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誤會大法到堅修大法、助師正法


【明慧網2001年12月4日】我是一名大學畢業生。過去在中國多年深受無神論的教育,加上盲目相信現代科學,自以為自己的認識是正確的。倘若有人說他相信神佛,我會從心底笑話他愚昧無知。99年4.25之後,由於中國江澤民集團的造謠誣陷宣傳,我曾經誤會過法輪功(法輪大法)。而現在我修煉法輪功已經有一年多了。

我想談談我自己得法修煉的經歷、體會,希望那些誤會法輪功的人能從中得到啟發,正確認識法輪功。也希望與同修們分享心得體會,共同精進。

先談談我的得法經過。

師父精心安排、幸運得大法

從中學時代開始,我就一直在探索著人生的真正意義是甚麼,人為甚麼活著,宇宙的真理是甚麼。苦苦尋覓,卻始終找不到答案。我陷入痛苦、失望、茫然和困惑之中。漸漸迷失了自己,隨波逐流,在社會的大染缸中污染自己,不斷沉淪。表面上看,物質生活的一切,我好像並不缺乏甚麼,但是內心卻很少真正高興,看不到人生的真正意義,看不到未來和希望,過一天是一天,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走向何方。

從小我就體弱多病。常年累月,離不開藥罐子。到後來,不管怎麼吃藥或治療都無濟於事,搞得人精力渙散,疲憊不堪。工作和生活都受到很大影響。

直到2000年9月的一天,我見到一個同事走路健步如飛,就問他:「為甚麼你身體這麼好?」他回答說:「因為我煉法輪功啊!」我非常吃驚,就說:「中國的報紙電視很多都是關於法輪功的『血淚控訴』,說是搞迷信。你好歹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居然相信這個?你就不怕受騙上當,被人害了嗎?」他反問我:「你知道法輪功講的是甚麼嗎?你有沒有讀過李洪志先生的書?」這一問,讓我張口結舌。是啊,我沒有讀過法輪功的書,連法輪功講的是甚麼都不知道,就去聽信搞政治的人的宣傳,豈非大大的糊塗?這位同事建議我不要帶任何觀念和偏見,先通讀一遍《轉法輪》,再作自己的判斷。我覺得這個說法很有道理,就開始閱讀《轉法輪》。

一打開書,我首先讀到的是《論語》的開篇詞:「『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念,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所劃的框框裏爬行。」我心裏一震,覺得這段話講得太對了,講的正是我長久以來心裏強烈感覺到、卻又無法言表清楚的東西。一口氣讀完了《轉法輪》的前兩講,我才驚訝地發現,法輪功之深奧遠遠超出了我的預想,根本不是中國江澤民集團誣蔑宣傳的那樣。李洪志師父是教導人們按照宇宙的最根本特性「真、善、忍」做好人。這難道不是普天之下最正確的事情嗎?這哪裏有甚麼錯?假如連「真、善、忍」都不對,那麼世界上還有甚麼東西能是正確的呢?我只讀完《轉法輪》的前兩講,覺得李洪志師父講得對,做人就是不應該違背「真、善、忍」,折磨我4年多的腰痛病就突然消失了,而那時我還沒有開始煉法輪功呢!這使我感到法輪功真是神奇。

接著我花了一個星期時間讀完了《轉法輪》,感覺《轉法輪》講得很好,很有道理。就向那位修煉法輪功的同事學煉法輪功。當時,我並沒有因為自己多年病魔纏身而想求法輪功治病,而是覺得李洪志師父的教導沒有錯,做人就應該符合「真、善、忍」的標準。沒想到,第一次學煉法輪功的動作,我就感到手心有熱流,那種感覺與我從前煉的其它幾種氣功都不一樣。第一次學功後不到48小時,折磨我多年的所有疾病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從此我無病一身輕,精力充沛,頭腦也越來越清醒,能夠集中精神投入到工作和生活當中了。許多親人親眼目睹了我的這一巨大變化,都為我有了健康的身體而感到高興。

回想我從小到大的經歷,現在我清楚地明白了一件事:師父在許多年以前就在管我了,一直在為我今天得大法精心安排著,一直在為我得法創造機緣。師父「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洪吟》「高處不勝寒」)多麼慈悲偉大的師父啊!

