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精神病患者誣陷法輪功 突顯造謠媒體之走投無路

【明慧網2001年12月28日】2001年12月17日,江家媒體又炮製出一個精神病人殺親人的案件來誣陷法輪功。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電視畫面和文字報導在一開始就極力的渲染恐怖和血腥,企圖以此先嚇住一部份不明真相的觀眾、讀者,再灌輸其罪惡的謊言。然而在低能記者前後矛盾的報導中,破綻百出,再次為江氏媒體流氓無賴式的造謠誣陷下了一個最好的註解。

首先讓我們看看傅怡彬是個甚麼樣的人?

文章稱傅怡彬案發後面對警察的審訊,表現非常平靜,並知道自己的身份、住址等,對殺人行為供認不諱,上述這些都想說明傅是一個神志清醒思維正常的人。

然而文章的另一段卻使這種欲蓋彌彰露出了馬腳,報導稱:傅怡彬在1999年,有一次莫名其妙地認為他的父親如果進到那間屋子就會死亡,便拽住不讓進,當其母過來勸他不要拉他父親,讓其父好好休息一下時,傅便認為其母身上有魔,便將其母打了一頓,肋骨被打斷,此事被派出所民警批評後將傅放回。從這件事情可以看出當時傅怡彬就有妄想型精神病人的特徵,並具有攻擊自己親人的傾向。至於派出所對此案如何調查處理的,以及針對此行為傅是否被送到醫院進行過診治都沒有報導。那麼傅怡彬在98年1月之前(即所謂的練功前)精神是否正常也未做報導,這似乎在掩蓋著甚麼。

兇案案發當日,傅妻向其父母告狀說,傅怡彬近期手腳出汗、發愣,好像要出事,說明其家人對其精神病的發作前的狀態有所了解,並根據以往的經驗推斷出傅要出事。在這之後,發生了傅怡彬受到幻聽指使,不能控制地殺害其妻、父母,這說明傅的精神病再次發作。

電視及報紙對傅怡彬是否患有精神病,始終迴避,隻字不提,目的只有一個,就是將傅殺人的原因栽贓到法輪功上,險惡用心,昭然若揭。

至於傅怡彬的滿口胡言亂語,就像假王進東(「天安門自焚」事件中的演員之一)的打坐姿式一樣,只能矇騙不了解法輪功的人們,隨著時間的推移,覺醒的人們會越來越看清造謠者的嘴臉。真相必大白於天下。

值得一提的是「刑法」規定:「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認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為的時候造成危害結果的,不負刑事責任。」

那麼傅怡彬看來是要做這一誣陷新聞的犧牲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