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無限好,只因修大法


【明慧網2001年12月28日】我來自中國大陸,今年77歲。我是一個沒有親身聽師父講法,而又二次得法的弟子。第一次是在1998年底,由國外親人的介紹,我開始了修煉。但當時,由於年齡大,理解能力有限,加上長期在常人生活和工作中形成的各種觀念,常人的各種執著,如打麻將、喝酒、看電視等都在強烈影響著我的修煉,使我對法輪大法的認識一直比較膚淺,基本上侷限在祛病健身的層面上。1999年4.25萬名法輪功學員上訪事件後不久,媒體的負面報導,以及個人的怕心,擔心受到牽連等因素,我就放棄了修煉。

2001年11月剛到新加坡的第二天,我便有緣參加了新加坡2000年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聽到學員們的精彩發言,修煉後身心發生的巨大變化,心靈受到劇烈震撼。更看到法輪大法在新加坡及全世界40多個國家廣泛傳播,不僅合法而且受到尊重,有廣闊的自由煉功環境,有不同國籍的、不同民族的大法弟子一起學法煉功,氣氛祥和,與中國大陸的不實宣傳和高壓環境形成鮮明對比,從內心再一次看到了法輪大法的偉大和莊嚴。使我終於又回到了法輪大法修煉道路上來了。

在過去一年的修煉中,由於身處在一個全家都修煉的環境中,通過不斷的學法、交流等活動,漸漸明白了許多道理,對法輪大法的認識從感性逐漸昇華到理性,真正體會到大法的博大精深。

剛開始修煉不久,我就經歷了生與死的嚴酷考驗。今年初的一個晚上,我正在沖涼,突然感到胸悶,頃刻間從口裏湧出大量淤血,上吐下瀉,當即昏迷虛脫並跌倒在地,不省人事,很久才甦醒過來。發現頭部有輕傷、頭昏、四肢無力,站立不住。在這以後相當長一段時間裏,我進食非常困難,食物稍微硬一點,吃下後胃部便開始劇痛,有時是整個胸部的疼痛,很多時候一天只吃一頓飯;同時大便也不通暢,大便長時間積存在身體內使小腹部位明顯突出,經常是一週甚至10天才能排便一次。由於進食很少,經常吐血,導致身體很虛弱,體重減輕了10多公斤,整個人看起來皮包骨,國內親人非常擔心。在這期間,在每天痛苦的過關當中,我思想上也曾動搖過。有時在想,師父是否還要我這個曾經離開過大法的人;我年齡這麼大了,修的時間又短,恐怕怎麼修都來不及了,不如回國算了等等念頭。然而,我在這裏的親人都是修大法的人,他們在法上給我多次解釋,使我知道這是在消去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力,並帶我每天堅持煉功學法,讀其他學員的心得體會,不斷堅定我的正念。這次魔難長達半年之久,所經歷的肉體和精神上的痛苦難以一一敘述。之後,身體奇蹟般漸漸開始恢復正常。然而不久,又一次考驗到來,我再次滑到在地板上,碰得頭破血流,額頭被劃破約兩公分的口子,但很快就好了,要是一個常人,這麼大年紀,可能會留下個腦震盪的後遺症。回想起10年前的一次胃大出血,半夜裏送急救中心,住院一個月,天天輸液輸血吃藥,胃鏡檢查,搞得人痛苦不堪,出院後還要繼續吃藥檢查。為甚麼會那樣,只因那時是常人,常人就生老病死。我這次身在異國它鄉,能夠徹底把病業消掉,從本質上去掉了病因,完全是法輪大法挽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死而復生。

另一個奇蹟是,好多年的痔瘡和腰酸腿疼也消失了,一顆多年鬆動又疼的牙穩固不疼了,我現在的健康狀況是比學法前好很多,行動自如,我從內心高呼法輪大法好,希望所有人都來了解法輪大法。

身體上的考驗剛剛結束,心性上的關便接著開始,家中6個大人均修大法,其中四人為退休人士。一系列矛盾在我們四個老人間相繼發生,表面上的原因都是生活中小事,兩家來自不同的背景,生活習慣差異很大,為了一點小利、一點常人中的面子,為了爭一口氣,雙方經常發生摩擦,不愉快的事也時有發生,影響了大法的工作和自己的修煉環境。師父教導說:「沒有矛盾的產生,沒有給你製造提高心性的機會,你還上不去呢。你好我也好,怎麼去修煉?」

