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清華校友袁江


【明慧網2001年12月8日】當我知道袁江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後,淚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袁江的音容笑貌在腦海中浮現。「人權惡棍」江澤民又一次犯下不可饒恕之罪,天地為之震怒,作惡者等待著可悲的下場。袁江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令一切邪惡膽寒,袁江對於大法的正信使兩車的用於迫害的刑具顯得那樣無力和渺小。袁江用自己的生命維護宇宙真理,兌現了亙古久遠的「助師世間行」的洪大誓約,不愧為大法中的偉大生命。

94年8月,清華大學一教授參加了師父在哈爾濱講法班後,積極在清華大學建立煉功點,已經參加過師父多次講法的袁江就是前期幾個學員中的一位。我們每天清晨在清華校園中煉功,大禮堂前、荒島上、西南聯大的紀念碑前都留下過我們煉功的身影。每天傍晚,我們都在清華工字廳(校長辦公室所在地)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之所以我們能如此學法,袁江在其中發揮了極其重要的作用:他積極為我們借來錄像帶、錄音帶;他每天堅持學法背法;他反覆強調學法的重要性。這段加強學法煉功的日子真是令人難忘,為日後大法在清華及周邊地區的洪傳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就這樣我們學法煉功直到第二年,即95年5月清華有了第一個固定的煉功點:小樹林煉功點。參加過師父多次講法班的趙明這時也加入了我們的行列。

94年12月底,師父在廣州講法,清華有13位功友卷著鋪蓋風塵僕僕的前往廣州聆聽師父的教誨。廣州講法是師父在國內的最後一次系統講法班,清華的功友們能抓住這最後一次機會,這是多麼的榮幸啊!

我能體會到袁江的無私和為他人負責的精神,那是在95年1月4日師父在《轉法輪》首發式上講法,當時北京的學員很多,只有憑票入場。清華煉功點只得到幾張票,我得到一張,我的一位同學新得法,我認為如果他能見到師父對於他是多麼好啊!在沒有票的情況下,我拉著他去了師父講法的公安大學禮堂。袁江知道後,他主動將自己的票讓給我的同學,而他卻在禮堂外的寒風中等待著是否能進入禮堂的機會。他用自己的行動展現了大法弟子的形像。

從94年8月到他95年7月從清華畢業,我們一起經歷了春夏秋冬,在清華和北京的許多地方洪法;在風霜雪雨中、在風和日麗中煉功;在教室、禮堂、清華園中學法;大法與我們的緣是最純潔、至高無上的,大法在救度那久別先天美好世界的我們。

袁江總是面帶慈祥之意,他樂呵呵的樣子給見過他的人都留下深刻印象。95年7月,他離開了發揮過重要作用的清華園,踏上了西去的列車,開始了西部省區的洪法。那裏的人們在渴望得法,他將自己的一切獻給了那裏的人們,人們會記住他,宇宙中會記錄下他的足跡。

最後一次見面是在99年「4.25」後,他遠道趕來,他想告訴世人他受益於大法,希望政府能明查,他那維護大法之心天地可鑑。

袁江所走過的路,體現了師父所說的「偉大的法、偉大的時代在造就著最偉大的覺者。」(《弟子的偉大》)。

在此,我正告江澤民和所有作惡者,你們的邪惡改變不了大法的真修者,趕快停止對大法的迫害,停止對大法弟子的折磨,釋放所有被無辜關押的大法弟子。你們繼續走下去,等待的只有宇宙最嚴厲的懲罰。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