。欲哭無淚,我的心很冷、很疼。

廖琴英,武進市禮嘉鎮新生村人,法輪大法修煉者。我不認識她。我只知道,她和我一樣,是法輪大法的受益者,修的是真、善、忍。

我還能說甚麼呢?

警察不再有時間去抓壞人了。抓一個「法輪功」簡單而賺錢快。對惡報不放在心上;還活著的僥倖讓他們繼續作惡。警車也沒時間裝壞人了。追捕「法輪功」使得那車總壞,但金錢的誘惑讓他們停不住車。

江澤民一手拿著官、錢,一手拿著棍棒吆喝,他驅趕著人們走向的是可怖的地獄。可官、錢的誘惑迷惑了惡人的心智。一步步,走向深淵。各位人民教師,我們到底教育出了怎樣的一代人才?我們對得起自己的稱號嗎?

一個小時,取走了一條好人的命,恐怖組織真的離我們不遠。我心憂!

衝鋒槍恫嚇百姓的鏡頭我不曾親見;舊社會,我沒經歷過。但電視裏我看到過。我心憂!

我發現麻木的中國人只有在自己實在活不下去時才肯去思考、面對。我心憂!

中國,我可悲的母親啊,歷史的滄桑並沒有帶走你的苦難;

中國,我可憐的母親啊,要流乾多少的兒女的鮮血才能將您從邪惡中救出來?

中國,我可愛的母親啊,我願意用生命來喚醒同胞的良知、善心。

惡警啊,你莫猖狂。殺人償命是天理!我可憐你們無知的靈魂。

請看李老師的詩,希望你們能迷途知返。

秋風涼

邪惡之徒慢猖狂,
天地復明下沸湯;
拳腳難使人心動,
狂風引來秋更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