學法修心

開始修煉的大半年時間裏,每天看書煉功,但是對大法的認識只停留在表面文字上,只停留在感性認識上。只知道大法好,使人身體健康,思想境界昇華。卻不能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到法輪功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常常不由自主地用人的觀念,人的認識,人的各種執著心去學大法。結果,除了大法表面文字上的東西,幾乎看不到大法背後的內涵。因為沒有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就不能嚴格地用師父講的法作為修煉的指導,修煉起來感到很苦很累,費的氣力不小,提高卻很慢。

由於過去在中國多年深受無神論的教育,加上盲目相信現代科學,雖然每天都學法煉功,卻時不時懷疑神佛的存在,對師父對大法將信將疑。主意識不堅定,邪惡就抓住了我的弱點,指使人來動搖我。很多親人和朋友都來對我說:「哪裏有甚麼神佛啊?誰看見了?最先進的科學儀器也沒有探測到。沒有科學證據證明神佛存在。你不要異想天開了!」這一干擾,我就疑惑動搖。我知道不堅信師父,根本無法堅持修煉。看到老學員對師父對大法的心堅如磐石,那根本就是不可動搖的,我很羨慕,又很著急。有時我真希望師父給我顯示一點真相,我好堅定自己的心。但是我天目沒開,甚麼也看不見。我問老學員:「怎樣才能不懷疑大法?怎樣才能悟到大法背後的內涵?」老學員告訴我:「只有多看大法的書,真正實修,不要抱著有求之心。」我就認真地反覆地讀師父的書,讀明慧網、正見網上的文章。思考了好幾個月,忽然有一天早上,我一下子豁然開朗,以前所有想不通的問題都迎刃而解了,從前看來支離破碎、互不關聯的方方面面全部圓融貫通了起來。那一刻,我真正明白了佛道神乃是真實的物質存在,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是真正的、更高的科學,博大精深,洞徹一切。其實,真理就在我們每一個人的面前,很多人卻看不到,認識不到,這是因為現在的人固守著各種不好的思想觀念,自己卻往往覺察不到,結果自己的觀念障礙了自己,堵死了自己的路,認識事物只能停留在表面現象上,看不到事物的本質,從而無法看到宇宙的真相。

明白了這些,再看師父講的法,覺得世界上的一切事情就是師父講的那樣。在我心中,法輪大法光芒萬丈,氣勢磅礡。我深切地體會到,師父的法金剛不破、堅不可摧。我感到師父講得太對了:「千古以來能夠把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圓滿說清的唯有『佛法』。」(《轉法輪》「論語」) 原來,人生的真正意義在於修煉,同化於宇宙「真、善、忍」的根本特性,返本歸真。也就是從那個時刻起,我才真正體會到師父的無比慈悲和偉大。師父把我從迷中喚醒,把我從地獄的門口救了回來,幫我找到了真正的自己,給了我生命的永遠和無比美好的一切。我心裏對師父的感激和崇敬無以形容。

在我沒有真正認識大法、對師父對大法還不能真正堅定的時候,修得很苦很累,感到放下常人對名利情的執著很難,有時真是剜心透骨的痛苦。很多時候,明知自己不對,還是放不下,捨不去,不能做到向內找,不能嚴格要求自己。就像師父在《道法》經文中所說的「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好幾次在痛苦中動搖,不知道何去何從,在做常人與修煉大法之間抉擇。為了解決思想中的問題,我不斷地學法,不斷地思考,最終還是大法的偉大力量,使我從迷中驚醒,選擇了繼續修煉的路。現在回想起來,幸虧當時沒有放棄,否則失去的是永遠都無法彌補的。師父說:「現在大家也更清楚了我為甚麼經常叫你們多看書了吧!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一年來的修煉,我深深體會到,師父講的話字字句句都是真金,用心學好大法至關重要。要想衝破重重難關和阻力,真正提高上來,首先就必須堅信師父和大法,正悟大法,堅決放棄思想中不好的東西和人的各種執著。其實很多法理和修煉的玄機,師父早就講得明明白白的了,只怪我用人心障礙自己,從而不能真正認識這些理。否則,又何須走那麼多彎路呢?

堅信師父和大法,就清除了修煉道路上的一個巨大障礙。再修煉就沒有當初感覺那麼苦了。遇到矛盾也逐漸開始向內找,開始悟到大法背後的深刻內涵了。從前我不能忍,遇到矛盾,就覺委屈、難過、氣恨、不公,忍不住。修煉中多跌了幾次跟頭,在這方面有所進步。再遇到矛盾,就能比較正確對待了。雖然還有很多時候做得不好,離大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但畢竟也有很多時候能冷靜下來,對照大法看看自己有甚麼不對的地方。現在我認識到,修煉吃些苦其實是件好事,開始學會以苦為樂,開始體會到修煉大法的美妙。我不再追求眼見為實,明白了人為甚麼得在迷中修煉,體悟到「真真假假重在悟」 (《精進要旨》「悟」)「 悟在先見在後,修心去業,本性一出方可見也。然而上士可見可不見,憑悟而圓滿」(《精進要旨》「為何不得見」)的玄妙。