回想起整個過程,發現其實沒有在其中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每當矛盾來時,總是看到對方的不足和缺點,總是向外去求,而沒有找自己的原因,沒有向內去找,結果一關過不去,該提高心性的機會沒有得到提高,下一關又上來了,最後難變得越來越大。在此,我深深體會到師父所說:「人在矛盾當中,在人與人之間那種摩擦當中甚至超過那種痛苦。我說身體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過去了。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的時候,那個心是最難把握的。」我在消病業的同時也有心性上的考驗。我深感這比消病業要痛苦得多,它會使你吃不好,睡不好,氣難消,更難忍,終日不得安寧。在這中間,我又經常想一走了之,避開這個環境,回國去修煉算了。但同修們經常向我們指出:逃避矛盾、逃避難不是一個修煉人所為,應該好好利用這個修煉環境提高心性;我們所經歷的難和痛苦,與中國大陸千千萬萬學員在惡劣環境下,在勞教所、在拘留所、在監獄裏所承受的痛苦,根本無法相比。通過多次學法,認真向內找,我發現,每次矛盾的產生,都有我需要提高的地方,都有需要去自己執著心的原因。其中,最主要是沒有做到忍,在其次有對名利等的執著心。我悟到,只有按照老師所講的「退一步海闊天空」,向內找,憑著法理才能過好心性關。現在,家庭環境在逐漸改善。

師父說:「人來到這個世上,來的時候一身光,走的時候埋在土裏甚麼都會爛掉,你也甚麼都帶不走,走的時候也是一身光。甚麼能長久呢?只有給人法,才能永遠地長久,所以這是最珍貴的。那麼反過來講,做弘法的事也就是最神聖的事。」(《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洪法、講清真相就是救度眾生,我便以自己的有限能力投入到這項神聖的工作中來。

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年底向公眾散發大法日曆卡,我去人較多的地方一張一張地發,一張張送到公眾手裏,一般上對方都能愉快地接受並表示謝意。還遇到個別好心人,要我多給他一些幫我發。所以我很快就把帶去的幾百張都發完了。我們也去過其他公共場所散發大法傳單,面積大,數量也多,表現也多種多樣。有的高興地接受,有的謝絕,有的收了又丟掉。每次發資料見到個別人接到後隨便往垃圾桶裏一扔,我從內心裏為他們的行為感到惋惜,他們受媒體的負面影響太大了。

前不久我參與了挨家挨戶發資料。每一棟樓一般有150戶人家,有不同各族和國籍的人。白天去發大多是關門閉戶,晚上開門或在家的人就多了。儘管語言不通,信仰不同,但許多人在接到資料時都表示感謝,我也善意地說:「祝你好運」。雖然只一句話,卻增進了友誼,加強了理解。儘管很辛苦,但每次發完後心裏總有一種喜悅感。

明慧網提出了針對大陸同胞講真相是當前我們大法弟子刻不容緩的首要任務,我也利用自身條件做了一些事情。其中一項是去著名旅遊點煉功。這裏是各國遊客必到之處,旅遊者中有許多中國遊客,也有東南亞及其他地區的外國人。他們親眼看到了法輪功在這裏的真實情況,有的向我們詢問,有的主動拿資料,他們會很快地把這些信息帶往世界各地。旅遊者中很多都帶有照相機或攝像機。有許多人都拍攝我們煉功的鏡頭,有的以煉功為背景給自己照相。有的仔細觀察學員穿著的大法T恤衫上的字樣和圖案。針對大陸遊客,我們總是耐心地為他們解答各類問題,消除他們對法輪功的誤解,把他們從謊言中拯救出來。

我也通過各種渠道給國內的親朋好友講真相。現在每天都把講清真相當作一件重要的事件來做,生活過得緊張而充實。

當然,我也有許多沒有做好的地方,還有許多的執著心還沒有去。

以上是我粗淺的一點認識和體會,如有不當敬請同修指正,謝謝大家!

2001年12月

(東南亞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1/10/175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