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輪迴


【明慧網2001年12月28日】
小小說:輪迴在線收聽(5分7秒)下載收聽(751KB)
下載方法:按鼠標器右鍵,在彈出菜單中選擇「目標文件保存為…」(Save Target as...)。

每天上下班的路上是蘇亞最覺寧靜、安祥的時候,司加堡她家所在地到密士加她上班的地方每天來回要近三個小時,小火車經常非常空,她最大的享受就是在車上讀《轉法輪》,有時讀累了,就看看沿途的風景。

從一開始讀《轉法輪》,她就被這本書深深地吸引,從此再也沒有放下,無論到哪兒,她都隨身帶著這本手掌大小的《轉法輪》。

這本書看到現在,她記不住裏面的內容,但是不知道為甚麼,她就是覺得這本書好看,跟別的書不一樣。

蘇亞長的很秀氣,丹鳳眼,細長眉,5年的清華學生生涯使她身上帶著一種特有的學者氣質。她是個很幹練的人,事業也很成功,別人來加拿大找不到工作,可是她沒費甚麼勁就進了加拿大一家大的電腦公司。

蘇亞最大的煩惱是她的丈夫,她和她丈夫是在國內一家外企公司認識的,結婚後兩人度過一段美好時光,但是不知道甚麼時候兩人慢慢好像有了隔閡,她盡力想和他溝通,想去理解他,但是她有時真的是覺得仁至義盡。

其實她知道最大的問題是他沒有找到工作。在國內事業成功,是意氣風發的白領,在家裏他也是一家之主,走到哪兒腰板兒挺的直直的;但是在這兒他是個失敗者,他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她盡力想去安慰他,但是對於一個大男人來講,整天窩在家裏,是令人惱火的。而當他發現她在讀《轉法輪》時,火氣好像更大。

她覺得不就是看一本書嗎,法輪功在國內受到鎮壓,但是這兒是加拿大,是自由國土,又不是在中國。而且她接觸的煉法輪功的人看上去人都挺好,還有很多加拿大人在煉,她只不過想了解一下這本書裏到底說了甚麼,她覺得她應該有這點自由。

「比較典型的還有這樣一種情況:我們有許多人在修煉過程中,往往你煉功的時候,你愛人就特別不高興,你一煉功,就跟你打仗。你做別的事情,他還不管。你說你打打麻將怎麼耽誤時間,他也不高興,可是不像煉功那樣。你煉功也惹不著他,鍛煉身體,又不影響他,多好。可是,只要你一煉功,他就跟你連摔帶打。有人因為煉功,兩口子幹的都要離婚。很多人都沒有想一想為甚麼會出現這個情況?過後你問問他:我煉功你咋生那麼大氣呀?他說不出來啥,真說不出來啥:是呀,我也不應該生那麼大氣啊,那時就是發那麼大的火。其實是怎麼回事?在煉功的同時,業力要轉化,不失者不得,失的還是壞東西,你得付出。」

每次看這一段,她就暗暗思量,那我也沒有煉法輪功,只不過是看看書而已,為甚麼他就生那麼大氣呢。這難道也是我的業力造成的。

她覺得這本書的神奇之處就在於她能在這本書裏找到安慰自己的策略,當然她從來沒有去煉過法輪功,也沒有想到要去煉,但她真的覺得這本書很好。

唉,她長嘆一聲,覺得人生真的像一場夢一樣,沿途的火紅的楓葉告訴她,來加拿大已經一年了,那燦爛的楓葉映襯在藍天下,顯的那麼的美麗,現在想想不知道為甚麼要來加拿大了,生活啊生活,人啊人,她有點想不明白,但是她真的希望這小火車就這麼一直開下去。

要到家了,她的腳步有點凝重。平靜了一下思緒,掏出鑰匙,開了家門。像平常一樣,她丈夫正坐在電腦前面。

「回來了。」

「嗯。」

她覺得有點疲倦,也有點口渴,已經是晚上7點了。

暖瓶裏是空的。

她打開了冰箱,看看有沒有橙汁,冰箱是空的。她感覺有一種情緒從心底慢慢升起。

抬頭看到橙汁瓶在電腦桌上放著,但是已經空了。

「你今天沒有去買菜。」

她有點惱怒的看著他,他一臉迷惘的抬起頭,正碰到了她的埋怨的眼光。

「嘿,我忘了。」

她覺得眼淚在眼裏打轉。

「我就是忘了,你哭甚麼。」

「你每天都忘。」

她的不爭氣的眼淚下來了。

「你不要以為你現在有工作就可以指派我去幹這幹那。」

「我怎麼敢指派你。」

「你沒有嗎,沒有你哭甚麼。」

蘇亞覺得無言以對,她有甚麼說的,每天上班那麼辛苦,還不能和他說班上的事,一說他就心煩;而下班回家,有時還得她做飯。以前在國內他還幫著她幹點家務,而現在他反而甚麼也不幹了,擺起他那一家之主的威風來。她真的覺得委屈和不公,她怎麼也忍不住自己的眼淚。她最近一直忍著,想像《轉法輪》中說的那樣,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一種大善大忍的態度處理一切,但是當事情真的發生時她才發現要做到很難。

眼淚劈里啪啦地掉著,她越發傷心起來。

「你不就覺得我沒有工作嗎,你要覺得和我過不下去,我們離婚好了,你不要再哭了。」

「我沒有這個意思。」

「那你是甚麼意思。」

「啪」,他把喝水杯摔在了地板上。

「你是不是覺得和我在一起很難過,你是不是在單位看上了一個甚麼老外了。」

「你簡直是無理取鬧。」

「我怎麼無理取鬧了,那你怎麼那麼委屈。」

蘇亞決定不再理他,她覺得他越來越不可理喻。她轉身往臥室走去。

突然,他從身後衝上前來,用手抓她的肩膀。

「你放開我。」

「你現在瞧不起我啦,是不是?」

蘇亞心中的那股怒火終於衝上了頭頂,她就覺得全身在顫抖,心在疼痛,又怒又悲,她就覺得整個身體仿佛要爆炸。一年來的委屈、傷悲、憤怒……各種感受湧上心頭,她終於承受不住,暈了過去。

迷茫中,她好像回到了古代……

一個英俊威武的的大將軍,在山上寺廟前邂逅一位燒香的女子,這女子真的是絕色佳人。

「指如削蔥根,口如含珠丹,纖纖作細步,精妙世無雙。」

大將軍想方設法娶了這位佳人。

後來大將軍發現這女子只是一個「花瓶」,僅是漂亮而已。

大將軍開始不喜歡這女子。

開始嫌棄她。

開始虐待她,折磨她。

大將軍又娶了第二房太太。

迷茫但是意識清晰,那將軍竟是蘇亞,而那女子竟是她現在的丈夫。

原來一切皆有因緣……

醒來後的蘇亞,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而他正在焦急、悔恨地看著他。

「蘇亞,我不對,我錯了。」

蘇亞看著他,突然笑了起來。

「蘇亞,你不要嚇我,我今後再也不這樣故意為難你了。你不要嚇我。」

蘇亞更加燦爛地笑了起來。

她決定這個週末去法輪功煉功點去學五套功法。