在正法中修煉

最初修煉時,看到其他大法弟子積極向世人講清真象,感到有點不理解。聽到不少常人說這是參與政治,就問我自己:「這果真是在搞政治嗎?」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法輪功修煉者都是不求世間任何名利權勢的人,根本不會對追求政治權力感興趣,他們都全心全意地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修自己的心,做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好人。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弟子走向天安門,向人民講清真象,是為了爭取對「真、善、忍」的信仰和修煉的權利,這是人最基本的權利。海外大法弟子向世人講清真象,揭露邪惡,是為了喚醒世人的良心和正義,使中國江澤民集團停止對信仰「真、善、忍」的人們的迫害。這根本就不是甚麼搞政治。後來看到師父2000年10月在美國西部法輪功修煉心得交流會上的演講經文,我更清楚地認識到,向世人講清真象,揭露邪惡,不是在搞甚麼政治,而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在協助師父救度世人,破除宇宙舊勢力的安排。當中國幾千萬同修被殘酷迫害、甚至許多人被迫害致死時,當慈悲偉大的師父被陷害被誹謗時,當大陸千千萬萬同修不屈不撓、走出來用生命和鮮血證實大法時,當世人被邪惡的造謠誣陷所欺騙矇蔽時,我必須走出來,向世人講清真象,揭露邪惡,證實大法,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這是我作為大法弟子「助師世間行」的神聖歷史使命。

後來學習了師父的《建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等一系列新經文,讀了明慧網、正見網上關於正法修煉、發正念的文章,又通過集體學法和與其它大法弟子交流,我認識到,正法修煉不同於歷史上的個人修煉,師父賦予了正法修煉更深刻的內涵,對正法弟子提出了更高的標準和要求。師父說:「我們每個人都是給未來創造歷史,所以,每個人除了參加集體活動外都在主動地找工作去做,只要對大法有利,都要主動去做、主動去幹。在社會上接觸的一切人都是講清真相的對像,講清真相中體現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與救度世人。」(《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只有遵照師父的教導去做,才是真正對自己負責,對眾生負責。講清真象、揭露邪惡的過程,就是正法弟子修煉提高、建立大覺者威德的過程,就是參與宇宙正法的過程。

我在這個過程中,發現常人的各種執著和求安逸之心,是洪法正法的一大障礙。我就經常發正念,盡力去清除它。努力使自己的一思一念符合大法要求。最初發正念時,容易走神,思想不集中,收不到好的效果。後來逐漸地做到心無雜念,用很強的正念默念師父的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雖然甚麼也看不見,但我堅信正念的威力,肯定清除了不少另外空間的邪惡。

像所有其它正法弟子一樣,我盡可能利用一切機會和各種方式,向認識的人和不認識的人洪法、講清真象。我覺得向世人洪法、講清真象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只要自己的心態純正,就不必拘泥於常人的觀念和形式。無論在兒童遊樂場,還是在地鐵、車站,還是在旅遊點,都可以找機會做這件事情。講清真相前,先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控制常人的邪惡因素,自己心態純淨,自然就知道該怎樣去說,效果就會比較好。抱著人的各種執著心去洪法、講真相,常人就不容易接受,甚至還會對大法產生誤會。實際上很多時候是因為我自己的心不正,放不下人的執著,人為地抑制了自己神的一面,結果妨礙了常人正確認識大法。在這方面沉痛的經驗教訓,我也有很多。很多時候,我用放不下的人心、人的情去向我的親人、朋友、周圍的同事洪法,講真象,抱著求結果的心,沒有站在法的基點上,結果使他們當中的很多人至今不能正確認識大法,不明真相。這說明我自己做得還非常的不夠,還有很多方面需要按照大法的要求改進。

正法修煉的機緣萬載難逢,正法弟子肩負的歷史使命是偉大神聖的,正法修煉是極其嚴肅的一件事情,我們必須堅定地遵照師父的教導去做,「正一切不正的」,努力做得更好。

最後,請讓我以偉大師父的詩篇《心自明》與各位同修共勉:

心自明

法度眾生師導航
一帆升起億帆揚
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
堅修大法緊隨師
執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斷逃命去
泥沙淘盡顯金光
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
待到它日圓滿時
真相大顯天下茫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