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相資料的錢

【明慧網2001年12月31日】同修們送來的做真相資料的錢大都有一段感人的故事。

一位一年級的大學生把她父親給她的一學期的零用錢幾百元一分沒動積攢下來,讓她媽媽轉交給我們,說:「作真相用吧,多救渡幾個世人。」

一位大法弟子把錢硬塞給做真相的同修時,手裏拿著乾饅頭還在順著指縫掉著渣屑……

150元錢是一位被家人進行「經濟封鎖」後的同修一個月省下的早點錢;

還有一疊錢大都是一角兩角的票子,約近百元,張張皺巴巴的樣子像在告訴我們它主人的艱辛……

一位隨媽媽一起流離失所一年多的13歲的小同修,在「冬至」那天問大家:「過春節那天咱們還是吃白菜燉硬烤餅(地方麵食)嗎?」「冬至」這天按家鄉的風俗是吃水餃。聽到這稚氣的問話大家都笑了。但負責生活的阿姨還是聽懂了他「小心眼」裏的渴望,第二天一早讓一同修給他買來了幾個包子......

這次我遠離家鄉遇一同修是位老闆,出於人情的感謝於是我們用自己的錢花了18元「請」他一頓飯,他有些不解,遠方的大法弟子怎麼這樣奢侈。後來得知他為大法的事經常奔波於旅途中,都是自己煮些地瓜、芋頭帶著,有時為了買一個五角錢的麵包,往往要多跑幾個麵包房。他說:「我的一切都是法給予的,錢一分一釐都應節省用於講清真相、救渡世人,豈有個人之錢便可隨意就花而心安理得之由。」

記得96年初洪法時期我們自帶電視、錄像機去了一個偏遠的村子,放師父講法錄像,中午吃飯時,主人苦苦挽留:「每人就一碗清水麵條可以吧?一點都不麻煩。」我們還是謝絕了,去了七里路外的一個小「麵食店」每人兩個烤麵餅一元錢。第二天繼續放師父講法錄像時屋裏多了許多人,陸續來的人中還在議論著:「這個功是好功,錢一分不收,連頓清水麵條都不吃,現今哪有這麼好的人?」我們符合於大法的所為,使大法更加迅猛地得以洪傳。

為了給大法留下一條健康、正確的正法修煉之路,偉大的師尊身為表帥,同時又給我們講了如何對待把握錢的法理。有一女同修把大家湊的錢交另一男同修作真相用,拿到錢後男同修沒能好好把握,把一小部份錢用於不當之處。女同修做了一個夢,夢中師父點化她:用於救人之錢豈可亂花,女同修覺得自己並沒亂花錢,但師父點化她說:你把錢給他,他沒做好你也有責任。

去年我被非法抓捕時,在警車上,警察們談起四處可見的大法真相,其中一人說:「讓他們(大法弟子)做吧,都下崗的下崗、開除(工作)的開除、哪來那麼多錢,時間一長,自消自滅。」當時我笑答:「大法的真相會源遠流長,直到法正人間那一刻。」他說:「那咱就打個賭。」我說:「你必輸無疑。」我想時隔一年他應該真的認輸了。當時還僅僅侷限於真相傳單,而如今影碟、氣球、橫幅、喇叭、彩帶、不乾膠、畫冊、賀卡、信封、對聯……人間的一切都為正法而生、而存、而用。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7/175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